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福海:中央應給金門更多補償

金廈新聞
金門由於距離廈門僅約4公里,過去是重要前線,隨時代更迭,已從軍事重地逐漸轉型為觀光勝地,駐軍兵力也不如過往。(中央社)
守護台海和平近半世紀 建設經費自籌比例卻高達三分之一 如何開源節流成縣府施政重點

【記者劉天生金門特稿】金門列島距離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大陸廈門不到二公里、距離中華民國台灣二百多公里,地理環境特殊,「國家」遠在天邊,「生存」近在眼前。過去「確保台澎金馬、伺機反攻大陸」的國軍戰略主軸,隨著時代演變以及兩岸發展不斷調整,「攻守一體」、「制空、制海、反登陸」到目前「防衛固守,重層嚇阻」。過去歲月,金門位處前線「反攻大陸的跳板」,也為「台灣擋子彈」的特殊地理環境、特殊戰爭與和平的情結,金門人感觸最深。
因此,縣長陳福海在福建省主席、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來金視察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城鎮之心」時向中央爭取建設經費要全額補助,以彌平戰地政務期間所受傷痛與犧牲,補償金門。陳縣長爭取金門地方重大建設經費是否能獲得目前執政的民進黨小英政府全力支持,有待觀察。但縣長則對國民黨馬英九執政時期在金門建設的經費卻要縣府自籌財源分攤比例平均高達三分之一,表達不滿,認為馬政府對不起金門人。一語道破「未蒙其利,先受其害」的痛處。
陳福海指出,以「金門大橋」、「金門自大陸引水工程」為例,金門縣府有限的財源卻要分別負擔36.82億元40.17%、2.03億元15%的高額經費,「金門大橋」建設總經費91.67億元,於民國99年3月動工興建,中央政府負擔43.28億元(47.21%)、履約保證金挹注11.57億元(12.62%)。「金門自大陸引水工程」總經費13.5億元,中央分擔8.13億元(60.22%)、經濟部分擔3.34億元(24.74%)。縣府表示,其中,經濟部分擔的「引水工程」經費要縣府先行墊支,再由後續年度離島地區用水差價補貼等相關預算,以20年為期優先逐年歸墊。由於自來水供應非地方自治事項,縣府分擔2.03億元,顯然極不合理。

位於金門最高峰太武山顛的「毋忘在莒」勒石,是蔣介石一九五二年巡視金門時所題,已成為金門最著名的「地標」之一。

如何開源節流成為金門縣府施政的重點;金門地處兩岸之間的角色在和平演變交流後依賴大陸甚深;但經商往來、地方特產外銷大陸的局面卻無法正式打開全面成行,金門仍以觀光立縣、戰地文化的特色為基礎,吸引兩岸遊客來金,由於觀光點、線無法連結全面,而短暫的消費對自主財源挹注有限,因此數十年來「打不開源頭」而始終需要中央政府的經費補助,依目前兩岸關係微妙也詭譎多變來看,大陸打噴嚏、金門重感冒。
特別觀察,今年底台灣進行縣市長、議員、鄉鎮市民代表、村里等地方公職人員選舉,而過去台灣大選中無論閣揆、法務部長、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等首長口中的「境外勢力介入選舉」模糊不清,今年八月中旬閣揆賴清德在選舉查察座談會中則「罕見」的公開點名「中國介入選舉」,要求檢、警、調、廉政等人員全力以赴嚴防「中國外力」。過去模糊的「境外勢力」如今清晰定調為「中國勢力」,也可看出兩岸「政治敵對」翻轉的變化。金門值此特殊、關鍵時刻的尷尬角色,如何兩面逢源,相當重要。
根據法務部調查局報告的情資指出,目前沒有證據顯示中共直接資助參選人金錢或其他方式介入選舉,但選民被民意代表招待去大陸旅遊,食宿、交通、機票完全免費卻是時有所聞。中共對我基層民代之統戰未曾消退,而常以「落地招待」方式拉攏,近期發現有部分參選人假借文化農業交流名義,循此手法招待樁腳、選民前往大陸旅遊,疑有陸資介入選情之嫌。而警政署的報告表示,地方各縣市首長掌握行政資源,地方議會則決定各縣市政府機關預算,以警方為查察賄選主力,難免有「秋後算帳」而受制掣肘、動輒得咎之顧慮。據此研判,警方對競選連任的首長、議員民代等查賄行動也有投鼠忌器之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