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2 月 5th, 2020

社論 政治去中國易 血緣文化去中國難

社論。

蔡政府在課綱上推台獨,十二年國教社會領綱,歷史科確定不再使用傳統的朝代編年史分域設計,將中國史放在東亞史的脈絡下討論,企圖將中國「模糊化」,而達成去中目的。將民族血源及文化完全政治化,改變下一代史觀,對台灣禍福難卜。
學者對於新課綱意見分歧,但本來純學術的領域卻成為政治戰場卻是事實,連奉命編寫新課綱的學者都承認:以東亞史方式書寫中國史,「是很大的挑戰」。但政府要將高中歷史課綱,定調以台灣作為國族主體呈現,「以台灣的立場看東亞,那就是一個政治上必要的選擇。」
教育部卻表示並未去中國化,被普遍抨擊為睜眼說瞎話。中研院近代史學者朱浤源也說,要從東亞史的脈絡看中國史,「編書百分之百沒人才」,目前倡議的都是台灣史學者,除了造成中國史更「模糊化」,最後還可能會落入另一個圈套,就是讓研究日本史的學者主導,因為日本史學者對東亞史較熟悉。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公開抨擊民進黨「去中媚日」,在台灣當代史中明列228事件和白色恐怖,但是在日本帝國統治部分,卻忽略1895年客家族群乙未抗日戰爭、1930年原住民族莫那魯道抗日活動及1937年起二次大戰的台灣慰安婦等許多日本壓迫台灣同胞的血淚史,並指出,「東亞」是最近20年才出現的概念,把中國史放進東亞史,不合乎歷史進程,新課綱要讓中國與東亞對話等更是荒謬。
兩岸關係急遽惡化,蔡英文已經在政治上跟大陸公開撕破臉,言必稱台灣。如今又汲汲於在課綱上對下一代進行台獨洗腦,但正如藍委賴士葆所質疑的「你滅了中華民族,那請問我們是什麼族?我們流的都是同樣的血液,相同的DNA你不認,難道要認日本嗎?」。沒有錯,蔡英文正是要認日本。不過這是換血去骨兼清洗DNA的巨大工程。老台獨或許認為順理成章,但來自大陸的所謂外省人,以及更早來台,自稱中原後裔的客家民族,大多數都有族譜,慎終追遠一向是客族的優良傳統,要對這些有強烈祖宗意識的民族洗腦成日本人談何容易。
記得蔡英文在得權前曾說過,台灣年輕人都是「天然獨」,既然如此,又何須大費周章在課綱上強灌台獨意識給下一代,要他們背宗忘主,幫年輕人重新建構新的祖宗?蔡政府要將下一代徹底換血改造DNA,固然可以透過政治力獨裁強推,但卻要冒去除固有文化、宗教信仰及活動的風險,蔡英文縱有通天之能,料也無法將關雲長、林默娘等已成神且在台灣擁有廣大信眾的關公、媽祖硬改成日本人,而台灣人所崇信的眾神必有所本,例如關公的典故出於三國志,蔡政府課綱去中國化,卻無法對這些傳奇史實扭曲變造。
要去中國化?請蔡英文下令全國人民刨祖墳吧!因為全台大部份人民的祖墳都跟中國密不可分,墓碑上的雋刻就是難以磨滅的歷史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