週二. 12 月 1st, 2020

社論 高雄市長之戰:一場赤腳對上穿金鞋的戰爭

社論。

國民黨高雄市長提名,韓國瑜果然大勝另一參選人陳宜民。韓國瑜謙稱自己是「賣菜的」,他的對手民進黨陳其邁則是「政二代」兼「富二代」,今年高雄選舉藍綠對決將有如「赤腳的對上穿鞋的」,儘管高雄已儼然定型為難以變色的綠地,但韓國瑜的勢單力薄、草莽敢衝,對上陳其邁氣定神閒、坐擁豐富金脈人脈,一場階級差距大亂鬥,精彩可期。
此次國民黨內初選,兩候選人都展現強烈出戰企圖心,韓國瑜勤跑基層,陳宜民的文宣攻勢密集,一點也不以高雄選情之艱困為意;展現的鬥志,應讓長期將高南視為廢土的國民黨中央汗顏。兩位國民黨參選人屬性大相逕庭,陳宜民溫文儒雅,韓國瑜則草莽率直,但恰可互補,兩人經常上政論節目,都有相當水準的政策論述,未來攜手合作打中央認為毫無勝算的選戰,或許尚有可為。
韓國瑜先前應邀黨內派系大老的宴會,其中有白派重量級人士鼓勵他,如果參選,至少莫要像本屆在票數上相去太遠,如果能大幅拉近,藍營在高雄或許能逐漸趕上鐵支綠營。不過也有人表示此說仍過於消極,既然要選,就要鎖定勝選,如果以「少輸為贏」為前提,那等於提前繳械,又何須千辛萬苦參選?
韓國瑜當初是銜吳敦義之命到高雄應戰。吳敦義之意應該是高雄既然沒有勝算,就找一個口才便給又善於衝鋒陷陣的悍將當炮灰,縱然壯烈犧牲也要大大折損民進黨戰力。此外,由於高雄市議會在本屆也隨同國民黨的崩壞而大舉失血,長期由國民黨人坐擁的議長也換邊做,因此吳敦義希望韓國瑜能打出士氣,帶動市議員選情,至少不要再像本屆諸法皆空;說來韓國瑜在吳敦義心目中充其量只是一枚犧牲打的棋子 。
高雄市國民黨內登記前,韓國瑜曾上演過北上登記參選北市長的假動作,連吳敦義都嚇一跳。後來韓韓國瑜解釋說,此舉在對黨中央強烈表態抗議沒有足夠糧草奧援。他說沒有滿漢全席,至少也要給碗滷肉飯。儘管國民黨產已遭民進黨抄滅殆盡,但吳敦義既然當初力勸韓國瑜南下,至少應該在精神上給予支持,韓國瑜的北上大動作,顯然是黨中央將他丟到高雄後就不聞不問。國民黨已經瀕臨滅黨邊緣,中央大員若還留有馬英九自我感覺良好遺緒,冷看黨內參選人自生自滅,則再有一百個韓國瑜這類的勇將,也挽不回國民黨的生機。
民進黨的陳其邁是穿金戴玉的政二代。儘管蔡英文中央執政一塌糊塗,但對高雄似乎影響甚微,他和現任市長花媽陳菊在黨內非屬同掛,陳菊原屬意的副市長劉世芳又被他幹掉,兩人心結雖未檯面化,不過傳承關係甚淡。反倒他跟謝系、海派一向走得近,這兩系統一向跟陳菊的新潮流不對盤,花媽北上另謀發展,應不止是看在蔡英文麻吉的情面,大致也有在高雄時不我予的自覺。
儘管如此,陳其邁仍擁有絕對優勢,他面對韓國瑜,或許不敢再狂妄地自認可以躺著選,該黨也稍見收斂未持續放話要贏一百萬票;但韓國瑜雖勇,畢竟赤腳的終究爭不過穿金鞋的,更何況吳敦義自始就沒有要打贏高雄這一仗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