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1 月 17th, 2019

【北京專刊】57家老廠房轉型 文創園帶動文企收入3200億

圖為塞隆文創園。 (潘之望攝)

打開一張朝陽區產業地圖,798、751、萊錦、郎園、懋隆、恆通、銅牛等文創特色園區星羅棋布。這些由老舊廠房升級轉型而來的文創園,不光創造著千億元人民幣產值,還日漸成為市民們流連忘返的城市花園。據悉,朝陽區目前已有57家老舊廠房轉型升級為文創園,去年全區規模以上文化企業收入超3200億元人民幣。
車行朝陽路,鋼筋水泥中,眼前忽現一片紅色磚瓦、復古工業風的時尚園區。這裡是銅牛電影產業園,兩年前由銅牛製衣的老舊庫房改造升級而來。經過兩年多的成長,30畝地的銅牛電影產業園現在覆蓋了電影策劃、投資、製作和發行等產業鏈上下游各個環節,一部電影在這裡能完成全製作。
銅牛電影產業園從2016年年初開園,一年內,園區便迎來50多家電影類企業入駐,實現滿租。在園區西側的一處開敞空間,負責人吳小林和團隊剛剛入駐了一年半。他們專注於電影發行環節,是一家專門為高淨值人群提供私人觀影解決方案的集成商。「來北京十年,搬了三次家,最後一次來到銅牛。由於產業集聚,導演、明星工作室、電影發燒友這些我們曾苦苦尋覓的目標客戶,都成了我們的鄰居,我們太高興了!所以,去年公司產值翻了一番。」吳小林說。
園區東側一間上下三層的開敞空間裡,趙涼也已帶著團隊入駐一年半。這是一家集電影策劃、投資、發行為一體的製片公司,在這裡,無論是找劇本投資、將電影金點子落地,趙涼都能很快找到最專業的合作夥伴。入駐一年半,公司收益穩定增長。「這是產業集聚效應,劇本創作、電影投資、後期製作、審核樣片、宣傳展映等一部電影從始到終的全部製作環節,都可以在這裡找到對應的企業,你的上下遊客戶都在這裡,大家一起借力發展。」趙涼說。
每個企業在這裡獲得新發展,園區整體也創造著驚人的效益。銅牛電影產業園負責人劉國寧介紹,2017年,所有入園企業產值達到20億元,這是此前銅牛製衣難以望其項背的。
大望路地鐵站西側、長安街東延長線上,由老廠房轉型而來的「郎園Vintage」同樣創造著一畝地效益翻百倍的經濟奇跡。走進園子,時尚和復古激烈碰撞的氣息撲面而來,在低密度的文創園中,入駐企業能夠像熟識的鄰居一樣,為思維碰撞、跨界合作創造條件。目前,鳳凰網、果殼網、羅輯思維、騰訊影業等50多家文創企業已經入駐,年產值達到50億元。
「目前,像銅牛、郎園這樣由老舊廠房轉型的文創園已有57家,改造建築規模281.7萬平方米,形成文化創新集群發展的重要支撐。」朝陽區相關負責人說,再過兩個月,朝陽區將成立中國首個老舊廠房保護利用與城市發展聯盟,希望通過這種協同發展平台,實現資源共享、合作共贏。 (李 瑤)

《迷·藏——真假美猴王》局部。

看清東方英雄 真假美猴王走紅網絡

「感覺孫悟空下一秒就會睜開眼睛。」這是一名網友對雕塑《迷·藏——真假美猴王》的感歎,這件雕塑的短視頻在抖音上獲贊185萬餘次,評論近2萬條,火遍網絡。這件雕塑作品來自今年中央美術學院研究生作品展,作者是雕塑系畢業生王瑞琳。
「以往我也曾辦過展覽,但只是藝術圈裡的一些人來看。網絡把我的作品直接推向普通觀眾,確實顛覆了我的想像。」王瑞琳對突如其來的關注有些意外。同時,他也為更多人欣賞雕塑藝術感到開心,「時代變了,雕塑好像不那麼小眾了。」
在這件雕塑作品裡,兩個背向站立的美猴王身披鎧甲,閉目佇立。在觀者的眼中,有人看到鬥戰勝佛的悲憫,有人讀出傲世英雄的孤寂。而對於這個85後的雕塑創作者來說,美猴王的形象裡則有他對父親的感恩,也有對人生平衡的思考。王瑞琳說,自己有意將美猴王的眼神留白給觀看的人,「我給了他外形,精神部分則留給每個人注入,人們結合自己的思考和經歷去理解他,一切解讀都沒有對錯。」
在觀者看不到的幕後,每一件銅鑄彩繪雕塑都要經歷泥塑、翻制、打磨、鑄銅、噴底漆、彩繪等一系列累活兒,前後需要數月才能最終完成。平日裡在工作室,戴著口罩面對打磨模具的飛塵,與電烙鐵、熱風槍打交道是常事。因此,王瑞琳笑稱:「用『一身銅臭』形容我,太合適了。」
如今,王瑞琳已創作了《馬·戲》《逐夢記》《迷·藏》等一系列雕塑作品。在《逐夢記》中,他用眉眼低垂的動物傳遞對生命與自然的思索,在《迷·藏》中,他希望塑造屬於中國人的「東方英雄聯盟」。「很多70後乃至90後是看著孫悟空長大的,他是我們中國傳統文化裡的超級英雄之首。」在孫悟空的雕塑完成後,王瑞琳將關公、二郎神等納入了創作的計劃。他們沒有西方英雄的肌肉感和侵略性,而是將東方審美下的典雅與精神力量表現得淋漓盡致。王瑞琳這樣解釋自己的創作初衷:「我想讓世界看清楚東方英雄的樣子。」(王廣燕)

位於朝陽區的中國首家跨港通跨境保稅平行進口商品直營中心。

擴大開放 激發創新 朝陽服務業增值3082億

中國首家跨港通保稅超市、中國首家「可視化為僑服務示範基地」、戴姆勒亞洲唯一乘用車設計中心等相繼落戶朝陽……北京朝陽區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點示範區建設兩年以來,孕育出17大新興業態、12大新機制,示範引領作用凸顯。2017年,試點涉及的六大重點領域實現增加值3082億元人民幣,服務業擴大開放激發了朝陽區的發展活力。
朝陽區作為北京市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點示範區,在商務服務、科技信息服務、金融服務等六大重點優勢領域率先開展擴大開放試點政策的先行先試。在試點落地的兩年間,一批新業態在朝陽區落地,並形成了多個中國領先、北京首創的可複製、可推廣的開放創新成果。
中國首家世貿跨港通跨境保稅平行進口商品直營中心在燕莎奧特萊斯開業後,主打跨境保稅平行進口,匯聚跨境保稅、國際免稅、平行進口、保稅直營4大類超千款原裝原產的國際商品,涵蓋日化、美妝、電器、母嬰、進口紅酒等多個品類,其中五成商品第一次引入中國,極大地豐富了市民購物選擇。
物美價廉、豐富優質是跨港通保稅超市的最大特點。這個超市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依托在多個國家建立的海外倉及零售終端,通過「直通車」進口減少中間環節,整體商品價格比市場價格便宜30%。同時,展貿結合、輕鬆一鍵二維碼掃瞄購物等全新體驗,讓消費者不出國門便可暢購全球商品。隨著朝陽區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點的推進,這種引領實體零售的創新轉型模式也迅速在中國推廣,截至目前,跨港通跨境保稅積分消費體驗店在中國已推廣複製30多家,預計2018年全中國將落地近千家。
這只是朝陽區推進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點中催生的眾多新興業態案例之一。兩年來,服務業17個新業態在朝陽落地,形成了12項體制機制創新成果。
在金融領域,朝陽區先後成功吸引了中信百信銀行、法國興業銀行、格林大華期貨等中外知名金融機構相繼入駐。目前,全區金融機構總數達到1583家,其中,外資金融機構數量達324家,占北京外資金融機構近七成。 (李瑤)

中國是特斯拉除美國本土之外的最大市場。(釋中 攝)

新能源汽車再添助力
特斯拉助推北京科創中心建設

日前,在位於北京華貿中心的特斯拉展廳,特斯拉全球副總裁、亞太區總裁任宇翔介紹了特斯拉在京發展戰略的最新進展。他透露,特斯拉將助推北京科技創新中心的建設,其北京科創中心將逐步擴大規模,到2020年研發人員將超過百名。
2013年,特斯拉剛進入中國時,就將中國區總部設在北京,後續公司運營中心、結算中心、銷售公司均陸續在北京成立。
去年,特斯拉在北京註冊了美國本土以外第一個科技創新中心,中心業務範圍涵蓋中國及亞太區的產品運營、生產和研發等,主要包括電動汽車及零備件、電池、儲能設備、光伏產品技術及信息技術的研究、開發,研發成果的轉讓及許可,技術服務與咨詢等。據介紹,特斯拉科技創新中心將分批建設並拓展業務領域,主要包括軟硬件、流程及技術開發,本地化應用接入與開發,中國及亞太區數據分析,智能網聯汽車技術研發,支持多元化的本地化運營、生產及研發等。
近日,北京市市長陳吉寧還會見了美國特斯拉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先生,就特斯拉科創中心建設及智能網聯汽車、電池儲能領域合作等事項進一步溝通。
馬斯克表示,中國是特斯拉最重要的市場之一,是特斯拉除美國本土之外的最大市場,同時,中國也是全球範圍內新能源汽車最大的市場,特斯拉非常希望參與到這個市場當中,為推廣新能源汽車、為推進全球向可持續能源轉變盡一份力量。
「北京是人才聚集基地,有很多世界級學府、研究機構,我們會充分利用這個優勢,未來將與政府、研究機構、各大高校有更多合作。從新能源汽車到能源存儲,各個方面的合作都會涉及。」 任宇翔介紹說。
數據顯示,北京已累計推廣純電動汽車超過17.5萬輛。2017年,特斯拉實現全球銷量10.3萬輛,同比增長35.17%,其中在中國市場共銷售了約2萬輛。(董禹含)

駱駝脖南瓜。

老北京菜回歸餐桌

八行粒的「小八趟」老玉米、肉多籽小的北京秋瓜、形態各異的柿餅冬瓜和串鈴冬瓜等等,這些老北京小時候熟悉的蔬菜老口味如今又回來了。近日,北京市農業局種子管理站通過開展老品種搜集、提純復壯,陸續篩選復種了近20個老北京蔬菜品種,並逐漸進入成熟期,這些口感優質、富有鄉愁的老品種將重新回歸市民餐桌。
走進特菜種植基地溫室內,一排排老口味的蔬菜品種撲面而來,十棟溫室裡不僅有蘋果青、大黃番茄、粉紅甜肉、桔黃加辰4個口感濃郁的番茄,肉質細膩、食味清香的北京六葉黑圓茄、短把九葉黑圓茄,還有辣味十足的老朝天椒。溫室外還種有來源不同、長勢旺盛的老玉米,以及形態各異、營養價值豐富的北京秋瓜、柿餅冬瓜、駱駝脖南瓜等。「這就是北京市種子管理站的地方特色品種繁種溫室,從各地挖掘來的老品種經過篩選後,我們就在這裡恢復種植。」 北京市農業局種子管理站池秀蓉介紹。

大黃番茄。

老品種匯聚一堂,經歷的過程並不是一帆風順。池秀蓉介紹,像北京秋瓜這樣的老黃瓜品種,是工作人員在2013年從一個蔬菜種苗公司負責人那裡獲得的種子,經過多年培育,如今才收穫了優質、抗病的穩定品種。這種老口味秋瓜果香濃郁,刺瘤稀而少,肉多籽小,只有在秋季才適合種植,從上世紀70年代因為不能適應全年生長而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現在我們把它恢復過來,咱們老北京又能吃到小時候的味道啦。」池秀蓉說。
除了老黃瓜品種,基地各溫室間還種植了京津冀三地來源不同的4種老玉米品種。例如齒痕如馬牙的白粒「白馬牙」,比馬牙小、共約8行白粒的「小八趟」,黃色粒的「黃八趟」以及通體紅色的「燈籠紅」,也都於近期達到了繁種規模。此外,還有北京地方有名的果肉沙瓤、酸甜多汁的蘋果青番茄,通體橙黃的大黃番茄等近20個老口味蔬菜品種在繁種基地都能見到。

串鈴冬瓜。

據瞭解,北京市種子管理站從2010年就開始著手北京地區地方特色農作物品種資源的搜集工作,並聯合天津、河北等地擴大搜索範圍和種類,八年來,已收集地方特色農作物品種10類180份。(孫雲柯/文 池秀蓉/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