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蕉城專刊】謝正根 文心雕龍 一刀一刻琢乾坤

蕉城專刊


日前,聽聞中國支提山華嚴寺新建大雄寶殿宏偉壯觀,內部裝飾富麗莊嚴。其中,殿內多層斗拱結構中懸掛著的五爪金龍更是吸引了不少愛好者前往瞻觀。記者帶著好奇心,來到支提山華嚴寺,一睹了傳聞中的五爪金龍。
只見原木色的五爪金龍,被懸掛於9米多高的大殿上,不論龍鬚、龍鱗,還是龍爪,都宛若自然生長,整個龍身更是紋理細密,變化豐富,造型婉轉,栩栩如生、活靈活現等詞彙已經不足以描述。
更令人驚奇不已的是,此龍竟出自蕉城一80後小伙之手。為了一探究竟,記者多方輾轉聯繫上了這位木雕工藝美術師。

刀端良工 彰顯技藝
左手執刀、右手舉錘,在紛飛的木屑中,木料上的圖案逐漸變得光滑圓潤……近日,記者來到位於城南鎮福洋竹木市場的聚藝木雕時,木雕工藝美術師謝正根正專心創作。上千平方的雕廠被分割為好幾個加工房,擺放著機器、木材及大大小小的工藝製品,在謝正根看來,這些都是他的寶貝。
「木雕是個精細活兒,最重要的就是耐力,沒有一定的耐力是走不了多遠的。」謝正根說,木雕的工序雖說不上複雜,但要完成一件較好的作品,耐力是必不可少的。
當記者提及支提寺的五爪金龍時,謝正根打開了話匣子。
「就目前而言,那條龍應該算得上我最得意的作品了。」謝正根說,今年5月份,得知支提寺在尋訪行業大師為寺廟雕刻大龍,但大多人因時間短、任務重而放棄了,一小部分有意向接手的木雕師報價高得驚人。作為土生土長的霍童人,謝正根在詳細瞭解情況後,二話不說便以低價接了手。

支提山華嚴寺新建大雄寶殿

「由於自己年紀比較輕,剛開始也遭到了一些質疑。」據謝正根回憶,當時,寺廟住持托了一位對木雕有較深研究的居士柳明格多次到他廠裡進行考察,並要求他當場雕刻出指定的作品。經過多番論證,這才打消了大家的疑慮。
「整個過程,最難的就是對五爪金龍形態的構想了,從借鑒、參考各類書籍、材料,到拿定主意,足足花了半個多月的時間。」謝正根坦言,那半個月的時間,他真切體會到了什麼叫茶飯不思。
有了構想,謝正根這才真正意義上開始了他的創作。


製圖、選材、開造型、拼接……每一道工序,謝正根都仔仔細細完成,不敢有絲毫怠慢。憑著幾把小小的刻刀,將龍鱗等圖案一刀刀地刻在木材上,木雕工藝如此之難,由此可見一斑。有時為了趕進度,他一天甚至僅睡兩三個小時。
高強度的工作壓力,高要求的工作態度,可能是常人無法承受的,但正因為這一份堅持,僅用了兩個月的時間,這條堪稱巨作的五爪金龍便在謝正根手中誕生了。
由此,謝正根及其更多作品也越來越被世人熟知。無論是飛鸞白馬山均竹坪忠烈王宮、八都雲淡大聖宮等寺廟的宮殿木雕設計,還是參與各項賽事的藝術作品,無不彰顯了謝正根驚艷絕倫的創作思維與技術水準。這也使得謝正根的訂單數與日俱增。
「手工木雕是我國傳統雕刻藝術之一,也承載著獨具特色的文化。」謝正根說,以木為材,以雕為本,通過藝術手法的表現,進而創造出豐富多彩、千姿百態的木雕藝術品,是木雕師存在的意義。

研思之士 無愧匠心
謝正根是霍童鎮坑頭村人,他對木雕的熱愛離不開故土的滋養及長輩的啟蒙。霍童古色古香的明清街道、匯聚於此的各類手藝人,無不成為他汲取的養分。再加上從小受木雕文化耳濡目染,謝正根16歲便拿起了刻刀,開啟雕刻人生。
如今,從業已經20餘年的謝正根主刀雕刻創作的木雕作品《思》《家鄉古居》《霍童明居》等都先後獲得過各類獎項。在謝正根看來,木雕是「加減的藝術」。一塊木頭,越雕,圖案越豐富,這叫加的藝術。另一方面,雕得越多,木料就越少,便是減的藝術。
談及多年的「雕刻經」,謝正根笑言,當初自己差點就改行了。

謝正根展示講解根藝作品

原來,謝正根師從霍童民間木雕藝人,在三年多的學藝生涯中,他聆聽恩師的孜孜教誨,勤勞誠實,好學謙虛。刻刀與木料產生的物理反映更使他為之著迷。為學到真本領,他每天幹上十多個小時,經常做到深夜十二點,指頭也都磨出了繭。他堅信只有在實踐中才能積累豐富的經驗,所以每完成一個作品,他都要請恩師評點、修正,然後再自己揣摩。「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一千多個日夜裡,謝正根苦心研究,歷練自己個性,始終懷著一顆匠心,終在木雕創作上收穫了一番成就。
出師後,他與好友在鎮上開起木雕小作坊,製作幾桌、斗燈等仿古木雕小物件。小店面、微利潤,但兩人精雕細刻也小有名氣。
兩年後的一個偶然機遇,謝正根的木雕手藝走上了轉型提升之路。
「當時有個客人到店裡定制了一張案桌,那也是我人生中雕刻的第一個大物件。」謝正根回憶,案桌做工精細且複雜,接下訂單後,他便進城向多位老藝人求教,並在現場觀摩學習了幾天。

謝正根參與市文聯文藝采風團「送技藝到下黨」的文化扶貧活動

多年花版雕刻的功底,讓謝正根很快就掌握了案桌的製作工藝。回到霍童後,他用2個月時間便完成案桌作品。精巧的雕工,得到了客戶的讚美。
「那時的案桌一張能賣到五六千元,是幾桌的好幾倍!」初嘗勝果,謝正根更加堅定了產品提升之路。一年後,他的木雕作坊在城區船頭老街開張。然初來乍到、名聲不響,在藝人雲集的老街裡,他艱辛守業。此後,他幾易店面,也曾改行作木材生意,並一度去上海打工,嘗盡艱辛。
「喜歡了十多年的東西,就這樣放棄還是有點不甘心。」謝正根琢磨了很久,難捨木雕情緣的他毅然決然選擇回歸,並先後赴莆田、東陽等木雕勝地學藝,以提升自身本領。
2012年8月,乘著閩東工藝美術產業發展的春風,謝正根在蕉城區城南鎮富陽竹木市場辦起了聚藝木雕廠,引入2台電腦雕刻機,手工雕刻與機械雕花「兩條腿」走路,案桌、香亭及屏風、掛飾、仿古窗欞等木雕產品層出不窮。同時進駐寧德工藝美術產業園,打開產品展示、銷售窗口。工藝、市場、品牌,「三輛馬車」拉動,謝正根的木雕事業漸入正軌。

騰聲飛實 心繫傳承
如今,聚藝木雕廠的規模不斷壯大,謝正根手下的工人由當初的幾個發展成了幾十個;電腦雕刻機由原來的2台增加至5台;接單流程也由一開始的口頭約定轉變為現代的合同制……
除了完善各項機制,謝正根還不斷在自己的創作上注入新的文化理念,他的藝術作品也從木雕延伸至根雕,在根雕界更取得了不俗的成績。
今年的8月11日,謝正根還參與了市文聯文藝采風團「送技藝到下黨」的文化扶貧活動,為當地基層群眾展示講解了自己的根藝作品,並向他們傳授根藝製作相關知識。
「藝術本身就源於生活,只要你足夠細心便會發現。」謝正根用自己的方式,鼓勵當地群眾利用山村樹根資源化腐朽為神奇,還與他們形成掛鉤幫扶,以此扶持基層群眾。


實際上,這樣的公益活動,謝正根不止參加過一次。他告訴記者,自己一直有一個公益夢,希望以後可以通過各種公益活動來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談及傳承問題,謝正根的神情變得嚴肅。他坦言,木雕沒有那麼精緻優雅的工作環境,一旦雕刻起來,總是木屑滿天飛,且工作時間長,一旦開始一個作品,就不能分心,這就是大部分年輕人堅持不下去的原因。
值得慶幸的是,目前謝正根已經帶出了十多個徒弟,他們個個吃苦耐勞,能雕會刻,都是木雕廠裡的一把好手。
「還有一個顧慮就是擔心機器雕刻會同化了手工雕刻。當代為了圖方便而選擇機器雕刻的人也不在少數。不過機器雕刻現在還是無法超越手工雕刻。機器雕刻不比手工雕刻,運刀的轉折、頓挫、凹凸、起伏包含的感情寄托是機器木雕所沒有的。」謝正根如是說。
對於如何保護與傳承木雕工藝,謝正根有著自己的見解,他希望相關部門能夠完善傳承系統,通過家族傳承、 師徒傳承、院校培訓、設傳統木雕研究院等方式,讓木雕得以傳承,再通過研發交流、設計符合現代審美的木雕工藝品,參加國內外大小交流會,讓更多人認識木雕的美。 (黃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