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 2 月 28th, 2021

社论 高雄市长之战:一场赤脚对上穿金鞋的战争

社论。

国民党高雄市长提名,韩国瑜果然大胜另一参选人陈宜民。韩国瑜谦称自己是「卖菜的」,他的对手民进党陈其迈则是「政二代」兼「富二代」,今年高雄选举蓝绿对决将有如「赤脚的对上穿鞋的」,尽管高雄已俨然定型为难以变色的绿地,但韩国瑜的势单力薄、草莽敢冲,对上陈其迈气定神闲、坐拥丰富金脉人脉,一场阶级差距大乱斗,精彩可期。
此次国民党内初选,两候选人都展现强烈出战企图心,韩国瑜勤跑基层,陈宜民的文宣攻势密集,一点也不以高雄选情之艰困为意;展现的斗志,应让长期将高南视为废土的国民党中央汗颜。两位国民党参选人属性大相迳庭,陈宜民温文儒雅,韩国瑜则草莽率直,但恰可互补,两人经常上政论节目,都有相当水准的政策论述,未来携手合作打中央认为毫无胜算的选战,或许尚有可为。
韩国瑜先前应邀党内派系大老的宴会,其中有白派重量级人士鼓励他,如果参选,至少莫要像本届在票数上相去太远,如果能大幅拉近,蓝营在高雄或许能逐渐赶上铁支绿营。不过也有人表示此说仍过于消极,既然要选,就要锁定胜选,如果以「少输为赢」为前提,那等于提前缴械,又何须千辛万苦参选?
韩国瑜当初是衔吴敦义之命到高雄应战。吴敦义之意应该是高雄既然没有胜算,就找一个口才便给又善于冲锋陷阵的悍将当炮灰,纵然壮烈牺牲也要大大折损民进党战力。此外,由于高雄市议会在本届也随同国民党的崩坏而大举失血,长期由国民党人坐拥的议长也换边做,因此吴敦义希望韩国瑜能打出士气,带动市议员选情,至少不要再像本届诸法皆空;说来韩国瑜在吴敦义心目中充其量只是一枚牺牲打的棋子 。
高雄市国民党内登记前,韩国瑜曾上演过北上登记参选北市长的假动作,连吴敦义都吓一跳。后来韩韩国瑜解释说,此举在对党中央强烈表态抗议没有足够粮草奥援。他说没有满汉全席,至少也要给碗卤肉饭。尽管国民党产已遭民进党抄灭殆尽,但吴敦义既然当初力劝韩国瑜南下,至少应该在精神上给予支持,韩国瑜的北上大动作,显然是党中央将他丢到高雄后就不闻不问。国民党已经濒临灭党边缘,中央大员若还留有马英九自我感觉良好遗绪,冷看党内参选人自生自灭,则再有一百个韩国瑜这类的勇将,也挽不回国民党的生机。
民进党的陈其迈是穿金戴玉的政二代。尽管蔡英文中央执政一塌糊涂,但对高雄似乎影响甚微,他和现任市长花妈陈菊在党内非属同挂,陈菊原属意的副市长刘世芳又被他干掉,两人心结虽未台面化,不过传承关系甚淡。反倒他跟谢系、海派一向走得近,这两系统一向跟陈菊的新潮流不对盘,花妈北上另谋发展,应不止是看在蔡英文麻吉的情面,大致也有在高雄时不我予的自觉。
尽管如此,陈其迈仍拥有绝对优势,他面对韩国瑜,或许不敢再狂妄地自认可以躺着选,该党也稍见收敛未持续放话要赢一百万票;但韩国瑜虽勇,毕竟赤脚的终究争不过穿金鞋的,更何况吴敦义自始就没有要打赢高雄这一仗的打算。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