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三中案起訴馬英九 大家都在看?

導報觀點
社論。

前總統馬英九涉及三中案和舊中央黨部大樓案,台北地檢署認定馬主導三中交易,賤賣黨產害得國民黨損失七十二億,依證交法、背信等罪嫌起訴馬英九、張哲琛、汪海清三人,同時痛批馬三人機關算盡、飾詞狡辯,請求法院從重量刑。馬英九事後說,他很平靜,因為這是早已預期的事,只是沒想到會選擇在颱風天下手。馬痛批北檢理由荒誕,無法接受,拿現在的黨產條例來起訴十三年前買賣黨產,當然不能接受,希望大家一起奮鬥,到法院為國民黨爭公道,也能還馬清白。
北檢署就國民黨三中案起訴馬英九等人,至少讓綠營要把馬英九抓進監牢的夢想似已有點譜了,因起訴馬英九的證券交易法可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得併科千萬萬元以上、兩億以下罰金,屬於專科徒刑的重罪。未來法院若認定馬英九有罪,即使用平常心來量刑,馬英九至少要判個三到五年徒刑。有人在起訴書中嗅到強烈要讓馬英九坐牢的味道,巧的是,檢察官逸出的這一味道,和民進黨人身上飄散的那分氣味相同。
不知是巧合或是刻意,大家都沒想到正巧是強烈颱風來襲,北檢偵結三中案起訴馬英九,並以飾詞狡辯、態度不佳、惑於權位等等極其嚴厲的批判字眼,建請法院從重量刑,這是狂風暴雨、態勢逼人,好一個司法追殺的政治強颱,正加速襲向馬英九。有人說,飾詞狡辯、態度不佳、惑於權位都是形容詞,並非證據,北檢的起訴似有瑕疵。因此,這是早就註定的先射箭再畫靶的結局,因為七百多頁起訴書,只見羅織、追殺、情緒,缺乏犯罪構成要件嚴謹證據,有罪推定就只為起訴馬英九,論述更讓北檢猶如黨產會的司法分部,淪喪檢察官該有的司法高度,也減損威信。
但這並不是馬英九第一次被起訴,之前曾因洩密案被高院判刑四個月,但這回的三中傳奇的來勢似乎更加凶險,因整個三中連環案的案情越加複雜、流言更是詭譎,再加上這次北檢辦案態度強硬、起訴引據嚴厲,都讓外界嘖嘖稱奇,馬英九能否全身而退,當然很難說了。
三中案從馬英九在台北市長到總統期間,透過綠營政客的指控、部分親綠媒體的炒作影射,始終被綠營基層支持者認為疑點重重。等到民進黨重返執政、馬英九卸任總統以後,司法追擊的各種動作確是加溫加速,三中案更被民進黨視為是其中的重中之重,所以馬這回被起訴並不意外。因早在今年初,就有八卦雜誌報導三中案會在春節前後偵結起訴馬,報導中的某些案情和真假難辨的若干證據,明顯是有心人放話要引導社會視聽,因此被馬辦認為違反偵查不公開。隨後北檢傳訊馬,展開馬拉松式的疲勞訊問,以致和馬辦針鋒相對,毫不掩飾特定好惡的種種反應,都讓外界認定北檢是服務政治的聯想。
自從北檢署把台北市前財政局長李述德要求大巨蛋權利金提高不成,扭曲成李述德降低大巨蛋權利金之後,就已可預見北檢必然會起訴三中案,只是看到了起訴書的內容,使人大吃一驚,因為內容只有結論,省略了證據推論,因此有人認為這整篇起訴文就是羅織。北檢荒謬的誤把政黨當成公司,公司的目標是營利,政黨卻是要贏得選舉、實現政見,北檢指責馬英九為了個人、政黨形象而不希望交易破局,這有什麼不對?難道政黨主席要不計形象賺錢,這才叫沒有背信?
北檢自知論罪的依據好像站不住腳,就說三中的性質屬未來依法歸還國家的準國家資產,因此,把國民黨脫產提高到國家請求返還的困難度。其實,馬英九若是不賣三中,就會說馬黨政軍不退出媒體,馬英九賣了三中,竟說馬背信脫產,因此有人認為北檢只是羅織而已。
但是,今天的台灣已是民主多元、資訊通達的社會。馬英九也沒有享受同情的特權,當然要接受透明公正的法治檢驗,任何政治力量、司法邪道,也很難一手遮天、陷害忠良。因此馬英九是真的有罪,還是無辜遭到司法迫害,社會大眾正張大眼睛在看,也在思考。

歡迎以FB帳號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