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2 月 5th, 2020

社論 政治指揮司法 撕裂台灣 造就殺人魔天堂

社論。

馬英九被起訴絲毫不出社會意外。他這次的三中案北檢在審訊過程中已經逼近違反人權紅線邊緣,只差有沒用上蔣家戒嚴時期的嚴刑拷打手段而已。起訴的理由,馬辦用「羅織再羅織」形容,一般民眾對內容沒有興趣,因為這是典型司法為政治服務案件,未來馬英九遭判重刑也不出人意外。
這樁政治起訴案,將影響年底以及以後的選情。民進黨顯然想透過司法壓制一干對選舉有影響力的對手,除了馬英九案外,最近前雲林縣長張榮味纏訟14年的官司突然定讞,民進黨將他抓到牢裡準備關八年,目的昭然若揭,就是不希望他在雲林的聲望幫參選縣長的妹妹張麗善造勢,企圖削減張麗善的當選能量。起訴馬英九,除了希望重挫國民黨銳氣外,也讓國民黨參選者人心惶惶,擔心執政當局會羅織罪名擾亂他們選局,新北的侯友宜已有了先例。
此外,此時起訴馬英九,也向陳水扁做個交代。阿扁最近半年動作頻頻,對蔡英文說東道西,不時煽動深綠對蔡英文不滿,並對民進黨選情不斷唱衰,蔡英文不堪其擾,也造成實質上的傷害。因此透過起訴馬英九堵阿扁的嘴。
不過這些政治追殺是否會收到預期效果還有待考驗。馬英九顯然早有預知,因此成立基金會準備長期抗戰。執政當局明顯地以政治操作司法進行清除異己,社會觀感不見得很好,而且可能刺激對手,讓已經成分崩離析的藍營重新團結,支持者也將因這些追殺重新歸隊。例如雲林的張榮味事件,儘管牢獄困住張榮味,但關不住他的人氣以及跟外面支持群眾的通氣,而且以張榮味的背景,民進黨想利用獄政權力對張榮味施暴封口,恐非易事。他人在牢裡,影響力卻不消反漲,這是政治追殺的兩面刃。
台灣司法從這兩樁政治大事自此進入綠色主導司法時代。其實先前許多檢方起訴以及法院的恐龍判決,就已是看政治風色行事。例如法院在民進黨暗中支持廢死後,已從不做死刑判決,縱使地院認為刑案兇徒兇殘程度已達兩公約認為可判死的程度而判決死刑,但二三審都會解套輕判。例如小燈泡慘案,另外去年在南港廢棄商場性侵殺害陳姓女案,士林地方法院認為兇徒行徑並非殘暴,因此僅給非終生不得保釋的無期徒刑,看來兇徒在不到十年後就會放生從操舊業,大有可能再度進行「並非殘暴」的勾當。
美國司法人員誓詞,都說法律是為民服務、伸張正義。台灣司法則是為政治權要服務。台灣有八成以上人民反對廢死,但蔡英文等統治者支持廢死,法官因此通通認為殺童者,姦殺狂魔,滅門兇手、分屍變態狂連續殺人犯、等等都非兇殘之徒,也人人都堪教化。看來在美國判死處決,至少性侵和謀殺了33名美國女性的約翰‧韋恩‧蓋西(John Wayne Gacy)、至少犯上40樁姦殺案的泰德邦迪(Ted Bundy)等連續殺人狂魔都生錯地方,他們若在蔡政權轄下的台灣,必然可堪教化,不但輕判,且在台灣司法庇護下可以比賽殺姦殺人數,或許可數以萬計。
台灣目前雖無國際地位,但因司法對殺人魔的寬待,或許可藉此建立名聲,成為國際殺人魔的天堂,也在全球揚名立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