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1 月 17th, 2019

【平潭專刊】奇石傳唱聲聲遠 百載北樓靈氣藏

石頭厝 石頭厝落嵐煙籠,百載楸槐靈氣藏。在平潭澳前鎮的北側,有一個鄰海而建的北樓村,這裡山林郁蔥、曲徑通幽、青磚黛瓦,置身村落田園間,滿眼見到的都是一幅幅山水畫。站在村中高地環顧遠眺,一側是蒼老靜謐的古村落,一側是熱鬧繁華的度假區,動靜間的完美結合,勾勒出北樓村的獨特韻味。
一座座石頭房子,一幕幕歲月風華,一棵棵參天古樹,一段段歷史變遷。三百年的北樓村,一片寂靜之處,如今尚存遺跡,留給後人無價財富,無窮探索。近日,記者在一些當地村民的帶路下,走進這個藏於深閨的古村落,感受人在畫中遊的閒適心境。村民們一路講解。他們說,散落在北樓村各處的古井、石頭厝、怪石等,如果沒有講解,遊客可能一個轉身,就錯過了一個故事。

北樓村毗鄰龍鳳頭海濱沙灘

石厝群落 點綴奇美古韻村落
北樓村居於澳前鎮的偏隅一角,是澳前鎮龍北村下轄的一個自然村,東北側與官姜村相對,西與龍山村比鄰,南至龍南村,佔地約1100多畝。這個村落有300多年歷史,村中常住人口約360餘人。據村民林孔茂介紹,清朝時期,分別有一家吳姓和一家林姓的人搬遷至此,最後發跡形成如今的北樓村,因此村裡以林姓、吳姓居多。
「古樹高低屋,斜陽遠近山。」這句詩用來形容北樓村再合適不過了。站在村口遠眺,濃濃古意撲面而來,悠遠寂寥的村落,靜謐中透露出滄桑質樸的氣息。放眼望去,石頭厝順著山勢而建,錯落有致、鱗次櫛比。石頭厝群落前,是一大片開闊的農田,這裡便是當地村民世世代代勞作餬口的寶地。正逢盛夏,綠油油的農作物點綴著多彩野花,煞是好看,別有一番趣味。
「北樓村真的是一個好地方!」說起自己土生土長的村子,林孔茂格外自豪,對於北樓村裡的優美景色,他如數家珍。跟隨他的腳步探尋村內,隨處可見石頭壘成的院落,村道縱橫貫穿,使棟與棟的石頭厝巧妙結合,給人以一種棋盤般的整潔之美。在古村轉悠時會看到,年逾古稀的老人們靠著竹椅,在樹影斑駁的牆根下,閒話家常。一方窄窄的院落裡,看一方藍藍的天空,日子就這樣慢悠悠地過下去。
穿過村子,抵達村裡的後山,令人稱奇的是,這個落在山間的靜謐古村背後竟是「別有洞天」。站在山頭,你才豁然發現,原來北樓村與龍鳳頭海濱浴場僅隔一步之遙,看碧海藍天,聽濤聲拍岸,不失為放鬆身心的好去處。這裡遠離紛擾,坐擁著欣賞海岸線的上佳視角,這頭山、那頭城的奇美轉換,讓人有一種站在雲端裡賞風景的味道。
「一到旅遊旺季,會有許多遊客順著龍鳳頭邊上的小山體,到我們村裡的後山來,看海拍照,雖然他們可能不知道這裡是叫做北樓村。」與我們同行的村民吳先生說,這裡不僅能夠看到壯闊的海景,還有很多奇怪的石頭也足以供人欣賞一番。

千姿百態的奇岩怪石

奇岩怪石 喚醒村民保護意識
北樓村是一個石頭資源十分豐富的地方,環顧四周,處處都是裸露的山體岩石。在過去,當地村民就地取材,起厝安家,因而村裡出了很多有名的石匠。
「從前,我們村裡多數是以捕魚和鑿石起厝為生,我的父親林述仁就是一名石匠,方圓百里小有名氣。」林孔茂說,在他小時候,有上百個石匠跟著他的父親學藝,他們每天用鏨子和鐵錘鑿出好的石料,除了供應當地村子起厝外,他們還會把石頭運到東庠島、蘇澳村等地進行售賣。
正是因為石料資源豐富的優勢,石匠所鑿出的石塊大而規整,北樓村的石頭厝自然形成了自己的特色。與其他村落不同的是,石頭厝牆體採用的並非是碎石拼湊而成的,喜用大且長的條石,窗戶做成半圓的造型,整體群落風格獨具特色。
就小村而言,人是主體,支配石頭。就大山而言,石頭是主體,人築的小村落是另一種形態的巢穴。林孔茂說:「古老石頭房,是昔日生活的印記,但歲月荏苒,它更像征著一種適應自然、改造自然、頑強不屈的精神。」
如今,石匠這份行當已經逐漸沒落,村民們對石頭資源也逐漸有了保護意識。「村裡曾經有很多千奇百怪的石頭,有的像狗,有的像猴子,有的像鳥,形態各異,十分有趣。可惜的是,過去一些象形石被開採拿去蓋房子,不然北樓村就是一個巨大的石頭動物園。」林孔茂說話之際,領著一行人去後山,看那些奇岩怪石。
據介紹,村裡比較廣為人知的一處象形石叫做「牛鼻磹」,只見它孤立於高處,觀海聽濤,如傲視群雄般,獨顯張揚。在這塊扁長的石頭前端,風化出了碗口大小的穿孔,猶如牛的鼻子一般。站在「牛鼻磹」上俯視,可以看到怪石嶙峋的石林,還有廣袤無垠的海壇灣。而在「牛鼻磹」的不遠處,還有一塊豎長的石碑,當地人稱之為「神子碑」。
關於這個「神子碑」,村裡有這樣一個傳說。相傳,以前村裡有一位母親,只生了一個兒子,但兒子成日與流寇為伍,走入歧途,母親一氣之下跳入海中,這時大海中突然冒出了一塊木頭,兒子就把這個木頭插在石林中,將其命名為「神子碑」,每天到這裡來祭拜。

碾磨機

村莊舊物 承載一代代人記憶
北樓村守著一方水土,靜看歷史滄桑變幻。除了原生態資源的凸出優勢,村落的人文風情也令人回味無窮。穿行在石頭厝間,感覺時間在流轉,但卻不曾逝去。那歷經百年的斷壁殘垣,依舊鮮活地訴說著代代故事。
在古厝群落前的空地處,坐落著一口古井。靠近這口井時,可以感受到一陣清涼溫潤之氣。井口早已被磨得發亮,它晝夜未歇,源源不斷地哺育著一代代樸實敦厚的村民。井邊四周用石頭壘砌而成的平台上,擺放著村民洗漱的臉盆和水桶,清冽的井水成了村民夏日消暑的「神器」。
「這口井從建村時期就已經存在了,經歷三百多年的歷史。以前村裡人都會到這裡排隊打水,現在生活條件好了,雖然家家戶戶有了自來水,但有的村民還是喜愛井水的甘甜。」林孔茂說。

觀海聽濤好去處

除了古井外,村中還有許多事物都直接體現了北樓村世代人生產生活的方式。在離古井的不遠處,有一個巨大的石磨引人注目。石磨坐落在村東的一處空地上,四周雜草叢生,但其巨大輪廓依舊清晰可見。
石磨直徑約有三米長,四周是寬約30厘米的凹槽,凹槽上放有一塊巨大的扁圓形石塊,中間則是磨心,整個造型看起來頗像一幅八卦圖。據村中老人林述明介紹,這個石磨是畜力碾磨機,在沒有機器搾油的年代裡,這個碾磨機就是人們手工搾花生油的重要工具。「我今年80多歲了,我父輩還有用過這個石磨,到我這一輩就已經沒有再使用了。」林述明說。
斗轉星移,歲月變遷,但村中老物件保存了原始的古風古韻,見證了許多歷史和故事,這也讓一度名不見經傳的北樓村,煥發出新的生命力。

北樓村擁有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

鄉賢反哺 智慧共謀旅遊發展
奇石、老厝、古井……北樓村處處鐫刻著歷史的印痕,成為讓人追憶往事,放鬆心靈的棲息之所。在當地人看來,北樓村是一個有福之地,地方雖小,卻坐擁著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在各地鄉村大力發展旅遊的大背景之下,北樓村在保持民風淳厚的同時,也於新時代下煥發新的光彩。
「我們村子地理位置好,毗鄰龍鳳頭海濱沙灘,距離澳前台灣小鎮和澳前客運碼頭都很近,加上這裡有天然的地貌,視野開闊,石頭厝也保存得較為完整,為此我們想召集村民一起發展旅遊。」林孔茂說,現在大部分村民已經有了共識,想要把資源好好利用起來發展旅遊。
作為北樓村的一分子,村民吳翊斌對家鄉的旅遊發展也格外熱心。「我前幾年就一直在想著把家鄉的旅遊做起來,但是時機並不成熟,這個想法就一直在我的心裡埋下種子。」他說,「隨著平潭國際旅遊島的推動建設,我們也想把鄉村發展成特色的旅遊景點,在帶動村民共同致富的同時,還能為平潭旅遊發展添磚加瓦。」
去年12月,吳翊斌與其他村民一起創辦起了旅遊公司,想要系統、規範地對北樓村鄉村旅遊進行開發。據他介紹,目前已經在著手前期策劃的工作,並對道路、污水等基礎部分進行改善。「待澳前北路貫通後,交通將十分便利,對村子發展旅遊業也有很大的促進作用。」吳翊斌說,未來我們想要發展一些對台的旅遊業態,打造集聚旅遊、休閒、購物、養生等一體的特色旅遊目的地。
餘霞散成綺,夕陽餘暉沿著石階點點散落,這個有著歷史記憶的傳統村落在點點餘暉中,繼續向人們講述著一個又一個關於北樓村的故事……
(記者 陳小歡/文 林映樹/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