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 7 月 13th, 2020

【平潭专刊】绽放在刀尖上的平潭海柳雕 工艺面临断层危机,雕刻师现仅剩一人

施孝斌正在雕刻

海丝拾珠——海柳雕艺术精品展在福建省海峡民间艺术馆展出,汇聚了福建平潭岛、东山岛和广东南澳岛等地的近百件艺术精品。其中,活灵活现的《千古瑞兽——仰天一笑》、惟妙惟肖的《双龙戏珠》、气势磅礡的《降龙伏虎》等20余件海柳雕艺术品皆出自平潭民间艺人施孝斌之手,精美的雕刻艺术吸引了众多观展者驻足欣赏。
作为海岛地方特色的一种民间手工艺,海柳雕在平潭一度非常兴盛,如今却几近失传。为了一探平潭海柳雕工艺,近日,记者前往榕城,走进施孝斌的工作室,听他讲述自己与平潭海柳雕的一世浮沉。

参展海柳雕艺术精品《降龙伏虎》

坚持不懈 痴迷海柳雕三十载
正值夏日晌午,天气闷热。一位肩膀宽厚的匠人,坐在工作台前,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不时用衣袖拭去。只见,他手里拿着电动刻刀在二指宽的海柳上轻快地游走,一边雕刻一边端详,顺着海柳的造型刻出相应搭配的图案。一会儿工夫,他冲着手中的海柳轻吹一口气,屑末飞扬间,一条栩栩如生的「飞龙」蜿蜒翻腾,一须一鳞、一爪一角,尽显腾云驾雾的威武。
这位正在创作海柳烟嘴的匠人便是施孝斌,作为土生土长的平潭人,他对海柳雕艺术有着近乎痴迷的热爱。「我坚持做海柳雕将近30个年头了。」在施孝斌的讲述之间,可以真切感受到他对这份艺术的执著,三十年如一日。
海柳雕在平潭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清朝时期,就出现了专门雕刻海柳的手工艺人。当时,岛上渔民出海归航时,总有三三两两的海柳枝丫卡在渔网上,由于海柳木性凉,品相好且色泽清亮,平潭民间艺人就把这些海柳雕刻成烟嘴,一时间大为流行。
平潭海柳雕真正盛行是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当时平潭贝雕艺术「独领风骚」,随着贝雕厂的发展,平潭民间雕刻艺术也如日中天。而海柳雕作为平潭贝雕工艺的一个「分支」,便成为当地贝雕艺人的另一绝活。

海柳雕艺术精品亮相福州,吸引民众观展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施孝斌开始接触海柳雕艺术,从此便与海柳雕结下不解之缘。「我是学习美术出身,对艺术有着浓厚的兴趣。」他说,「当时平潭贝雕厂副厂长姚仁贵会刻海柳雕,我就跟着他学,只要有不懂的地方,就上门向姚老请教。最初姚老还有些惊讶,并表示很少有年轻人还愿意学习这门手艺。他看我确实很有兴趣,就把技艺传授给我。」
得益于良好的美术功底,施孝斌学起海柳雕得心应手。他每天晚上利用空闲时间,一头扎进工作室,挑着灯,安静地做起雕刻,直到深夜才肯罢手。

海柳雕艺术精品亮相福州

巧思精巧 雕刻作品自成风格
施孝斌的工作室就设在自家的阳台上,工作台四周摆放著一些造型各异的原材料海柳。工作台形同于书桌一般,只是在工作台里侧,开了一道十多公分的空间,用于存放雕刻残留的屑末。
记者看到,工作台上摆放著施孝斌雕刻所需的工具,主要是电动刻刀,也叫打磨刀。随着电源的接通,电动刻刀「嗡嗡」地在海柳上游走,在他灵巧双手的勾勒下,雕刻出各式各样的造型。
但每件作品的造型,并非都是随心所欲的。他说,他制成的海柳雕作品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在入刀前,施孝斌都要先仔细观察每根海柳的形状,根据其本身不同的特点,来决定每件海柳雕艺术品的造型。


雕刻是一件精细活,需要足够的细心与耐心,才能完成一件足以令人称奇的精品。和普通的石雕或者木雕相比,海柳雕的雕刻技艺更为繁杂「。早先,海柳多是被制成烟嘴,而完成一件海柳烟嘴作品,需要经过十几道的工序。」施孝斌介绍,野生海柳上会附着一些贝壳或其他杂质,雕刻过程中需要一点一点地把杂质去掉,然后才能在坚硬的海柳上雕刻。这道工序就是细活,一点也急躁不得,因此将海柳雕刻成烟嘴,前后需要花费大约一周的时间。
锲而不舍,精益求精。这几年,在不断学习钻研下,施孝斌的海柳雕刻工艺突飞猛进,他从寿山石雕上得到启发,尝试着把海柳雕刻成各类摆件工艺品,有取材民间传说、有刻画灵活动物,多种题材的艺术呈现,让他的作品更趋精致典雅。

取材艰险 曾受困离岛七昼夜
对于海柳雕的取材坚持,施孝斌或许要比任何人都来得坚定。这不仅花费了他大量的时间精力,还为此耗费了不少的资金成本。
据了解,海柳通常生长在水深 30 多米以下的海底,以吸盘固定在礁石上,历经千百年
的滋养在海中逐渐长成,一年只能长出数毫米,而半米高的便要花费百年的时间,其珍贵程度不言而喻。因此民间有了「金玉可贵,海柳难求」一说。
平潭作为海岛,其丰富的海洋资源给了施孝斌不断创作的可能。在屿头岛、东庠岛等地,偶有渔民在捕鱼拉网中,牵住一两根海柳的枝丫,这成了施孝斌艺术创作的原料来源。「一般十几公分大的海柳算是很少见了,价格可高达千元。如果再大一点的,就更贵了,而这些大的海柳也许很多老渔民一辈子都不一定会见过。」施孝斌说。
为了能获得更多原料,施孝斌的足迹踏遍平潭的众多岛屿,他漂洋过海,等待远洋的渔船归来 ,只为等待着那三两根的收获 。「每次遇到的海柳有大有小,小的就用来做成烟嘴,而大的则让我有足够的创作空间,多用来进行造型创作。」施孝斌说,在寻找海柳的过程中,有时遇到大风浪,赶不上返程的船便困在离岛上。过去,那些离岛缺水少电,生活条件很艰苦,最长的一次,被困在一个离岛上整整7天 。 即便是这样冒着生命危险到处寻找海柳,他所能够收购到的大型海柳还是相当稀少,一年只有几根。

雕刻海柳雕是一件精细活

断层隐忧 渴望技艺代代传承
三十载春秋岁月,汇聚成一件件精湛的艺术品,施孝斌存留的那份工匠之心,让平潭海柳雕依旧焕发著光彩。
近年来,凭借著精湛的雕刻技艺,施孝斌的作品斩获了不少大奖。2006 年,他的海柳雕作品《女娲补天》获中国工艺美术博览会金奖;2012年,作品《降龙伏虎》在上海世博会展出,并荣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会金奖。「《降龙伏虎》,这件海柳雕作品融入了民间传说题材,既有人物、动物,也有云彩,整个作品波澜起伏,颇有气势。」施孝斌说,「光是雕刻这一件作品,就花了半年多时间,每一天都要雕刻,可以说是我最得意的作品了。」海柳雕用时长,需要个人心性的修行以及创作者个人的创意和悟性……让施孝斌无奈的是,海柳雕技艺后继乏人。一直以来,海柳雕技艺面临断层,让他忧心忡忡。
据了解,上世纪八十年代,平潭贝雕厂倒闭后,厂里的工艺师大多转行,继续雕刻海柳的就更少了。与此同时,受全球气候变暖的影响,海柳的产量也日渐减少,曾经辉煌的海柳雕日渐式微。如今,平潭还在从事海柳雕刻的手工艺人只剩下施孝斌一人。
能否将海柳雕技艺延续下去,成为他心中驱之不去的隐忧。「海柳雕刻技艺复杂,且取材难,若是没有一定的艺术功底,一旦雕刻失手,损失就是成千上万,所以一般人不愿涉足这一领域。」施孝斌说。
作为鲜明的海岛文化特征,海柳雕融合了海洋文化和雕刻艺术,是平潭的一种独特的文化符号。海柳雕技艺青黄不接,亟待保护和培育。施孝斌表示,自己对海柳雕最大的期许就是,让这一平潭文化瑰宝继续传承下去,让这个曾经风靡一时的文化符号重新在岚形成规模,「一直以来,我希望平潭海柳雕能够申请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让更多人知道这一民间艺术,并投身于此,把平潭海柳雕代代传承下去。」

 【小知识】
海柳,学名黑珊瑚,生长在海底。因外表酷似树枝状,枝条纤美,质地坚硬之中显柔韧,像极了陆地上的柳树,故获名「海柳」。虽形似树木,但经海洋科学研究,海柳实属海洋动物,属于腔肠动物类,系珊瑚科的一种。 海柳质地坚硬,水浸不腐,火烧难损,能够保存数千年而不腐坏,被誉为「海底神木」。因其独有的特性,成为雕刻艺人手中极佳的雕刻原料。

(记者 陈小欢/文 念望舒/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