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2 月 2nd, 2020

慈悲濟世精神系列報導14 濟公

【記者林金泉金門報導】
人物真實、本土原生、流傳廣泛
濟公傳說依存於真實的濟公人物,發源於濟公出生、成長地天台,修業、圓寂地杭州,並由兩地輻射全國,乃至海內外。傳說所涉許多地名真有其地,如永甯村、赤城山、國清寺、靈隱寺等;敘述的許多景物至今仍在,如赭溪、雲確、岩坑潭、利濟橋、飛來峰等;許多民風、民俗至今完整保留。近年的濟公傳說研究發現許多地區都有濟公傳說流傳,總體而言是以濟公降誕、童年生活、少年立志、佛門販依、濟世為公、救苦救難、普度眾生,以及民俗風物等為基本內容。其中,天台、新昌、瞭州、諸暨、東陽、金華、街州、乍浦、舟山一帶,是以濟公的降生出家、勸書修寺、戲伝降魔等內容的流傳相對廣泛;杭州、昌化、安吉、嘉興、平湖、雁蕩,與蘇州、無錫、衡陽、昌樂一帶,則以民情風物等內容的流傳集中。所以,無論是從流傳地域,還是從其自身的內容構成看,濟公傳說都具有顯著的廣泛性,成為一種獨特的文化現象。
誠然,濟公傳說在傳承、創作、發展過程中,人們出於對濟公的崇敬,不時對濟公事蹟和傳奇經歷,進行嫁接加工、拼湊改造,融入豐富多彩的民情風俗內容,以至把一些本來屬子集體發明創作的技藝,也附會到濟公身上。諸如天台的餃餅筒、肉丸糊麥餅、五味粥,無錫的醬排骨創制等,可能都是屬於這類情況,這也是民問傳說創制、發展中帶有規律性的普通現象。

教圓融、形象鮮明、神奇浪漫
濟公降誕於佛國仙都天台,且在南宋時期,佛教禪宗又為天台山佛教之主流,天台宗祖庭國清寺易教為禪,歸列於禪宗的「五山十剎」,石梁方廣寺系五百羅漢之本山道場,井自隋唐以來就有羅漢、癲倍的傳說流傳,與北宋張伯端在漢末葛玄開闢的桐柏山,創立道教南宗,以及濟公李氏歷代信佛、崇道,濟公本身又是一代禪門師祖,圓寂往生後高僧、高道,儒家大德界定其羅漢、菩薩、佛的修持果位,將其列為道家仙真等,都是具有承前啟後的聯繫、照應。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濟公傳說,充滿神奇浪漫與幻想,自始就以佛門的慈悲為貫穿脈絡,體現濟公的佛學思想及對民眾百姓的關懷同情。諸如《芥菜甩水救錢塘失火》、《飛來峰》、《詩護蒼松》、《赤城攻讀擲硯救女》、《木魚山和利濟橋》、《出家當和尚》、《古井運木》等故事,都與佛門教化人們的積德行善、救苦救難、濟世度人的宗旨相關。
寧夏程源,也有「濟公邊走邊化緣,來到老龍潭南30裡地的延齡寺,見這裡山色秀麗,使決定在此修行。落足延齡寺後,為當地為百姓送衣服、送錢財,並醫治了不少的疾病,民眾尊他為濟世活佛。」的故事流傳。傳說中的濟公,雖然出身信佛、崇道世家,少年攻讀於釋道儒三棲聖地赤城山,但在出家為僧後,卻又富有叛逆、革新精神,尤其認為枯守寺廟,光靠為死人超度的收入維持生計,是無法使佛教走向民眾百姓,也無法與釋祖的「人間佛教」宏旨相適應,故就以「癲」抗爭,寓「癌」之中,宣導佛教要解決人生的實際問題,在開展「死人」服務的同時,更要為活人服務。
傳說濟公既然是羅漢轉世,遊戲人間,自然也就具有種種特異功能的附會。小濟公競然能夠在天台看到五百里開外的杭州失火,用芥菜甩水競然可以「近水救遠火」;剃刀能夠自動繞著奸相的脖子轉;在廣州海幢寺,濟公還讓兩位羅權幫他把行李挑到韶關南華寺去,結果海幢寺的十八羅漢少了兩位,而南華寺五百羅漢堂卻多了兩尊。「古井運木」傳說兼具佛道共存之韻,以袈業罩山、運木,是佛家神通的表現,而六丁六甲搬運卻是道家之事,描寫濟公不但具有佛家的神通,且其道家功底也非尋常,體現了濟公融釋道儒為一體,集真善美於一身,為濟公的佛教信仰,圓融道教信仰、民問信仰作了很好的鋪墊、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