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8 月 21st, 2019

【海峽論壇】文化無高低 風味皆不同 (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

最近有大陸朋友問我,他想到台灣找個文化課題作研究,我很嚴肅地跟他說,豬哥亮的演藝活動倒是個好課題,朋友當時臉上有所遲疑,覺得豬哥亮的演藝節目怎能算是台灣重要文化項目?其實文化無高低,只是風味有所不同。有的人喜歡陽春白雪,但不表示下里巴人就沒有文化價值。
文化反應出我們真實的生活,對於我們這些中年族群來說,在當年還沒有高鐵時代,南來北往搭高速公路巴士奔波生活時,在路上陪伴我們打發時光的,就是一集又一集豬哥亮餐廳秀。
就我們這些在社會底層拼生活,奠定台灣經濟發展起飛的藍領來說,日常生活中工作後的飲品,不就是從保力達P加米酒,再到三洋威士比,日後才有蠻牛與紅牛。這些小市民飲品就是勞工階級的共同語彙。
在台灣日常生活中,從檳榔西施、孝女白琴與車頂上隨著廟會與進香出現的鋼管女郎,這個就是我們生活的一部份。從半世紀前的路邊與廟前的蚊子電影院,大人喝著現壓甘蔗汁,小朋友猛灌彈珠汽水,到現在走進華納威秀電影院,吃著爆米花與進口冰淇淋,這都是我們的生活,而其中所有意象元素,就是我們的文化。
所以就豬哥亮在台灣社會所受到歡迎與普遍程度來說,我們不能否認他所具備的文化價值與文化屬性。就打動人心與所受歡迎接受度來說,豬哥亮更是在台灣社會有不能低估的地位。
台灣社會在因為政治對立造成價值觀曲解的氛圍中,居然有年輕人硬是在余光中辭世後,跳出來以極端不堪言辭加以批評,這讓我們感嘆,假若我們不知以寬容心胸,去欣賞接納別人所能與之悲喜同歡的文化元素,這是我們自己將心扉關閉,而不是別人不具有文化價值。
文化是我們業已存在的生活事實,不是政客可以憑他個人意念塑造的政治願景,政治人物可以強制粗暴地將某些宗教建物重新修復,但是當年若是沒有信眾,香火亦無可能復燃。
文化能夠植根於普羅大眾生活起居,自然地成為其風俗習慣,必須仰來民眾真心接納,政府誘導與教化,其實亦必須順勢而為,無法硬是違背形勢。
兩岸三十年前開始重敘前緣至今,說是交流極為密集,但是從台灣民眾真心地到大陸去學習川劇變臉、少林武術以及各地刺繡,就知道文化交流才能真正編織出兩岸一家親的情愫。
同樣地,當大陸朋友們也能開始欣賞豬哥亮、江蕙、白冰冰與費玉清時,那是個開放心胸真心接納層次。但若是有位年輕朋友跨海來研究鋼管女郎,或是卡車舞台秀時,其實只會讓雙方距離更接近。
所以您要是問我,研究豬哥亮歌廳秀有沒有文化價值,我的答案不僅是肯定,更認為好好研究,作成博士論文研究課題都不是問題。要是有那麼一天,大陸重點高校能夠召開豬哥亮文化意涵學術研討會時,能說不是因為兩岸一家親嗎?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