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9 月 24th, 2019

【平潭專刊】見證沉睡千年的平潭史前遺址 ——平潭史前遺址考古人手記

考古隊員在清理龜山遺址青銅時代陶片堆積

 編者按:
從2015年開始至今,在平潭綜合實驗區管委會的牽頭下,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聯合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組成「平潭史前遺址考古隊」,對平潭進行大規模的史前遺址考古調查、發掘工作。依托這些重要的考古發現,在平原鎮上攀村成立了中國首個國際性南島語族考古研究機構——國際南島語族考古研究基地。
作為平潭史前遺址考古的親歷者,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領隊黃運明將在嵐考古的點點滴滴化作筆底波瀾,文章情真意切,語言流暢質樸。

黃運明

黃運明,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領隊。2002 年畢業於廈門大學考古專業,2007年碩士畢業於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隨後入職福建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從事考古工作。2014 年獲得國家文物局頒發的考古發掘領隊資格。

考古隊員在上攀村龜山遺址採樣

時間匆匆,一轉眼間,幾易寒暑。風沙、烈日以及所有考古工作的艱辛,只有參與到平潭史前遺址考古調查和發掘的隊員們才最清楚。靠著雙腿,我們幾乎走遍了整個海壇島,足跡還遍佈其他大小島嶼。但每當徜徉在平潭史前文化陳列室,看著展櫃裡幾千年前的文物一天天充實,一天天豐富的時候,所有的汗水都是值得的。
平潭,土地貧瘠,但隨著一大批史前遺址的發現,讓我們認識到,從海壇主島到外海小島,從6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時代綿延到距今 3000 年的青銅文化,平潭先民生生不息。平潭古人雖然身居海島,卻一直在創造著燦爛的土著史前文明。雖然腳下的土地貧瘠,卻蘊含著深厚的文化底蘊和積澱。

考古隊員在清理遺址斷面

辛苦沒有白費,在平潭綜合實驗區管委會的大力支持下,坐落於平原鎮上攀村的國際南島語族考古研究基地應運而生,並於去年年底揭幕,吸引了一大批來自世界各地的考古專家學者到場祝賀。國際南島語族考古研究基地不僅給我們考古工作者創造了更好的工作條件,還將為更多的來自國內外研究南島語族的專家學者們提供平台。當然,學術之外,我們更希望更多普通民眾能參與到基地的建設中來,共享屬於這個時代的考古成果。

考古隊員在草嶼調查遺址

當我們在上攀村龜山遺址發掘現場,看著文化部門、旅遊部門以及鎮、村基層幹部為了基地建設忙忙碌碌時,作為考古工作者的我們感到無比自豪。當上攀村村民們對基地建設和考古工作從反對、不解到擁護、支持時,我們堅信,我們正走在一條正確的道路上。
在考古人眼裡,從冰冷的陶片中,我們看到的是鮮活的面孔和有溫度的人。在深深的沙層下,只有考古學的調查、發掘和研究,才能延伸更長遠的時空,找尋那更遙遠的過去,窺見平潭先民生活的點點滴滴,傾聽平潭史前人們的述說……

考古隊生樓山遺址採集到的青銅時代遺物
北厝鎮祠堂後山遺址新石器時代遺址出土的貝

我們相信,史前先民一定站在上攀村龜山山頂,不捨地眺望著即將遠航的親人。他們也一定在長江澳將獨木舟停泊,背上滿滿的捕撈收穫,迫不及待地往山顯美村東花丘那個屬於自已的窩棚飛奔。從更遠的視角,我們彷彿看到他們懷抱著從福清東張交換來的精美優質陶器,搖櫓跨過海壇海峽,在熊熊篝火前與家人一起分享重逢的喜悅。我們也彷彿看到了他們面朝大海,迎風祈禱,盼著遠航親人早日歸來……
作為考古人,當我們走到這片土地上,誠惶誠恐。我們珍惜,我們不敢疏忽每一片陶片,讓深藏其中的記憶從我們手中缺失。我們敬畏,我們在考古調查中每踏過一方土地,其實都有古人前行的腳印。我們佩服,這是平潭先民,在風沙惡劣的條件下創造的文明。我們憧憬,在不遠的將來,平潭的小朋友們從講述平潭歷史的書中,得知自已的祖先曾經遍跡大洋深處。在不遠的將來,遊客在傳統的石頭厝考古展廳裡,看到古老文物,見證千年的歲月。

在平原鎮下洞口遺址清理出的青銅時代陶杯
在平原鎮下洞口遺址清理出的青銅時代陶壺

我們是平潭考古文化的揭示者,更是平潭歷史文化的參與者和建設者。通過我們手中的手鏟,輕輕撥去蓋在那些遺物上面的沙層,其實是在翻開海島先民浩瀚的歷史書卷。我們每記錄一處考古發現的細節,其實是在書寫平潭先人幾千年來走過的篇章。我們修復每一片陶片,其實是在拼接平潭幾千年歷史的碎片,拼合幾千年來向大海進發的征程。講好平潭故事,我們責無旁貸。
當文物保護成為一種習慣,收穫的將是平潭這片土地深厚的歷史底蘊;當文物保護成為一種習慣,逝去千年的記憶才在我們這代人中得以恢復;當文物保護成為一種習慣,其實就是在守護我們嵐島人民「向海而生」的精神家園。石頭厝靜謐、安詳,記錄著平潭近百年來的滄桑。如今,褪去她衰敗的倦容,正在見證著平潭幾千年歷史文化的重生,讓平潭幾千年來的過去重煥生機,真正讓現代的平潭百姓在物質和精神上受益。追求精神和物質雙重的獲得感,這何嘗又不是我們每一個人,我們這個國家,一直在追求的目標。

在平原鎮下洞口遺址清理出的青銅時代陶罐

雖然還沒有正式開放,國際南島語族考古研究基地已經迎來了一批批迫不及待的參觀者,他們有本地的村民,也有來自外地的遊客,有黃發垂髫的孩童,有鬚髮斑白的老者,他們與我們一樣,驚奇平潭先民的創造,讚歎海島「土著」文明的光芒……
小小百米見方的殼丘頭,卻承載著浩瀚太平洋南島族群的原鄉夢;不起眼的上攀村,見證著千年史前文化遺產的發現、保護和重生的歷史。小小考古,有幸為平潭國際旅遊島建設添磚加瓦,為這方土地點贊,為這個時代喝彩!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