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2 月 2nd, 2020

慈悲濟世精神系列報導11-濟公

濟公

【記者林金泉金門報導】

身世傳說
羅漢轉世。濟公的羅漢轉世傳說版本諸多。明沈孟樣之錢塘湖隱濟顛禪師語錄載,濟公為「金身羅漢」,又日「紫腳羅漢」降生;馮夢龍的三教偶拈-濟顛羅漢淨慈寺顯聖記稱濟公乃「紫腳羅漢」化身;徐象梅的西浙名賢錄謂濟公是「母夢羅漢入室而生」,清天花藏主人的濟顛大師醉菩提全傳則載濟公,為「紫磨金色的紫腳羅漢」應化,香嬰居士王夢吉的新攜繡像麴頭陀濟顛全傳又稱濟公,乃羅漢堂東偏第一百八十八尊「揭波那光發專者」轉世。
與濟公的「羅漢轉世」傳說採合、附會,對濟公母親孺人王氏的懷孕,亦有傳說流傳。夢春日光得孕。明錢塘湖隱濟顛禪師語錄稱,「台州府天臺縣李茂者,為人純厚,不願為官,辭職隱于天臺山。止有夫人王氏,年三十余未曾生長,每每析神求佛。忽一夜,王夫人夢吞日光,自此得孕,十月分娩。」濟顛羅漢淨慈寺顯聖記亦如是記載。

出家傳說
1.逃婚出家。據國清寺志與許尚樞的天臺山濟公活佛‧出家國清等文獻,濟公是在父母歸西守孝服滿,舅父王安世為他操辦婚禮之時,跑到國清寺,跪求住持法空一本禪師跟前,苦苦懇求收他為徒。住持見他出家之意十分堅定,也就答應。誰知剃度前夕,沙彌智清妒從衷來,藉口他逃婚出家,六根不淨,硬要他在一條板凳下鈷爬六次,以示六根清淨,方可皈依。濟公哪肯接受,與之發生激烈爭執。住持聞訊,制止了這出惡作劇。濟公見智清難容,眾親又頻頻勸婚不斷,認為留在國清也難修行,遂辭別離寺至杭州靈隱拜投暗堂慧遠禪師,受俱足大戒。民國十年(1921)虎跑佛祖藏殿志‧聖跡,也有濟公「追年十八,父母相繼卒,哀毀異常。入葬畢,依舅氏以居。服關時,年二十有一。舅使論婚,不可。聞瞎堂遠公,新自虎丘來主靈隱丈席,請從之。……舅氏強留,卒決然捨去。至靈隱,拜投遠公座下」的記裁。
2.是天臺廣為流傳的出家當和尚版本,講的是濟公一日坐書房發怔,管家李仁進來通報,外面有一位老者求見。濟公出門迎接,見老者鬚眉皆自,仙風道骨,好似認識,可怎麼也想不起來。進府後,老者哈哈大笑,日:「貴人多忘事啊!」用手在濟公頭上輕輕拍了三下,邊拍邊說:「降龍伏虎,伏虎降龍,前世結緣,今世重逢。」濟公方知老者乃伏虎羅漢化身,趕緊托請他求告釋祖,說是討厭人間的爾虞我詐、爭名逐利、世態炎涼,要求回歸五百。伏虎羅漢稱,我佛如來料定你會厭煩人間的貪心,特派我前來,要你去國清寺出家,做一個「慈言脹濟世、無我利他、影善痺惡、揚棄創新」的好和尚。第二天一早,李仁尋遍府第不見濟公,見書房有一張留條,上面寫著;「割斷塵念,出家為僧,修緣修緣,皈依佛門。」方知濟公已出家為僧了。

聰慧傳說
明錢塘湖隱濟顛禪師語錄、清濟顛大師醉菩提全傳又載,小濟公八歲入,神智超絕,興至則朗誦不額,或沉思獨坐,終日默然,意有所得,輒仰天狂笑,見者怪之。
年方十二,就博涉群書,通禪理詩詞,奇警敏慧絕人。一日小濟公偶游祇園寺,見一達官與方文道清對坐,傍立行童數十,各執紙筆,構思不就。
怪而問之,侍者答日:「此位大檀越,因過黑水洋遭颶風,默許剃度一僧之願,遂慶安湖。故揭厚資,請度牒前來還願。見行童龐雜,因製成一詞,能續起兩句,以包括之,使剃為憎。小濟公索紙按看,乃調寄?江紅,詞日:世事徒勞,常想到,山中卜築;共嘯破,明月清風,蒼松翠竹。靜坐洗開名利眼,困眠常飽詩書腹。任粗衣淡飯度平生,無拘束!奈世事,如棋局,恨人情,同車軸。身到處,俱是雨翻雲覆,欲向人間求自在,不知何處無榮辱?穿鐵鞋時遍了紅塵,徒碌碌。
小濟公看畢,禪機觸發,微微一笑,遂在案上提筆,續頭二句道:淨眼看來三界,總是一樣茅屋。
達官與道清長老看了小濟公續題之語,大有機鋒,不勝驚駭,叩問姓氏,堅請披剃。小濟公乃以雙親在堂,乏人侍奉,婉辭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