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 月 16th, 2021

慈悲濟世精神系列報導16 濟公

【記者林金泉金門報導】
濟公信仰沿革
信仰是人的心靈產物、意識表現,是人類特有的社會現象,也是人類實踐活動的重要因素,與人類的生存、生產、生活、發展密不可分。信仰雖不能改變結果,但能撒播正信的種子,感召助緣成熟果現。所以,信仰可以提升人的境界,塑造人的品格,指導人的行為。自古以來,信仰的內容與形式五花八門,有天神信仰、地祇信仰、人物信仰、宗教信仰、靈魂信仰、圖騰信仰等等;再廣一點,就是人們對權利、地位、金錢、聲譽、美色等的癡迷、崇拜,也可謂之信仰。
濟公信仰與濟公傳說相輔相成,同緣起於宋元時代。析其成因,其一,取決於濟公的修持功德與為僧影響。濟公信腳弘法、續佛慧命,關注生態、樂於助人,又精詩善文、出口珠玉、藥石濟世,加之秉性喜酒,狀類「癲狂」,特立獨行,故在當世就聲名斐然。
其二,取決於民眾百姓的願望發洩與時代的需要。南宋奸佞當道,不思北伐,偏隅臨安,「莫須有」處死岳飛。連濟公的祖父李消,知鄂州崇陽縣,募兵抗金,義勇「勤王」,遺尸蔡州,卻因受上官妒忌,一度曾被誣逃遁;父親李景速雖正直無私,但在爭名逐利、勾心鬥角之官場,到頭來還是落得棄富歸隱。
黑白顛倒、生靈塗炭,民眾盼望救星,百姓呼喚英雄。濟公恰恰是在這一特定的歷史時期,看破紅塵,拋棄豪門,出家為僧,走上漫漫般若之路;且濟公濟世,亦俗亦借,亦凡亦仙,秉性獨特,影響很大,終於成為民眾百姓希真期盼,時代迫切需要的典型、理想的崇拜偶像。
其三,取決於名人的引薦與偶然事件的催化。濟公圓寂往生,佛門高僧大德,紛紛賦詩、撰文紀念,一致認為濟公乃聖賢應化,修持己達羅漢、菩薩、佛之果位;及其生長於天台山,素與江西廬山、廣東羅浮山,一起列名「三山」,又為五百羅漢的本山道場所在,歷有「羅漢顯聖」、「羅漢化身」和「羅漢轉世」的傳說流布,以及佛門視舍利為神聖之物,濟公闔維「舍利晶瑩面聳觀聽」等產生聯繫。三個方面的因緣、因素結合,促成了濟公信仰的誕生。
在台灣,濟公素來以「靈驗」著稱,但其真正意義上的信仰擴張,卻是發生於1984年前後,即隨中部地區的大家樂、之後的六合彩、樂透彩風潮掀起,並席捲全台。濟公、太子爺、土地公成為開牌神明中最多的三位,因之得到彩迷的敬重,使濟公信仰在一時之間得到了「爆炸」性的昇華,廟宇、宮觀、堂壇、間社競相設立;理教、軒轅教、天帝教、天德教等教以主神供奉濟公,或與主神合祀供奉濟公,大多也是在這一時期出現。
在濟公信仰的形式與濟公傳說的創制發展上,逐漸自成體系,影響及於港澳地區與東南亞國家。諸如,以濟公佛像分靈何處實行祖庭拜認,及濟公有大師父、二師父、多達十八師父之分等等。正是由於「濟公」曾被彩迷介入,也給濟公形象造成了一定的負面影響,至今仍為一些文化研究專家、學者所餘悸。
1939年起源於廣東潮汕地區,後流傳並弘揚於東南亞的新興宗教─德教,奉行「以德教民,積善累德」宗旨,也記濟公奉為主神之一;目前已有「閣」或「善社」組織200多個。民國三十五年(1946),楊悟平(?─1980)與堂兄悟靈,於廣州成立康濟會,也託名濟公,汲取中西醫藥知識和技術,將動善和治病結合起來。
新中國成立後遷往澳門,在大陸地區的佛教寺廟、道教供奉濟公的可謂不計其數。據不完全統計,光是浙江一省就至少有50餘座寺廟、宮觀供奉濟公,具體分別是:天台濟公故居濟佛殿、天台永甯石牆頭濟公亭、天台山國清寺、天台山高明寺、、天台山華頂寺、天台赤城山濟公東院/西院、天台東門觀音堂、天台下松門濟公堂、天台白泥堂濟公廟、天台南屏前楊上岩庵濟公殿、天台平橋廣嚴寺、天台平橋紫陽宮、天台三州天龍寺、天台街頭寒山明岩寺(濟公殿)、天台自在場秀岩寺、天台新昌關嶺候王廟、天台洪疇資福寺、天台洪疇寶靈寺、天台坦頭東橫大覺寺、天台福溪街道慈恩寺。
椒江東山濟公壇、黃岩法華寺、溫嶺橫嶼山福慶寺(濟公殿)、溫嶺大溪山平安寺(濟公殿)、臨海大寺基濟公廟、杭州靈隱寺(濟公殿)、杭州淨慈寺(濟公股)、杭州虎跑濟公塔院(濟公股)、杭州永興寺(濟公殿)、余杭五常濟公堂、富陽富春閣濟公堂、建德壽昌廣安寺、寧波阿育王寺、寧波金蛾寺、余姚黎洲濟公禪寺、慈溪鳴金仙寺(濟公殿)、甯海福泉禪寺、新昌大佛寺、諸暨趙王山龍華寺、溫州南岳法華寺(濟公院)、甌海梧埏濟公寺、樂清蒲岐寨橋濟公廟、義烏德勝岩濟公院、義烏後宅濟公院、義烏下余山濟公寺。
浦江黃宅濟公寺、嘉興新塍能仁寺、平湖法華寺(濟公殿)、平湖新倉北峰寺、德清高峰寺、麗水碧湖七星岩禪寺、嵊泗大悲山靈音寺、開化鐵佛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