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2 月 2nd, 2020

導論 人生路上的貴人 不默生

導論。

老殘最近獨居生活,一如往常平靜進行著,這樣一貫如常的生活,並沒有因為病痛而困擾老殘。面對「死亡」,老殘有一套自己的觀點,最近台灣文學的詩壇中,有不少詩人,開始在他們詩作中,以「死亡」為題材,探討「死亡的況味」。
沒有面對過死亡的人,也許無從瞭解「死亡的滋味」!老殘死過一次,老殘那次路倒,被送醫,經過20餘天搶救,才甦醒過來。這其中,他的腦部已經開過3次刀,那時,如果他沒有甦醒過來就是死亡,從此告別人間、煙飛灰滅。
俗語有云:「人,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有沒有後福?老殘不知道,但,他知道:自鬼門關前走一遭回來之後,他的「運途」改變了!這樣的改變,窮他畢生之力,也無法想像:那會是真實發生在他身上的;實實在在的故事。
因此,老殘的生活、思想,以及對於自己「未來」的打算,老殘有了自己如何也料想不及的「改變」。此一改變,方才有了老殘現今的生活,如此「腳踏實地」;對人間俗事,看得如此「雲淡風清」,這是屬於老殘現實人生的改變,而,這樣的改變,則來自於死亡給予他的啟示;也是上次死亡帶給老殘的「實質所得」。
之後,在人生道途有了重大改變的老殘,「痛定思痛」,想要在其殘存的歲月中,除了自己的前途;也對自己周遭的親人,有了「人生嶄新」的認知。從此,在老殘的心靈角落,必定要將他們擺在第一的位置,尤其,當老殘有了屬於自己血緣傳承的外孫女,誕生於這個世界之後,老殘的生活重心,幾乎已經全然改觀。
死亡的經歷,給予老殘命運的改變,非常巨大!從此,老殘不敢違抗命運的安排,那是「天注定」,老殘也只能那樣解釋命運對於自己的操控。
文學,是老殘心靈的皈依,當年,年紀尚幼,文學給了他寧靜之海;及長,離鄉背井謀生時,是他鄉愁的寄託,老來到了花甲之年,有了好友的相助,讓他還能「煮字療飢」,老殘夜半驚醒;都要感恩人生路上的許多「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