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2 月 4th, 2020

社論 公投意氣修法 替年底選情埋下變數?

社論。

年底公投綁大選,挺同、反同總共有五案對同婚修法、同志教育兩大議題捉對廝殺,假設兩案都通過,中選會說,挺同、反同形式上是衝突,但對立法院、行政院都有拘束力,若真發生這樣的情況,只有司法院大法官有權力打破魔咒。換句話說,若是正反議題都通過,只有訴諸大法官來解套了。因隨著選舉和公投時間迫近,雙方陣營已啟動宣傳戰,參選人也可能從政見的比拚,變成立場表態的競爭,替年底的選情埋下了變數。
像東京奧運正名台灣公投連署書已經通過門檻,已正式送交中選會點收,這項程序也合乎公投法案連署的規定,似已確定成案。主要是公投案主題相當取巧,只針對東奧訴求台灣的正名,竟能迴避公投法說明憲法已有規定的不得提案,並改為往重大政策的創制或複決方向去推動。但是不管如何,假如這項公投案通過中選會立案,但這個公投很可能導致無法參加東京奧運。
因北京早就虎視眈眈在注視這個公投案的發展,可能更會思考和台獨運動的互動結果,國台辦安峰山七月就說,東亞奧協決定取消明年東亞青運,原因在於台灣一些政治勢力和台獨分子,在民進黨當局的縱容下推動所謂東京奧運正名公投。安峰山更指稱所謂正名公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任何以公投、正名等方式搞台獨分裂的政治圖謀,是不可能得逞的。
有人說,今年的地方九合一選舉,除了反同、和同志婚姻公投成為對立的公投外,東奧正名公投、日本核食公投也是兩方較勁的賽局。只是這個對峙不單是公投結果的政策性對抗,而是親日和親中路線的互相挑戰。
當東奧正名運動完成第一階段提案時,對岸質疑東奧正名就是漸進台獨的路線,認為提案的團體為深綠的團體,而且進行階段性台獨建國的目標,故而透過多方管道,希望不要讓這件公投案成為公投的標的。當時,國民黨郝龍斌發動日本核食公投,日本稱為日本食物公投,也透過各方管道向台施壓,駐日代表謝長廷也屢次在其臉書對國民黨操作核食公投刺激選情的做法,指稱這勢必有害台日友好關係的維持。
這兩件公投案,隱含親中、親日路線的衝突,而且用的是負面的手法刺激對方,很明顯的,東奧正名公投背後為獨派團體表達對於統一、中共政權的反對,日本核食公投也是對於親日路線的反制。
主要是公投法修正後大幅降低提案、成案門檻,因此才衍生公投之亂,不僅提案量大增,代表挺同、反同等五項公投也同時達到二階連署門檻,若是五案都過,勢必產生立法、行政部門決策矛盾、治絲益棼。公投案大增,不僅選務困難,多數公投提案就是過關,也無法改變客觀事實。像逐年降低火力發電廠發電量的反空汙公投就算過關,但再生能源無法有效取代核電,減少火電,台灣缺電危機依舊無解。
公投的亂源是起於公投法修惡,一味降低被批評的鳥籠公投門檻,立院國民兩黨難辭其咎。國民黨棄守公投法,民進黨在絕對多數下通過大幅降低門檻,才產生如今的弊端。因提案、成案門檻不高,如今,挺同、反同五案都達二階連署門檻,眼看年底大對決,若兩項公投都過,新版公投法卻未明定如何處置,結果若是相互矛盾,甚至還要勞動大法官釋憲。
若是正反兩方公投主題對打,至少有五種可能,若是各投各的,只要能投出大約五百萬票,兩案都會成立,也就是行政、立法部門陷於兩難,但若正反兩方都反動員,即領取對方公投票,並投不同意票,則一方不同意票數高於對方同意票者,可造成對方公投案不成立,另外則是雙方實力懸殊,一勝一負,這兩種情況行政立法部門只要依通過的公投案行事就可以了。
此外,就是五百萬票門檻太高,正反兩方都沒通過,或是反動員結果,導致雙方不同意票都高於同意票,雙方公投案都沒過,政、立法部門對公投沒過雖然沒有拘束力,但釋憲要求的修法,這樣的難題仍未解。公投之亂,是因為意氣修法,結果讓少數綁架多數,公投投爽的。至於動輒上億的經費,還是要全民埋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