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2 月 6th, 2020

慈悲濟世精神系列報導13 濟公

【記者:林金泉金廈兩岸三地報導】
百姓之希冀,時代的需要
濟公出生於世道黑暗,令人窒息的南宋時代。1127年,宋王朝經歷了靖康之難,徽、欽二帝被金軍所擄,押抵上京(今黑龍江阿城白城子),因禁五國頭城(今黑龍江依蘭縣城西北部),客死異邦。金先後扶持冊立張邦昌、劉豫為帝,充作傀儡,改國號「大楚」、「大齊」。康王趙構雖在南京應天府(今河南商丘)即皇帝位,改元建炎,但也長懼金軍,一味南逃,最後偏隅臨安,依然不顧連年的戰火破壞,餓殍遍野,生靈塗炭,民眾百姓陷水深火熱之中,不惜勞民傷財大興土木,並一味縱情聲色,導致民怨沸騰。濟公正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看破紅塵,拋棄豪門,出家為僧,走上普度眾生的漫漫般若之路。
史載濟公,狂而疏、介而潔,出走山門,入世修持,平民為伍,在徜徉山水,行腳途中,踐行釋祖的「人間佛教」。凡走投無路,自尋短見,或身患重病,缺錢醫治,或忠孝節文,身處危困,濟公皆運用智慧,施展神通,予之方便、予之幫扶;在出世與入世的互動之中,將禪法自如運用於民問,體現了民眾百姓的願望,終在明靈密佈的南宋天空,爆出一聲驚雷,在民眾百姓的心目中留下獨特而美好的印象。濟公傳說正是迎合當時的社會需要而應運而生,並在經過長期的口傳心授、藝術加工、神化附會而逐漸完善、完美,抑濁揚清,勸人為善,豐富人們精神生活的社會責任。

名山的孕育,家世之影響
天台山是一座充滿靈氣的仙山,頂對三辰,上應台宿,其峻極之狀、嘉祥之美,窮山海之現富,盡人神之壯麗矣,隨東晉玄言詩人、一代文豪孫興公的一曲擲地有聲的《遊天台山賦》唱響,揚名四海,列名於「三山」。
陳隋之際,智者大師首創天台宗於佛隴,宗風遠播朝鮮、日本,國清寺成為朝鮮、日本天台宗的祖庭。在宋明理學。傳承了以寒山、拾得二聖為形象代表的「和合文化」,主導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自然的天人合一,和諧兼愛。濟公永甯降生、赤城悟道,沐浴著天台山的雨露長大,名山文化與名人濟公的結合,構成了孕育濟公傳說創制、發展的一種獨特的佛緣、親緣、地緣的人文環境與地理空間。

傳奇之才華
濟公信腳弘法、續佛慧命。其《自述》稱「暗通三藏法,背記十車經;善繹五天竺書,能翻六國梵語。」。再考究濟公生活的年代,官方的意識形態仍然傳統僵化,是農業社會與地主官僚經濟結合的生產方式,尤其是強化儒教的統治地位,不容許離經叛道的「異端」出現。濟公正是在這一點上,始終不忘自己的少年立志,努力把民眾百姓的渴望變為自己的行動,與不公社會進行頑強抗爭。他浮沉市井、不守清規、我行我素,「瘋癲」濟世,有意無意地對朝延推崇的「存天理,滅人欲」的封建理學,進行有力地諷刺和反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