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0 月 24th, 2020

社論 促轉會就是東廠 應揪出更多張天欽

社論。

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副主委張天欽,點名侯友宜是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並說這個沒有操作,很可惜,淪為選戰打手引發外界議論。張雖向主委黃煌雄請辭獲准,但侯友宜直指那是斷臂求生的方法,蔡英文應該站出來說清楚,設東廠、要東廠做這一些事,是不是小英的意思?張天欽的真心話坐實東廠的任務,蔡賴急忙切割,綠營噤聲。但張天欽既是蔡英文的律師,幾是無役不與。張妻楊芳婉更是小英的同學,也是現任監委,顯然難脫關係。隨後藍委要求促轉會暫停運作,但幕後主子是誰還沒揪出,此事恐難善了。
掀起這場政治風暴的,就是促轉會副研究員吳佩蓉,吳畢業於清大歷史系,是中生代的綠營政治幕僚,熟悉吳的友人形容她能力很好、很有理想,看不慣公務員私相授受、濫用人民的納稅錢。她對此感到羞愧,卻不後悔。吳佩蓉以年輕幕僚期待改革、落實理想的心,最後竟讓她選擇玉石俱焚的路,她的請辭,也讓人感傷唏噓。
更值得關注的是,究竟還有多少張天欽,躲藏在民進黨專法設置的黨產會和促轉會裡頭?媒體批露,張天欽將促轉會自比東廠,果然坐實了外界的憂心,他們就是蔡政府用來對付在野黨的打手。如果高層的思維不改,走了一個張天欽又有什麼用?還會有更多張天欽在當權者的授意、鼓勵下,不斷追殺在野黨、繼續撕裂台灣的政治。
張天欽對外的不當發言,應是典型的權力傲慢,張把正義拿來做為選舉工具,本身就不是正義。轉型正義一詞,帶有一種過渡時期的意義,也就是從威權時代如何過渡到民主時期,無奈民進黨權力在握,並不意味正義就站在執政黨這一邊,像張天欽的發言,就已經把執政等同正義。
張天欽從來沒有思考過,正義是如何確立起來?如果沒有透過長期實踐,沒有為自己創造正義的基礎,就直接要成立除垢法,而且還把自己視為正義化身,其實已經褻瀆正義的精神。沒有經過長期實踐,沒有經過仔細的檢驗、調查,正義不可能從天而降。只因為加入促轉會,就以為升格成為正義代言人,甚至還要拿來在選舉中操作,這已經悖離正義精神。這個傷害,不可謂不大,民進黨可能要耗費許多時間來彌補。
據報導,張天欽在內部會議直接點名侯友宜是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更以促轉會升格變東廠沾沾自喜,如此促轉心態與操作手法,淪為選戰打手,簡直是民主醜聞,所謂的轉型正義,變成是政治鬥爭的遮羞布。自從民進黨政府上台後,積極推動轉型正義,促轉會正是執行者,但相關的立法卻因為違反法律基本原理原則,而引發違法、違憲的爭議,明明是二級獨立機關,卻又不受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行政院組織法的限制。
更荒謬的是,促轉會的權力,不僅凌駕行政權,也超越司法權,擁有搜索扣押不必經法院同意的特權,因民進黨綠委挾著立法院的絕對優勢,甚至還有綠委充當內應,必須配合執行號令,立法權無力監督下,這個二級獨立機關已變成失控的太上機關、憲政怪獸了。
權力的魔戒使人瘋狂,像張天欽和內部成員以自居東廠為榮,甘於扮演鷹犬,平時搞清算鬥爭,選舉時就轉型做競選辦公室,堂而皇之討論選戰策略,玷汙轉型正義的價值,更辜負人民的付託替特定政黨服務,正和在野黨當初的質疑與憂慮不謀而合。
事件被踢爆後,張天欽請辭盼能立即止血。蔡英文說,促轉會是獨立機關,發生這事並不妥適,也有綠委批評張是爛人,試圖做出切割,把傷害控制到最小。但爛人顯然背後有靠山,當初因為聽話,但進入促轉會之後,人也轉型了?轉型正義的最終目的應是和解,絕對不是假正義之名,推動有違憲的惡法,或是藉此逕行整肅異己。促轉會有張天欽,黨產會有沒有?連接受自家人掌控的大法官會議檢驗都不敢,這真是民主深化的絆腳石?如果轉型正義的推動無法依循民主法制的常軌,只有原地解散、回歸司法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