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4 月 24th, 2019

【蕉城專刊】霍然之間 返老還童 所以——   霍童

貴村的渡過。(鄭承東攝)

一條淺淺溪流如風吹羅帶,風情萬種;
一座青磚古鎮似千年詩經,在水一方。
據漢《列仙傳》記載,霍童,因周朝時有霍童真人,亦名霍桐,居霍林洞,由此得名。
福建霍童溪流域是寧德古代文明的主要發祥地之一。一萬年以前的舊石器晚期,就有人類活動痕跡。蘆坪崗等出土一批石器、陶器、玉器及青銅器,還證實了約在四千年前這裡就有人類定居。
自公元前221年——公元907年,秦至唐末,尤其是「永嘉之亂,衣冠南渡,始入閩者八族」(《三山志》)。中原文化也隨之傳入霍童。
公元747年(唐天寶六年),大道士司馬承禎雲遊霍童,便將霍童列為大唐帝國三十六洞天之首,唐玄宗也因此將「霍林洞天」敕名為「霍童洞天」,從此霍桐山亦改名為霍童山。

元表法師的說法藏經處——那羅延窟。(鄭承東攝)
俯瞰小童峰。(鄭承東攝)

山 佛巢仙窟煙波起
《閩都別記》云:「閩境之山,東則霍童,西則武夷。」
霍童山位於鷲峰山脈中段西北坡,主峰是大小童峰。
霍童地貌經燕山運動晚期的中心和裂縫的火山噴發的沉積活動,盤地地層呈向心圓的皺褶抬起,造就了霍童奇峰拔起,峰峰相連的花崗岩高丘陵地貌。
霍童山奇水秀,冬無嚴寒,夏無酷暑。素稱「佛國仙都」。
道教稱其為——霍山、霍桐山。大小童峰、霍林洞、摘星台等修煉處,如仙山瓊閣繚繞於雲霧間。
佛教稱其為——支提山,只因其西部有支提寺而得名。「支提」為梵文「聚集福德」之意,《華嚴經》載有「不到支提枉為僧」之言。
霍童支提山為省級風景名勝區,是霍童山的主體部分。共分四個遊覽區,即支提勝場、瀛洲擊水、霍童洞天、那羅延窟。

 

溪 百里畫廊農耕圖
霍童鎮週遭群峰錯落,臨水而居。
古時陸路交通尤為不便,水,成了霍童風花雪月的起點。
遠古海進時期,霍童盆地是一個被海水淹沒的「小天湖」。直至北宋海退時期,霍童盆地依然幽隅閩海之中。霍童溪至今還保存著高出海平面35米~40米的地質遺跡。
那時的霍童溪將霍童「小天湖」與三都澳「大天湖」蜿蜒連接,海船可從三都澳折入,經霍童溪海峽,直達 「海上仙山」—霍童山。霍童錢氏家譜亦稱:霍童有三十六村,村村湖泊相繞,溪水相連。
霍童溪為福建「五江三溪」之一,是寧德蕉城母親河。獨特的峽谷地貌、花崗岩高丘陵地貌和河谷沖積平原地貌,造就了霍童溪流域九曲十八彎二十七灘的美景。
行走在霍童溪畔,翠林逶迤,蒹葭蒼蒼,洲青沙白,彎彎的河流如風吹羅帶。
一條風光綺麗的農耕文化走廊在「天人合一」的先哲思想裡流光溢彩。黃鞠水利工程入選世界灌溉工程遺產名錄,更令霍童的千年水利文化跨越世界的巔峰。

最美騎行賽道。(鄭承東攝)
霍童古鎮 (鄭承東攝)

鎮 青磚古鎮明清街
霍童溪承接周寧、屏南二縣溪流,通達三都澳,成為內陸縣的運輸要道,令霍童古鎮成為出海通衢的繁華商埠。
明清以來,水運發達,古鎮繁榮,大興土木之風起於明,盛於清,綿延至民國。
霍童古鎮建築風格與佈局傳承了中國傳統宗親群居的特色。
各個宗族以先後順序建立自己的集居地,按各姓氏劃分群居、聚居。如黃氏族居,稱為「黃厝裡」,顏氏為「顏厝裡」,更有一家兄弟聚集一起,類似城堡,相互照應。
鎮上分別有謝、黃、陳、章、錢、鄭、林等姓氏人家,每個姓氏又可稱為「堡」,不同的姓氏又組成一個「境」。古鎮以此共分「華陽、萬全、忠義、宏街」四個境,每個境都有自己各自的「宮」,對應的稱之為「華陽宮、萬全宮、忠義宮、宏街宮」。
傳統宗親群居令霍童家族文化代代相傳,以至欣逢盛世,發揚光大。霍童線獅、鐵技獲評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彰顯了中原文化在南方古鎮的千年傳承。

霍童明清街。 (鄭承東攝)

霍童古民居群現今保留的大多建於清代及民國,少數屬明代建築。
最為精美的是興賢村陳姓大厝。整棟建築浮雕、楹聯、名匾、石刻、木雕、灰塑琳琅滿目,集工藝、美術、雕刻、書法、文學等藝術於一體。
最大的古民居是外表村的林姓大厝。整棟房子可以開設一百二十個房間。
最經典的古民居群落,在霍童古鎮。古民居群主要由一座明代文昌閣、一座百年宗祠、六十多幢大宅構成,保存完整。古鎮的明清老街從街尾到街頭,長達2公里,寬丈餘。街中一根木旗桿矗立了200年,街尾客棧、商舖櫛比鱗次。街盡頭文昌閣與武勝廟相肩比鄰。一條明清街,道盡霍童人耕讀文化的核心價值觀——耕讀傳家,文武雙全。

謝家大厝。(鄭承東攝)

在歷史的演變中,霍童古民居又分出了青磚、木質及三合土牆三種外觀。
青磚宅院,為大戶人家。大門取料整條青石條,配以長度2米、厚度20厘米「大踏步」的青石階,氣派之至。門楣灰塑彩繪與匾額對聯相得益彰,書卷之氣撲面而來。廳堂柱與牆取材老油杉,原木本色。一樓的梁枋間與雀替、窗扇、屏門等部位施以木雕,繁簡得當。宅內的對聯和窗欞,透露家族淵源。尤其是窗欞雕花,刻畫耕讀時期的人與物,栩栩如生,堪稱上品。
到了民國時期,因為水位的下降,古鎮也失去了舊日的繁華。
從刀耕火種到耕讀為家,從練丹坐禪、佛道並舉到血雨腥風、紅白爭伐,千年古鎮霍童欣逢盛世,重煥異彩——全國佛教重點寺院支提山華嚴寺、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中國歷史文化名鎮、國家級生態鄉鎮等桂冠令千年古鎮熠熠生輝。
宗教文化、水利文化、民俗文化與紅色文化相得益彰,各顯光華。

支提寺正午。(鄭承東攝)

佛道霍童
幾千年來,霍童支提山佛道並舉,始終沐浴在仙風佛光裡,體現了中華文化的包容性和同化力。
霍童洞天,又稱霍林洞天。仙道歷史上溯至周朝,緣於三國,興於魏晉南北朝,鼎盛於唐宋,衰落於明嘉靖年間。
霍童山歷來就是藥用植物的王國。採藥煉丹離不開靈芝、野茶樹。二者霍童山現仍皆而有之。
霍童盆地外高內低,如巨大的「天眼」,吸納強大的負離子、地磁場,這是道家夢寐以求的「天人合一」的大環境。
遠古海進時期,霍童盆地「雙天湖」的「海上仙山」形態,是洞天福地的最理想格局。
霍童山是是司命之府。司命是主管人生死與生育的神柢。大小童峰仰躺的 「睡美人」,其豐乳之形孕育生命,實為陰,向東之「五馬峰」則如男嬰茁壯成長,寓為陽。
霍童洞天地理範圍有多大呢?
唐代《天地宮府圖》記載:「第一霍桐山洞,周回三千里,名霍林洞天。在福州長溪縣,屬仙人王緯玄治之。」唐代長溪縣(623-1286),轄地包含蕉城、福安、霞浦等地。「周回三千里」意即整個寧德的地理範圍都囊括其中。
東漢明帝時代,道教初創,而佛教漸進中原。道佛相爭,道士南下,拓展樂土。天紀年間(277-280),孫吳政權在閩東建立溫麻船屯。道士也隨之湧入閩東,霍童山道教隨之興起。

支提華嚴寺 (鄭承東攝)

魏晉南北朝,煉丹鼎盛。著名道士左慈、葛玄、鄭隱、陶弘景、鄧伯元、王玄甫、褚伯玉等紛至沓來霍童山雙修得道。
南北朝梁大通二年(公元532),中國早期道教四大名宮——霍林宮在霍童山落成,霍童山更成為中國東南道教聖地。
天寶年間,當朝第一大道士——司馬承禎流連於霍童山的紫靈芝、霍林宮及海山一色的生態環境,便在《天地宮府圖》「三十六小洞天」排行榜中,將霍林洞天由第六位上升為第一,位居五嶽之前。唐天寶六年(公元747年),唐玄宗因此敕名 「霍童洞天」。
明嘉靖年間,一場曠世洪水令霍林宮蕩然無存,道教衰微。許多文字記載也隨之匿跡,留下眾多不解之謎。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至本世紀初,在大童峰半山岩壁下的「霍林洞」內,先後發現了一把宋代銅製道教刀與男女雙修岩畫,又令籠罩著歷史迷霧的「霍童洞天」與我們拉近了距離。
公元4世紀後期至公元14世紀,韓僧盛行到中國遊學求法。高麗人元表法師也趕上了這趟風潮。《大藏經》記載:「釋元表,本三韓人也。天寶中來游華士,仍經西域禮聖跡,於心王菩薩指示支提山靈府,遂負《華嚴經》八十卷,尋訪霍童,禮天冠菩薩,至支提石室而宅焉。」
大約在唐大中元年(公元847年)前,一樵夫就在這支提石室發現了《華嚴經》用櫚木盒裝著藏在石室裡。 他將這一重大發現告知了附近保福寺的慧評禪師。

北宋開寶三年(970),吳越王錢俶得此經書,閱其中一句「不到支提不為僧」,遂委遣靈隱寺的閩籍了悟禪師入閩尋覓支提。了悟禪師尋至霍童支提山上的天冠坪,錢王命在此開山建寺,賜額「華嚴禪寺」,並委請了悟禪師住持寺務。
支提山華嚴寺,天冠菩薩道場,全國重點寺院,創建於宋開寶四年(公元971年)。因寺以山名,俗謂支提寺。
元表法師最終去處在哪裡呢?《大宋高僧傳》記載:「既返新羅,復倡修名剎迦智山寺。」那羅岩寺所藏《唐新羅國高僧元表大師行跡碑》上刻:「元表大師攜帶禪與茶回到新羅……」 元表法師負笈傳法,佛教因此在支提山發揚光大,支提禪茶也香飄韓國。
支提寺名僧迭出,受歷代皇朝的垂寵,曾四次敕建,五度賜寺額,更有御賜重器,皇恩浩蕩。
明永樂至萬曆年間是支提寺下屬寺院達30多處,住眾千餘人,蜚聲佛教界,發揚光大至今。
千百年來,霍童支提山道骨袈風,始終籠罩著高仙大德。皇恩浩蕩的神秘光環,沉澱著厚重的宗教文化內涵。佛道霍童也因此成為八閩歷史文化長河中最具宗教氣質的南方古鎮。

線獅霍童
霍童古鎮文化,穿越千年的歷史長河,是自唐宋以來南遷文化與古越文化融合的一個活化石。
漢時,波斯使者通過絲綢之路首次將真獅子傳入中原。漢朝人模仿其形神、動作作戲,至三國時發展成舞獅。
通過人直接操縱獅子的舞獅表演一統中華大地,但人通過絲線控制獅子的線獅表演則獨一無二,這就是寧德霍童線獅。
獅子為萬獸之王,是佛的化身,故稱佛說法為獅子吼。自唐高麗僧元表背負《華嚴經》在霍童支提山那羅延窟傳經說法,那羅延窟狀如獅子吼的威嚴傳延千年。獅子岩一峰鎮五洋,保佑霍童百姓風調雨順,歷經滄海威鎮四方。對獅子的圖騰崇拜遍及霍童鄉里,霍童線獅文化由此繁衍。」
霍童線獅又稱抽獅,亦稱打獅,依附於”二月二燈會”,得以傳承至今。在1300多年演變中,它又分為陳姓線獅和黃姓線獅。
陳姓線獅傳說源於盛唐時期的泉州、南安一帶。清康熙年間,陳姓祖宗舉家從閩南遷到霍童鎮。將泉州的提線木偶藝術與已傳入霍童的中原舞獅文化相融合,發展成人在台後拉線表演的霍童線獅。

線獅表演(陳勇攝)

黃姓線獅源自於「遊戲說」。遊玩時,大人將太師椅翻過來作為小舞台,將布包棉花紮成的「獅子」繫上線繩置於椅前,大人小孩一起站於椅後拉動線繩,「獅子」便上竄下跳,以此逗樂小孩。黃姓線獅由此誕生。
更有現代學者認為,霍童線獅應源於「勞動說」。隋代,黃鞠水利工程採用火燒水澆法開鑿花崗岩,清理大量碎石需要臂力過人的勞動者緊密協作。黃鞠將中原舞獅改造成線獅,寓教於樂,以此來訓練勞動者的強健體魄與團隊協作精神。
霍童線獅有傳男不傳女的家族傳承。線獅製作包括獅台、獅身、獅球、獅線及燈光配置等環節。霍童線獅的「線」構成了人、線、獅三者合一的「指揮神經系統」。「線」的穿結是線獅表演的關鍵環節,每一個穿孔動作都必須細緻認真。先用一根長4米許的杉木在不同距離位處裝上滑輪,在獅子的頭部、尾部繫上往返的「線」,獅子的雙腮左右再繫上兩條「線」。位處前台的線獅主要通過頭索、尾索及腮索拉動進行表演。「線」的製作大有講究,用料是霍童當地產的大麻繩,須軟硬適中,以保證每個動作都能準確傳送到獅身各部位。線獅的獅身由多種材料製成,以竹蔑制獅身骨架,以彩色塑料絲製成獅毛。獅球精緻靈巧,大球網筐內套有旋轉自如的小球,小球綴有水晶燈,夜如繁星。
霍童線獅表演集文功武戲於一身,分單獅(雄獅)、雙獅(一雄一雌獅)、三獅(一母二子獅)、五獅(一母四子獅)等4種。所謂文功,指線獅的表演要靠台旁樂隊統一指揮,樂器為鼓、鑼、恰恰三種,節奏一般為鏘咚鏘。鼓手是靈魂人物。隨著鼓點的波瀾起伏,線獅或閃展生風,或輕喃細語。所謂武戲,指舞獅者要有充沛的體力、熟練的技巧與紮實的武術功底,更要有團隊協作的精神。表演時,十幾位線獅藝人站在後台分成數組,每組一人為主,其他人為輔。大獅子重約30多公斤,小的重約18公斤。大獅需要5個師傅操縱,小獅則需兩人。人距離獅子近則5米,遠則超過10米。隨著鑼鼓鏗鏘而起,藝人們則競相吆喝,提拉線繩。組員之間,各組之間,配合無間,不論如何閃展騰挪,獅線之間都能做到紛而不纏,繁而不亂,而在狹窄的舞台上,三五隻獅子閃展生風,快而不撞,實為一絕。
線獅表演最早是邊走邊舞,後轉為固定台表演。經過歷代民間藝人的不斷改進,線獅的表現力越來越豐富,再配以燈光變幻、吐雲噴火與強弱鑼鼓,雄獅出洞、母子相親,三獅戲珠等動作更是表演得唯妙唯俏、栩栩如生。

街頭鬥獅。(朱春春攝)

2006年5月20日,該遺產經國務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2014春節期間,霍童線獅代表福建省民間藝術參加在新加坡舉辦的2014新家坡「布海同心」妝藝大遊行。2016年1月,霍童線獅應邀參加北京衛視《傳承者》非遺項目總決賽,並勝出。2016年9月17日,霍童線獅亮相2016湖南衛視中秋之夜晚會。
霍童線獅堪稱中華絕活,揚名九州。

芳華霍童
霍童古鎮是中國歷史文化名鎮、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黃鞠水利工程入選世界灌排工程遺產名錄,霍童線獅與鐵技雙手榮獲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
黃鞠在石橋定居後告誡子孫,讀書可讀、不可為官。因此,千百年來,霍童古鎮盡出富甲風流的商人與儒者,身懷絕技的武林高手與郎中,還有心靈手巧的藝人與工匠。 也因此霍童的民俗手藝遠近聞名。

剪刀老鋪。(鄭承東攝)

【仁記剪刀千百錘】
相傳,清嘉慶年間,霍童林家兄弟師承泉州剪刀名匠,後回鄉設爐生產。
此後,霍童出現多家剪刀作坊。林家老鋪便在門前懸一木匾,上書「仁記剪刀」 以示區別。「仁記」剪刀從鐵坯熔煉到成品上市,要經歷30多道工序、下錘700多次。一把剪刀,可用上二三十年。民國中期,霍童剪刀產品遠銷台灣及東南亞各地,僅清明古街上就有16家剪刀鋪,從業工匠50多人,日產約150把,年產五六萬把。
至今,霍童還沿襲「仁記」剪刀作為陪嫁品的風俗,寓意婚後生活和美富足。

赤·溪棍術 (鄭承東攝)

【少林鶴樁興外表】
霍童有眾多的聖王宮、武聖廟,猴王崇拜、尚武精神遍及霍童民間。
霍童男人必練武,而這以鎮邊的外表村為最。
外表,又稱「外渺」。一個外表看似美若天仙的村莊,村內卻有一群尚武的男人,繁衍生息。
外表林氏少林鶴樁拳,始於清乾隆年間,流傳至今。
清乾隆十年間,外表後山富商林梅,在寧波府拜嵩山少林寺雲遊高僧仕源法師為師。武僧仕源傾囊相授少林武術、醫術,前後歷時三載。自此少林鶴樁拳傳入了外表林氏,族內子弟習武蔚然成風。清乾隆四十五年至道光二年,林氏子弟中出了一個武舉人,六個武庠生。清道光年間,外表林氏鶴樁拳逐漸傳至港澳台地區及東南亞等地。

古鎮二月二。(鄭承東攝)

童話。(鄭承東攝)

 【二月裡來鬧燈會】
「二月二」龍抬頭又稱「春龍節」或「春耕節」,是我國民間一個重要的傳統節日。
「二月二燈會」是霍童百姓為紀念先賢而舉行的一場民間盛會,至今已有一千四百多年的歷史,2008年6月被福建省批准列入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隋楊帝時期,黃鞠舉家逃到霍童定居後,經過幾年的努力,霍童人民安居樂業,黃鞠決定每年「二月二」舉行燈會活動,以讓後人世代銘記姑丈朱福易地之恩。黃鞠將河南民間流傳的中原民俗文化,如紙紮、鐵枝、線獅、高蹺等傳授給霍童村民,在燈會上表演,霍童「二月二燈會」由此誕生。
霍童的「二月二燈會」從二月初一開始,前後共計4天。霍童萬全、華陽、忠義、宏街四境輪番競技。每境表演一個晚上,共4晚,稱為「小迎」。逢五年一輪,各境重複舉行一次,共8晚,稱為「大迎」。屆時,四境花燈爭奇鬥艷,各顯其能。
霍童「二月二」燈會主要表演項目有國家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霍童線獅、紙紮、鐵技、高蹺等。紙紮,屬於燈技藝術。每逢「二月二」燈會,霍童民間藝人以竹篾為骨架,扎製成「「孫悟空借芭蕉扇」、 《真假孫悟空觀音前打鬥》、 《濟公倒酒》等神話作品,人物惟妙惟肖,動作惟妙惟肖。霍童紙紮藝人還大膽以火為紙紮題材,扎制《火焰山》、《火燒連營》等作品,表演時火光熊熊,紙紮不焦不燒。
霍童二月二,就是中國南方的「感恩節」。感恩先祖黃鞠,感恩洞天福地的恩賜,感恩古鎮薪火相傳,人丁興旺。 一個感恩的承諾,傳承了千年。古代中原漢俗文化的精髓——社戲文化就是在古鎮霍童二月二的千年之約中,得以完美留存。

明清街尾的文昌閣。 (鄭承東攝)

【筆墨芳華此中來】
霍童古鎮的明清街尾並列著武聖廟、文昌閣,彰顯霍童人文武雙全、耕讀傳家的傳統價值觀。千百年來,霍童族裔家風有道,人才輩出,科考中舉者無數。
霍童雙峰書院,建於清乾隆六十年(公元1795年),一代文豪清翰林總編修魏敬中等曾執教其間。
在明清街的街中,有一座古宅,主人黃樹榮,從小就讀雙峰書院。後就職南京民國國會議員。黃樹榮比孫中山年長3歲,以老成卓識,深得孫中山大總統器重。黃樹榮潛心研究中外法律、政治書籍,閱讀新報刊,認為:「欲強國,非由家族主義進而趨於社會主義不可」。
到了民國中期,一位畢業於上海美術專科學校的女畫家又為霍童古鎮文脈帶來了雋永的「筆墨芳華」。
在明清街的街頭,有一方小巧玲瓏的南方古宅雕樑畫棟,窗欞精美。小墅的主人潘玉珂,就是古鎮第一位外出求學的奇女子。求學滬上,師從中國畫壇巨匠劉海粟、潘天壽、黃賓虹、豐子愷,書畫兼善,畫通中西,尤工蘭花。 與考古學家游壽、中國第一代女畫家丘堤並稱「閩東三才女」。
霍童,一座隱匿於中國南方的芳華古鎮,長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千年古鎮的歷史文脈,在歷史的轉角遇見芳華盛世,必將再次綻放迷人的芳澤。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