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1 月 24th, 2020

文化與歷史 政治與經濟 /張競


端午節前獲邀到大陸參加黃埔軍校相關紀念活動,並且還有幸能夠參訪國父 中山先生故居;誠然大陸方面舉辦所有這類活動,都是希望能夠改善與穩定兩岸關係,但如何能夠讓賓主雙方都能夠在活動過程中,感受到真實互動誠心與善意,其實還是要靠雙方在諸多言語與文字拿捏上用心。
兩岸交往三十年,諸多紀念共同歷史活動,往往出發點充滿善意,但往往會在過程中,因為雙方各自堅持對史實之詮釋立場,最後反而搞到不歡而散。能夠在歷史觀點上多些諒解,在史料解讀時少些堅持,替對方多留點餘地,也就為本身獲得些空間。
歷史本身就像個瞎子摸象之歷程,各方產生不同解讀結果,其實就是因為本身所處立場,再加上所能接觸面向有所差異所致,若是認為所有歷史詮釋上之差別,都是源自考量政治正確所產生堅持,其實恐怕亦是無限上綱過度解讀。
兩岸雖有共同之文化淵源,甚至在近代中,還有充滿政治愛恨交纏之共同歷史;但若是要在兩岸目前僵局上有突破,與其在歷史上去找證據,毋寧到未來中去尋答案。堅持政治立場解讀歷史,其實是最不容易解開之心結;與其在歷史的死胡同中打轉,毋寧接納雙方在過去所存在之歧異,用心思考必須共同承擔之未來。
所有思想解放與觀念突破,其實都是在一念之間;本次有幸參觀廣州中黃國際(黃埔)小學,透過運用黃埔軍校校史作為教學載體,將黃埔精神化育成教學課程與課外活動教材,將歷史教育與愛國教育向下植根到年輕學子身上,透過各種表演與學習過程,讓學生去體會那段不平凡的歷史。
平心而論,當大陸能夠接納這段黃埔建軍與東征北伐之歷史過程,亦坦言整個黃埔軍校從黃埔、南京、成都到今日鳳山之過程,再將多位曾與共軍交手,發生過殊死戰鬥過程之國軍將領事蹟介紹給年輕學子時,誠然以此岸所抱持標準來說,不可能是百分之百政治正確,但所展現出之胸襟與氣度,確實要讓人深省。
文化就是顯現歷史,文化本身不僅是具有政治意涵,其更具備有經濟價值;學校能夠重視歷史與文化,運用特色優勢將其轉化成教學載體與教材,尤其是與年輕世代雙語教育結合,其實是替闡揚黃埔精神到國際社會,產生無限生機。
當此岸不斷地清算歷史,運用把持課程教學大綱,以各種手法竄改歷史,將寶貴文化資產棄置,卻看到對岸如此認真對待原本應當屬於此岸之文化資產,並感謝臺灣在文革期間保存中華文化所做貢獻時,我們是否該捫心自問,難道未來真要透過同樣社會集體瘋狂,來獲得文革式歷史教訓嗎?(本文作者為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