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11 月 25th, 2020

社论 促转会就是东厂 应揪出更多张天钦

社论。

行政院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副主委张天钦,点名侯友宜是转型正义最恶劣的例子,并说这个没有操作,很可惜,沦为选战打手引发外界议论。张虽向主委黄煌雄请辞获准,但侯友宜直指那是断臂求生的方法,蔡英文应该站出来说清楚,设东厂、要东厂做这一些事,是不是小英的意思?张天钦的真心话坐实东厂的任务,蔡赖急忙切割,绿营噤声。但张天钦既是蔡英文的律师,几是无役不与。张妻杨芳婉更是小英的同学,也是现任监委,显然难脱关系。随后蓝委要求促转会暂停运作,但幕后主子是谁还没揪出,此事恐难善了。
掀起这场政治风暴的,就是促转会副研究员吴佩蓉,吴毕业于清大历史系,是中生代的绿营政治幕僚,熟悉吴的友人形容她能力很好、很有理想,看不惯公务员私相授受、滥用人民的纳税钱。她对此感到羞愧,却不后悔。吴佩蓉以年轻幕僚期待改革、落实理想的心,最后竟让她选择玉石俱焚的路,她的请辞,也让人感伤唏嘘。
更值得关注的是,究竟还有多少张天钦,躲藏在民进党专法设置的党产会和促转会里头?媒体批露,张天钦将促转会自比东厂,果然坐实了外界的忧心,他们就是蔡政府用来对付在野党的打手。如果高层的思维不改,走了一个张天钦又有什么用?还会有更多张天钦在当权者的授意、鼓励下,不断追杀在野党、继续撕裂台湾的政治。
张天钦对外的不当发言,应是典型的权力傲慢,张把正义拿来做为选举工具,本身就不是正义。转型正义一词,带有一种过渡时期的意义,也就是从威权时代如何过渡到民主时期,无奈民进党权力在握,并不意味正义就站在执政党这一边,像张天钦的发言,就已经把执政等同正义。
张天钦从来没有思考过,正义是如何确立起来?如果没有透过长期实践,没有为自己创造正义的基础,就直接要成立除垢法,而且还把自己视为正义化身,其实已经亵渎正义的精神。没有经过长期实践,没有经过仔细的检验、调查,正义不可能从天而降。只因为加入促转会,就以为升格成为正义代言人,甚至还要拿来在选举中操作,这已经悖离正义精神。这个伤害,不可谓不大,民进党可能要耗费许多时间来弥补。
据报导,张天钦在内部会议直接点名侯友宜是转型正义最恶劣的例子,更以促转会升格变东厂沾沾自喜,如此促转心态与操作手法,沦为选战打手,简直是民主丑闻,所谓的转型正义,变成是政治斗争的遮羞布。自从民进党政府上台后,积极推动转型正义,促转会正是执行者,但相关的立法却因为违反法律基本原理原则,而引发违法、违宪的争议,明明是二级独立机关,却又不受中央行政机关组织基准法、行政院组织法的限制。
更荒谬的是,促转会的权力,不仅凌驾行政权,也超越司法权,拥有搜索扣押不必经法院同意的特权,因民进党绿委挟著立法院的绝对优势,甚至还有绿委充当内应,必须配合执行号令,立法权无力监督下,这个二级独立机关已变成失控的太上机关、宪政怪兽了。
权力的魔戒使人疯狂,像张天钦和内部成员以自居东厂为荣,甘于扮演鹰犬,平时搞清算斗争,选举时就转型做竞选办公室,堂而皇之讨论选战策略,玷污转型正义的价值,更辜负人民的付托替特定政党服务,正和在野党当初的质疑与忧虑不谋而合。
事件被踢爆后,张天钦请辞盼能立即止血。蔡英文说,促转会是独立机关,发生这事并不妥适,也有绿委批评张是烂人,试图做出切割,把伤害控制到最小。但烂人显然背后有靠山,当初因为听话,但进入促转会之后,人也转型了?转型正义的最终目的应是和解,绝对不是假正义之名,推动有违宪的恶法,或是借此迳行整肃异己。促转会有张天钦,党产会有没有?连接受自家人掌控的大法官会议检验都不敢,这真是民主深化的绊脚石?如果转型正义的推动无法依循民主法制的常轨,只有原地解散、回归司法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