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6 月 14th, 2021

一周評論 政治攪入體育亂局 運動選手應挺身說清楚講明白

一周評論。

台中市主辦2019年首屆東亞青年運動,遭東亞奧林匹克委員會(EAOC)取消主辦權,台中市政府要提出申復,還表示不惜訴諸國際法庭,執政當局府院也一致支持。但東亞運章程只明定可決議主辦城市停止辦理賽事,未明定可以提出申復。EAOC理事會9名理事,支持中國大陸的絕大多數,中國大陸已擺明決議停辦原因在台灣推動東京奧運正名「有高度政治風險」,因此EAOC接受申復可能性極低,縱使接受,結局恐怕更難看。
所謂「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EAOC取消台中主辦權,早有跡可循。今年3月兩岸奧委會在北京交流,中國大陸奧委會對於紀政推動的東京奧運正名公投感到不滿,直指是搞台獨,希望台灣方面有所節制。這項訊息中華奧會冷處理,執政當局更不當回事,主辦的台中市府則大陣仗邀請紀政擔任東亞青年運動總顧問,台中市議會也召開記者會公開支持東奧正名運動,至此大陸方面已經認為主辦的台中市公然挑戰「奧運模式」,使得這次運動會「面臨極大政治風險和政治干擾」。因此召開理事會決議停辦。
東亞青年運動是台中市前任市長胡志強歷盡千辛萬苦爭取而來。台中市政黨輪替後似乎陷入「後任大破前任政策」的宿命,台中市交通動脈BRT是個例子,目前成為台中文化勝地的國家劇院,也一度發生停擺危機,後來台中文化界期期以為不可,才維持運作。廢除BRT是現任市長林佳龍在競選時的政見,林佳龍上台後拆除大家沒話說,但東亞青年運動如果能在台中舉辦,對台中市是一大盛事,儘管非現任所爭取,但成果收割仍屬林佳龍。以林佳龍的聰明睿智,應該不至於因胡志強所爭取而刻意破局,只是他聰明過頭,誤判形勢,將亞青運動和東奧正名運動緊密連結,因此破局,冥冥中應驗了後任破前任的宿命。
EAOC停辦亞青運已經完全成為政治事件。執政當局表面激憤,但內心想法又是回事。蔡政府已經口徑一致將事件總歸於中國大陸的打壓,藉此在年底選舉上當話題炒作,卻混淆了事件本質推動所謂正名運動,對台灣體育發展的影響。東亞青年運動的停辦已經活生生證實國際情勢的現實。台灣推動正名運動早經國際奧委會來函示警,台灣除了以中華台北外絕無可能以其他名稱參與國際奧會所舉辦的運動。而最諷刺的是,如今領銜推動正名的紀政,卻是當年推動以中華台北名義參與奧運的要角之一,如今卻翻轉她當年意志,要推翻「中華台北」,正名為台灣。
面對東奧正名運動,有兩大弔詭,一是紀政到底是體育人還是政客?另外是台灣體育界的想法為何?是有如當初紀政所說寧為「玉全」,還是為了奉行民進黨綱「台灣獨立」而「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紀政已經蹚入統獨意識形態之爭政治泥淖,縱使她曾為台灣體育界之光,但已渾身政治味,她當年為了讓體育人才能參與國際賽事,挺身疾呼「寧為玉全」,而後有陸陸續續中華選手在國際奧委會舉辦的賽事中發熱發光,包括中華棒球隊在1992年第二十五屆巴塞隆納奧運會,棒球成為奧運正式競賽項目後,獲得銀牌,舉國歡騰,也讓台灣國球在國際排名大幅躍升。
亞青運被停辦後已有體育人出面發聲,要捍衛參賽權,羽球明星選手周天成透過影片希望體育人能團結,不少田徑好手也錄製影片,喊出「請支持及維護運動員參賽權益」。但正如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所說的,正名公投若通過,會影響到台灣選手將來的參賽權益,若要申請更改國家奧會名稱,台灣將面臨無法回去的窘境,並強調:「現在國際奧會會章中已修改國家奧會資格,申請資格的奧會必須擁有聯合國會員資格,而台灣現在並不屬於聯合國中的一員,這事非同小可」。
這場政治攪入體育的亂局,運動選手才最具話語權,他們應該挺身而出將本身想法說清楚講明白,是要「天然獨」,落得關門起道號?還是要一如往昔,能在國際體壇馳騁發揮?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