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專刊】墨韻生香 ——郭強花鳥畫賞析

兩岸視窗 文教

 郭強,字鐵良,號老鐵,別署倚梅堂主人,職業畫家。師從於耿鳳閣.孫季康.王玉山.葉尚青.張繼馨諸先生。現為河北省中國畫研究會常務理事,孫其峰研究會會員,中國人民大學孫其峰工作室畫家,河北隆堯開化寺書畫院執行院長,浙江義烏香山寺書院執行院長,河北電視台《品真》欄目藝術顧問。


品讀一幅繪畫作品,其實品讀的不僅是畫面中的筆墨技巧以及描繪的圖像,更重要的是品讀畫家為我們營造出來的精神意境,在這個意境中所傳遞出的思維和內心的嚮往,是否觸動觀者的心靈。偶然的機會,欣賞到花鳥畫家郭強先生的作品,筆墨蒼古、凝煉老辣,那紮實的筆墨線條,嫻熟的筆墨技法,滿紙鬱鬱的拙樸和生動,令人感歎其慧心妙手。
我是在一次書畫筆會上認識郭強先生的。當時場面繁雜,人各有心,心各有聲,他作畫不應景,話少,只顧埋首繪製,主人端過來的茶都顧不上喝。《論語》裡有孔子的取人之術:「今吾於人也,察其言而觀其行。」僅此點滴,足見郭強先生為人之樸厚,品格之端正。他的花鳥畫亦是不落俗套,裹挾著一種端厚醇和之氣撲面襲來,用簡潔的筆墨語言,用人們喜聞樂見的花鳥樹石這些自然景物來表達個人的意願和情感,那簡煉的筆墨,粗獷的線條,不僅有造型之美,並呈現出自由的生命力和視覺衝擊力,有獨特的審美意蘊和藝術趣味。


郭強先生少年時代就酷愛繪畫,其以精誠之心叩開藝術的大門,就讀於中國人民大學,成為孫其峰工作室畫家。並先後師從於耿鳳閣,孫季康,葉尚青諸先生,專攻花鳥,不但繼承了宋元文人畫的傳統手法,還精研歷代大師作品,在中國傳統畫作中追本溯源,汲取營養,融會貫通,不斷錘煉筆墨線條,昇華意境。他在多年的臨摹、寫生和創作過程中,對近代花鳥大家們,徐渭、八大、任伯年、吳昌碩、孫其峰等人的作品,學而為已,有個人很深的思考和體悟。所以,在他的作品裡,有對傳統的頓悟和汲取,把對生活的感悟融入筆墨上的研究和把握上。他的畫作不但佈局合理,牡丹、芭蕉、葫蘆等畫作,其筆墨手法,借物言志,自抒胸臆,既寫實又寫意,是用心所作。對花鳥神態上的塑造,寥寥幾筆,不但有個人的獨到之處,使整個畫面形成和諧的觀感,更給人一種靈動、神具之態。同時,把花卉禽鳥的形象不同程度的削繁成簡,即削去瑣碎的變化,而高度概括為典型形象,追求那種「不似之似」與「似與不似之間」,不求形似但求生韻的傳統繪畫語言,畫出神韻,畫出內涵,自覺不自覺的流露出作者他那顆不安的渴望創作的心靈世界。


郭強先生的葡萄圖《雨洗珠璣紫氣升》,用筆簡約,酣暢有致,枝幹的勾勒與皴擦,樸拙老辣,尤其是畫面出現的飛白線條,整而突出,聚而不散,剛健遒勁,耐人尋味。不但有大的格局、氣象和境界,其用筆的天趣盎然,渾厚有力,給人生機勃勃之感,筆墨線條的伸張起伏,亦暗合大寫意花鳥畫講究的寧直毋圓,寧澀毋滑,寧粗毋細,寧黑毋淡,寧整毋碎,寧稚拙毋草率,寧單純毋繁瑣的藝術特質。那起伏、頓挫、迴旋、轉折,粗、細、濃、淡、干、濕的手法,都是隨畫家本人情緒的不斷的變化而變化,一枝一葉一果間,氣象萬千,飽含情趣,看似極簡極淡的筆觸,卻靈動之極,呼之欲出,是其繼承傳承文化的精神內涵,層層積澱,不斷攀登的結果。


明代董其昌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胸中脫去塵濁,自然丘壑內營。」創作一幅好的大寫意花鳥畫需要深厚的繪畫功底,還要在用筆、造型和構圖上擺脫通常的花鳥畫的媚俗之風,這就需要作者有深厚的文化底蘊。郭強先生筆下的花卉樹石,有種大氣磅礡,清新自然的氣息瀰漫於筆墨之間,這和他性格內向,虛心好學,不攀附、不隨流、不受時政和市場的太多羈絆,埋頭畫自己的畫,耐得住寂寞,經得住磨礪,有很大關係。和某些現代人過於逐利,做夢都想成為大師,背向而馳。所以他的大寫意花鳥用筆簡練厚重,筆愈簡而意愈深,得自然之韻致,彰人文之精神,沒有流於匠氣、市井氣,對畫面神韻的營造、節奏的把握、旋律的運構,均有個人的獨到之處,在筆情墨趣上充滿個人的意象思維。

花鳥畫家 郭強


自唐代花鳥畫成為獨立的畫科,到大寫意花鳥在徐渭的筆下綻放出異彩,大寫意花鳥畫已達到很高境界,讓後世畫家追隨者眾。郭強先生就是沿著這樣的傳統之路,帶著自己獨有的審美視覺,用自己細膩的內心,深入生活,對大自然進行細緻入微的觀察,化古融今,在筆墨,造型上不斷錘煉,既繼承了吳昌碩「以氣勝」的畫風,潘天壽「以理勝」的格調,在水墨淋漓間,深度解讀了中國畫的寫意精神,在追尋著藝術真諦的道路上,修煉著一顆藝術的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