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二月 19th, 2019

【蕉城專刊】鵬程古建築 寧德舊時光

(蘭張健 攝)

蕉城區蕉南街道鵬程歷史文化街區,是千年古城寧德縣城主要街區之一,是古時寧德文化中心,亦是當時富人的聚集地。由30多棟中國傳統民居建築構成的古民居群落,基本建於明、清時期,至今仍保留著閩東,乃至福建省少有的明清時代較完整的縣治街區格局。2017年,被評為第二批省級歷史文化街區。
眾所周知,一個完好保留著傳統格局和古代建築的街區,承載著歷史的記憶,見證著社會的發展,代表著姓氏族群的文化符號與鮮明的歷史、地域人文信息。事實上,這裡的每座房子都有它的傳統印記與傳奇故事。其中,具有歷史價值的不下四五十座。在城市進程化日益加快的今天,這樣大型的古民居群落,成為城市中一道別緻的風景,更是蕉城民俗文化保護和展示的好載體。
鵬程街區面積約0.15平方公里,大體呈長方形。實際上,就是明代至民國時期寧德舊城內的南半部分。街區(社區)內現有20個居民小組,居住人口1萬多人。街區內主要巷道有大華路、學前路、西山路、中南路、華邊弄等。明代嘉靖時縣城有五街,其中「南街」即稱「鵬程境」,分不同地段,舊名「衙前」、「下司井」、「上包頭」等。此外,在清乾隆時期已有的地名,今在鵬程街區內仍然存在,而且街巷格局不變的,還有「潭尾陳」、「橫路林」、「關帝廟」、「上下左」、「竹兜街」等。
街區內建築以民居為主,兼有若干宗教建築。街區內民居個別為明代建築,大部分為清代建設。其中,又以明代建築馬氏民居、林桂故居,清代建築蔡氏和厝、黃氏月爿坪厝、薛氏上下厝、陳厝裡、鄭長璋故居等約三十幢佔地300至上千平方米的大型民居為代表。街區內公共建築有明倫堂(文廟)、新塘宮、觀音亭、鵬程境宮、文昌帝宮、關帝廟、福音堂等多幢宗教建築。其中,明倫堂為文廟建築群落的主要部分之一。
近年來,隨著城市建設的蓬勃發展,以及居民迫切要求改變落後生活環境的願望,為古街區保護工作帶來了新的挑戰。對於有傳承和保護意識的居民來說,一方面不願看到古宅消失,一方面又無力修繕,在保護古宅問題上陷入兩難境地。
如何保護與利用好古民居群及其歷史文化資源,達到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強管理的目的,促進旅遊資源開發和經濟發展,成為蕉南街道與鵬程社區工作的重中之重。
2017下半年,經市政府同意開展鵬程歷史文化街區的保護規劃編製工作,由歷史文化街區保護規劃編製單位杭州市規劃院、中央美院共同參與編製。2018年上半年,蕉南街道攜同鵬程社區多次與相關部門開展了關於歷史文化街區開發與保護的磋商會議,最終敲定了「最寧德」「綴寧德」「醉生活」為主線的保護規劃。
與此同時,蕉南街道攜同鵬程社區開始了關於古民居保護的前期摸底與籌備工作,實地查看古街區現存狀況,營造文化氛圍,致力在潛移默中提高居民的保護意識。舉辦傳統文化活動,著手古街區綜合整治,對古民居進行地毯式的衛生清理、電線線路整改。原本堆砌的生活垃圾被請出古宅,破敗的瓦頂被重新修葺整齊,一系列整改之下,古民居一改往日的雜亂髒,恢復了整潔。
我們期待,那些經歷過百年甚至數百年承載著蕉城歷史情感的古民居在轟轟烈烈的舊城改造之中,留下本土的文化之根。同時,我們希翼,在新一輪保護與傳承的開發中,這些古民居能老樹發新芽,迎來它的春天。

(李在定 攝)

醉眼周郎矚小喬,鵬程社區古厝拍攝地有故事。。。。

旗袍秀拍攝地之一 雲影天光黃厝里

一陣雷雨過後,大華路15號,「月爿坪」老宅門前的青石板路泛著冷色調地悠光。大門前照牆內的空地依然呈半月形,這便「月爿坪」名字的由來。
月爿坪照牆大書「福」字,後廳天井照牆書「壽」字,了然道盡東方哲學的人生觀。
大厝的佈局三進連月爿坪透左邊門樓及後座右邊牆外曠地,並兩處小屋,連水井廁所前後四周磚牆。僅面闊就有5間,厝內有水井2口,天井9個,50多間房間。

(李在定 攝)
(李在定 攝)

前座大廳,樓欄雕欄玉砌應猶在,屋頂馬頭翹角的彩色泥塑斑駁依稀,只是那大廳紅磚鋪地沒了蹤影,清代的石鼓被竊,換之以今人打製的新石鼓。
廳內懸掛的由福寧知府嚴良勳、海軍上將薩鎮冰、東路觀察使、禁煙總辦陳培錕獎給的五面牌匾以及光緒26年兩道聖旨,早已在文革中被毀,或不知去向。前座大廳是黃厝里的親朋好友的議事,或娛樂之處。

(李在定 攝)

大厝原為林姓產業,清光緒21年(1895年),由業主林讓泉賣斷給黃厝里的兩位先祖:黃承箕(1852—1935年)、黃承志(1878—1939年)兄弟。這兩位黃家先祖好生了得,光緒25年11月,其兄黃承箕幫助福寧府治理開發三都澳。黃承箕八十壽慶時,海軍上將薩冰鎮贈匾「春滿蟠溪」。其弟黃承志連任當時寧德縣商會會長,造福桑梓。

(柳明格 攝)
(柳明格 攝)

漫步在老城間, 溫暖的記憶與現實的破敗常常在唏噓之間,讓人想著時光倒流的美好。夕陽穿透過蜘蛛網,用長焦拉進,真真切切見證著古代能工巧匠的審美情趣,那種手藝之精細,用心之寧靜,想像之精美,都是我們這個時代所缺乏的氣度。

(柳明格 攝)

旗袍秀拍攝地之二 京華煙雲蔡厝里

大華路,蔡厝老宅,像一座歷史的藏寶庫。以觀音弄為界,分為上下兩座,由「蔡百萬」的8個曾孫平分而住。
今天,故事中的主角——蔡厝里下座,則建於清初(於光緒九年,由蔡氏買進)則由排行三四五六的居住。
房屋嚴格遵循傳統建築構造,以清代磚木結構為主,大重門、小扇門、木門木窗處處精雕細琢。就連樑上的雕花也十分講究,以簡單的幾何圖形勾勒出典雅的「花」狀,均勻對稱,整齊有序地鋪開,再藍色為基礎色調勾邊,低調優雅,顯盡了大戶人家的講究。每當腳跟摩擦著二樓的青石板發出「咄咄」的聲響,腳跟的節奏向我們啟示著蔡氏建築之奢華。

(柳明格 攝)

沿著狹長的木梯輾轉至二樓,那被鋪滿的青灰色的石磚地板,就像一本厚重的歷史,無需任何語言描述已昭然宣告。而這樣奢華的建築排場,又曾幾何時在其他的大宅院裡出現過呢。
蕉城的蔡家是比較特殊的一個姓氏。其始祖蔡南益元朝末年由泉州府漳浦縣八角井遷居寧德四都蔡洋,遷入時間不長。而能夠在縣城站住腳且形成氣候的獨此一家,一躍成為清代寧德第一大姓。

(黃鐵斌 攝)
(黃鐵斌 攝)

蔡家的發跡史,在寧德亦被稱為傳奇。據蔡氏族譜記載,蔡氏始祖南益公本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農民,遷徙之初,以種菁為業,搭蓋茅寮居住。
此後十幾代雖然艱苦創業,仍不能躋身仕族階層,與寧德的林、左、彭、陳、崔等大姓媲美。
明代嘉靖時期(1522-1567),第七世三溪公的卓識遠見使家族產生了轉折性的變化。嘉靖十九年(1540),蔡三溪率家人從蔡洋經金溪、驛馬站兩次移徙後,最終定居於縣城北門外,為蔡氏家族的興旺發達翻開了嶄新的篇章。

(蘭張健 攝)
(蘭張健 攝)

經過幾代人的苦心經營,蔡氏逐漸站穩了腳跟,人丁也漸漸興旺,形成了一定的規模,但仍不能與縣城崔、彭、陳、林、左五大姓同日而言。
到了清代中葉,隨著蔡志諒的步入社會,蔡氏家族進入了歷史的鼎盛時期。蔡志諒是蔡威的高祖父,他的這一支構成了蕉城蔡氏的主流,最為世人矚目,被稱為 「家廟蔡」。

(蘭張健 攝)

蔡志諒是個目光遠大、心胸寬廣且具有商業頭腦的地方紳士,靠經營茶葉、陶瓷生意發家而成為當時的寧德首富,人稱「蔡百萬」。
蔡志諒對於社會公益事業毫不吝惜,他曾捐巨資重修縣學文廟,並於咸豐元年至十年(1851-1860)四次捐資三萬串,以紓國用。這些功績也被收錄於民國版《寧德縣志》中。
遙想曾經這裡的繁華與如今的寂寥,老宅的故事還在延續,只是故事的主角漸漸遠離。可是,對於老宅來說,回憶終究是回憶,那些逝去的光陰豐富了「他」的資歷,卻也荒蕪了「他」的過往。
而老宅依然在固執著「他」的固執,任由寂寞在心頭,可是回憶永遠不回頭……(文/鄭承東 林翠慧 陳仕玲)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