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17th, 2019

【平潭專刊】傘燈點亮兩岸情 獨具匠心三代傳

台灣傘燈民間工藝展銷館落地嵐島

館內展示著各色傘燈

近日,台灣澳前小鎮兩岸青年創業街熱鬧非常,鮮花、傘燈、旗袍……一場視覺盛宴,在此緩緩拉開序幕。伴隨著動人的音樂,7號雅學堂的成員們身著旗袍亮相,舉手投足間散發著古典氣質。其中最吸引人的,是她們手上提著的精緻燈籠,隨腳步輕微晃動,顯得格外清新雅致。
原來,這是台灣油畫傘燈民間工藝展銷館開館現場,也是它正式落地平潭澳前台灣小鎮的開館儀式,標誌著台灣傘燈工藝首度進駐平潭。這「傘燈」究竟是傘還是燈?別急,糅合著台灣元素的「傘燈」,正一點點慢慢展開其中的兩岸故事。一門老手藝,經傳三代人,更意想不到的是,傘燈的創始人居然來自福州……

謝志成(中)向記者介紹四角長燈

台灣傘燈落地嵐島
立秋已過,八月的嵐島卻仍然高溫不下。「熱度」同樣高漲的,還有位於澳前台灣小鎮的台灣油畫傘燈民間工藝展銷館。現場人頭攢動,熱鬧異常。
步入展館,前來參觀的群眾不由發出「哇」的驚歎。整個展館由木質傢俱裝飾而成,簡約大方,韻味十足。抬頭望去,館內約有一百來個古香古色的傘燈,或是懸掛在天花板上,或是錯落有致地固定在大型展架上,各自發出柔和的燈光。燈籠外觀為竹製內骨及布質燈衣,並印上各類圖案,流蘇穗子整齊地圍繞在燈口,韻味十足。燈布上的花鳥山水,若隱若現,有種隱隱綽綽的美。
有別於傳統燈籠,這間展館裡的燈籠名為「傘燈」。「你們看,這當中有個環,像不像雨傘卡住燈籠的設計?因此骨架可以如傘一樣自由收縮,等傘燈骨架穿上燈衣後,向下擠壓,就能將燈衣撐開。卡榫彈出卡住後,就完成傘燈的組裝。」展館負責人康桂箖介紹,所謂「傘燈」都有兩根軸,便於懸掛,很容易分辨。而且傘燈質量更佳,利於儲存。
縱觀全館,整個展館劃分為三個區域,分別是傳統燈籠文化館、現代館及DIY教室。對於在平潭推廣台灣傘燈民間工藝,康桂箖有自己的想法。原來十年前,康桂箖嫁到台灣,成為了一名台灣媳婦。在台灣生活的日子裡,她時常想念平潭。傘燈,對於康桂箖來說,是一份能夠化解思念的民間工藝品,也承載著厚重的傳統文化「。將優秀的民間工藝品帶回家鄉,是我一直以來的堅持。這次傘燈落地平潭,我希望兩岸能夠共同保護這一民間傳統手工藝,讓燈籠文化成為兩岸結緣的媒介與祝福。」康桂箖鄭重地說。
令人驚艷的是,現場傘燈造型多變,有的傘燈為圓形,頗有傳統燈籠的味道;有的稱之為四角長燈,有稜有角;還有鏤空造型的燈飾,各不相同。「如今我們接受私人訂製,能更好地滿足客人的需求,為客人打造獨一無二的傘燈。」光遠燈籠董事長謝志成說,這是台灣傘燈首度落地平潭,為的是與平潭有更多的交流。

一個個古香古色的傘燈懸掛在天花板上

工匠精神三代傳承
回顧歷史,早有「燈品之多,蘇福為冠」的論調。《泉州府志》中也有「月牽古塔千年影,虹掛長街十里燈」的記載。可見南宋時福州、泉州兩地的燈籠製作已經極為發達。而台灣傘燈的創始人,正是福州手藝人——謝志成的父親謝亦熀。
1947年,謝亦熀從福州隻身來到台灣,最初從事福州式油紙傘的工作。隨著塑料雨傘大量問世,1963 年,傳統油紙傘漸漸失去市場。為了生計,謝亦熀決定轉行,而後認識了製作泉州傳統燈籠的劉師傅,因骨架皆為竹材,便向劉師傅學習燈籠製作技術。就這樣,謝亦熀在台灣成家立業,並且將福州油紙傘與泉州燈籠製造技術結合起來,從此轉化成為具有民間地方風格的台灣式燈籠。
作為傘燈的第二代傳承人,謝志成生於台灣,長於台灣,也是傘燈的唯一供銷商。為傘燈傾注了大半生心血,如今的謝志成已年過六旬。回顧當時公司的全部生產,謝志成萬分感慨:手工為主的生產方式,導致產量一直無法有效提升。有鑒於此,他著手改良燈籠骨架基本架構,自行開發制竹設備以提高產能與品質。在材質、功用和美學上,都賦予傘燈新的意義,別具一格的傘燈終於問世。
但是謝志成也有堅持傳統的一面。「我們堅持用竹子作為材料,是因為古法材料不可改。中國人愛竹,將次制為傘燈骨架,賦予它深刻的意義,這也是我們不變的堅持。」原來,竹頭與竹尾韌性不同,會影響使用感,竹子生長方向與年歲不同,也會造成韌性不同。因此,在選材上就要經過好幾道工藝。謝志成陸續改良燈籠表面材質和功能性,全力滿足私人訂製。在創新中保留傳統的精華,既促進了傘燈的發展,又保證了傘燈的質量。
現在,光遠燈籠也有了第三代傳人——謝志成的女兒謝雅純。一門手藝三代人,他們在堅持中國傳統手工文化傳承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模特身穿旗袍展示傘燈

文創產業點亮旅遊
民俗專家賴民表示,在《平潭縣志》之「名勝志」中,清代文人施天章曾記錄了「壇街燈市」美景:「海壇初設鎮時,院系燈市極盛,火樹千枝,高燭霄漢,綵棚絡繹,笙歌鼎沸,自是太平樂事」。歷史上,平潭元宵節有趕廟會社火的習俗,有扎花燈、燈牌蛇、猜燈謎等民俗活動。而在八月中秋團圓節,還有放孔明燈的習俗。籐牌操、燈牌蛇、送斗燈、剪紙燈籠、放紙燈籠……這些傳統習俗不僅為節日增添了幾份熱鬧,也寓意著美好的祝福,因此尤為受歡迎。遺憾的是,平潭的燈籠文化已漸漸淡出人們的視野。
「傳統的燈籠,因『燈』和『丁』讀音相近,於是有『人丁興旺』的美好寓意。」賴民說,平潭民間傳統工藝品,正經歷著推陳出新、古為今用的變化。如今台灣傘燈落地平潭,為平潭燈籠文化的空白做出了補充。
「燈籠在功用上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從專門供寺廟使用到走進千家萬戶,成為比較親民的文創產品。同時衍生出更多的功能,在日常、家居、店舖、旅遊中都有一席之地,成為一種生活美學。」首屆中國世界遺產金獅獎金獎得主、台灣油畫家黃信鎔說,希望將平潭風景繪製在素面燈上,給遊客更多的選擇與創作空間,使其成為平潭一個特別的文創產品。「未來傘燈在平潭落地開花,將花燈綵繪的民間工藝進行傳承與教育,會是兩岸共同的心願。」黃信鎔說。

梨形傘燈
燈上「 閤家 平安」的書法作品
傘燈的底座與骨架環環相扣

「傘燈落地平潭,將促進兩岸民間文創產品的交流,有利於共同開拓文化旅遊市場,帶動文創產業鏈。平潭作為國際旅遊島,可以多借鑒台灣文創產品的思路。」中國世界遺產主題文化博覽會組委會秘書處辦公室主任林力建議。
以傘燈作為推廣傳統文化的出發點,是康桂箖的美好心願。除了這個在油紙傘與燈籠的基礎上,結合台灣元素,打造出的文創產品。她還計劃推出富有兩岸文化特色的傳統燈會、主題燈會、活動燈會,打造促進「兩岸一家親」的交流燈會。康桂箖說,希望傘燈的推廣能夠受到重視,讓平潭多一份傳統文化的力量,為平潭旅遊文化增加內涵。(林祥鷺/文 江信恆/攝)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外掛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