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十二月 10th, 2019

【平潭專刊】北厝山利村 青山伴古厝 老樹結歸客

山利村全景

「看得見山,望得見水,記得住鄉愁。」對於北厝鎮山利村人而言,鄉愁,恐怕就意味著村裡那棵300餘年的老榕樹。近日,平潭古樹名木名錄公佈,經過區林業部門全面調查,平潭現有古樹名木31株。其中,山利村擁有5株百年古樹,含1株二級古樹(樹齡300-500年)和4株三級古樹(樹齡100-300年)。老樹無言,卻記錄著時光,鏈接著記憶,枝葉葳蕤,沉默安詳。
位於北厝鎮東部的山利村,東鄰美樓村,西與蘆山村毗鄰,南接敖東鎮,北與湖西村相接。坐擁南寨山,懷抱三十六腳湖,還有得天獨厚的森林和石林資源……這一切,都為這座遺世獨立的古村落添上一抹神秘的色彩。

300歲「高齡」的老榕樹

老樹 三百餘年世代守護

走進北厝鎮山利村,宛如誤入世外桃源。如今的山利村正是一塊未經開發的處女地,處處散發著清新的泥土芳香,牛羊低頭吃草,蜂飛自在蝶舞。一路上,樹木蔥鬱,綠蔭遍地,夏意甚濃。香樟樹、榕樹、芒果樹經過細雨沖刷,愈發顯得生機勃勃。沿著石板鋪就的蜿蜒古道,穿過一排排青瓦石厝,不一會兒就到達山利村的村中心。
村中心是座有著200多年歷史的石頭房,門前尚堆著零零散散的老舊農耕物件,探頭環視屋內,早已是人去樓空。老屋房前,安靜佇立著一棵參天大榕樹,歷史的厚重與時光的斑駁交疊刻畫在枝幹上,如歌似泣。樹上掛著一盞盞紅艷艷的小燈籠,遠遠望去,似是掛在樹上的祈福牌,默默為村民祈求幸福與安康。根據區林業部門的調查,這棵榕樹已然是一棵300歲的老樹。老樹早已被村民們視為村子的守護神,成為當地的一大標誌。

村民鄭福平介紹300年老樹歷史

像一位慈祥的老者,老樹默默守護著這座古老寧靜的小村落,傾聽著村民們的光陰故事,凝望著300餘年來山利村的發展蛻變。坐在樹下乘涼的村民鄭福平告訴記者,山利村是平潭最早種植榕樹的地方之一,現在嵐島大多數的榕樹都是從山利村種植出去的。百年風雨,百年滄桑,駐足於蒼翠挺拔的老樹下,時光也彷彿就此靜止,耳畔有微風吹過,鼻尖有微微濕意。輕撫樹幹,氣根與枝幹交織,根如蟠龍,皮若裂岩。儘管樹齡已達三百年,但老樹仍然枝繁葉茂,鬱鬱蔥蔥的綠葉掛滿了枝頭。
村委會主任陳碧金介紹,這棵老榕樹非常具有靈性。上世紀70年代早期,老榕樹的樹心曾乾枯過。而老榕樹幹枯的原因,正是樹後這棟古厝人家人口遷移無人灌溉導致。但在上世紀70年代末,有戶人家住進了這座房子,老榕樹竟又漸漸長出樹心,重煥生機。1993年,樹旁再起石厝,隨著年復一年人流量的增加,老樹也越來越蔥鬱,長得越來越挺拔。
村民們對老樹仍心有眷念,村民李小斌正是其中一個。雖已搬離古村,但每年返鄉時,他都會來看看這棵老榕樹,在樹下坐一坐,與妻兒講述他與老榕樹的光陰往事。

怪石嶙峋

怪石 天然石景活化山村

古樹靜謐深邃,村落寧靜安詳。山利村雖不如貓頭墘依山伴海,也不像磹水村毗鄰長江澳,但它擁有風景名勝南寨山,有著得天獨厚的奇山異石。「石之美在乎其形,形之勝在於其神。」平潭人常言,南寨山的石頭都是「活」的。所謂「活」,即是「活靈活現」之意,其擬人狀物往往形神具備、千姿百態。在這裡,同樣一個石頭,不同的角度就有不同的造型,可謂景隨步移,一石數景。
有著「石頭動物世界」「石頭公園」和「石景大觀園」美譽的南寨山,花崗岩密集成林,層層疊疊,奇洞交錯,綠樹掩映。一路前行,一路遊覽南寨山各處鬼斧神工的石景:此處唐僧雙手合十,稱為唐僧問路;彼處孫悟空扭首顧盼,不知在看何方景色;那裡二徒弟豬八戒雙眼輕閉,似乎是躲在一旁偷懶休息;另有似關羽劉備張飛三兄弟的桃園結義等石景造型。「這個孤獨的阿凡提,有著很神奇的傳說。據說,只需要摸一摸他的鼻子,就能夠陞官發財。因此每年來此的遊客,都會在他的鼻子上摸上一摸。」陳碧金說,最為有趣的當屬情人石系列。兩石分散各距百米,卻相依相靠,酷似一對情人幽會。根據傳說,觸摸石頭,便可得到永恆的愛情。
平潭經典石景之—的駱駝峰,同樣為山利村所有。在上世紀90年代王佗、何凡能等人著述的《平潭旅遊資源一覽》中記載:「駱駝石」位於山利村門前山上。從敖東至城關的公路往東眺望,只見山上正有一峰駱駝朝南蹲坐著,體型雄壯,神態安詳,背上伏一石如蛙,別有情趣,它也曾吸引眾多攝影愛好者前來觀光采風,是平潭最為著名的一處石景。
惟妙惟肖的石景,美麗動人的傳說,都深受當地人和遊客的喜愛。導遊楊佳華正帶領著遊客前來南寨山觀賞,對此她深有感觸:「平潭是世界象形岩石之鄉、世界奇岩之城,而擁有著眾多岩石的山利村不管是歷史還是風光,都算得上是一個值得留戀的地方。」

村關漫道

古村 百年滄桑古韻留存

平潭最廣的是海,最美的是石頭厝,山利村的石頭厝,卻又別有風情。記者跟隨同行的平潭籍台胞李振瑄,去往其爺爺李登瑞的古厝。李登瑞是北厝鎮山利村人,1948年赴台並定居台中。1994年,他在平潭成立第一家台資企業。現在他的兒孫繼承他的事業,繼續深耕平潭。
古老的石厝宛如時光的大門,讓你踏進歲月。遠遠打量李登瑞的石厝,紅磚瓦、青石條,馬鞍形風火牆,M字形屋頂,都昭示著這座古厝的古樸歷史感。近兩米高的木門上貼著對聯,抬腿走進屋內,大廳陳設老舊,物件器具的使用仍保持在上個世紀的模樣,甚至連樓梯都由石條搭成。

曲徑通幽

眼前石厝裡的老人,是李登瑞的兄弟李登豪,他今年已有86歲高齡,一個人固執地守著這座石厝,守著記憶與時間。「這座房子已經有將近100年的歷史了,以前一家三戶,二十幾口人住著呢!現在房子老了,人也老了。我就是喜歡住在這裡,清淨、自在。」李登豪說,「以前人多的時候,全村約有1000人,現在只剩下幾十戶老人家居住了。」
李振瑄每年都會定期回鄉看看老房子。他說:「這是我們家族共同的根,是我們幾代人心血的凝結,也是我留在平潭的老家。」山利村裡,上個世紀赴台的平潭人較多,後定居台灣的已約有四五百人,這是其他村不可比擬的優勢。飲水思源,留在台灣的山利人,再度攜子孫返回嵐島並參與建設。李登瑞一家三代,便是最好的見證。
「像這樣的石頭厝,山利村有很多座,保存都很完好。」正如李登豪所說,從後院放眼望去,同款建築風格的古老石厝一座又一座映入眼簾,馬鞍形風火牆、M字形屋頂與人字形屋頂交相輝映。在綠樹掩映下,頗有小橋流水人家的味道。靜靜凝視,不免有種憑弔歷史之感。村中有老樹,古厝有人家,山水相輔,遺世而獨立。

記者 林曉玲 林祥鷺/文 念望舒/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