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論 大阪代表死亡事件簿 伍忠信

導報觀點
導論。

 駐日本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驚傳輕生,高層紛表不捨。但留下許多話題,尤其在國內東廠醜聞鬧得沸沸揚揚之際,這則新聞好像印證的柯P的鯊魚理論,迅速移開促轉會存廢議題焦點。
蘇啟誠往生的真相眾說紛紜,但日本關西災難事件似乎是導火線。有綠委怪輿論殺人,此說極其弔詭,關西事件駐日單位處理不當引發台灣旅客怒火是實,輿論批評大都就事論事,當初大眾咎責對象唯駐日代表謝長廷一人而已,後來東拉西扯搞到謝某無事一身輕,反而所有壓力轉移到大阪辦事處。與其說輿論殺人,毋寧更應追究誰在借刀殺人?
還原事件真相,應該是關西機場風災事件,謝長廷對國人在該處的困境置若罔聞,引發公憤後,綠營放出風向將矛頭指向大阪辦事處,企圖替謝長廷洗白。
謝長廷還自辯說,東京離大阪數百公里,他鞭長莫及,聲稱管不動大阪辦事處,也無權考核該處考績,一推二五六。因此後來責任焦點都集中在大阪辦事處,更像黨政高層要該處替謝某揹黑鍋。
蘇啟誠身亡後,謝長廷「不禁掉下悲痛的眼淚」,為犧牲一位文官的寶貴生命惋惜,並牽拖到中國大陸救災搶功導致大阪辦事處壓力。謝某的眼淚讓人跟鱷魚聯想。他如果在事出之時能勇於任事,而非耍嘴皮子翻雲覆雨,大有可能可以避免這樁不幸事故,謝長廷難道內心毫無一絲不安嗎?
另據日本傳來消息,蘇啟誠是上吊身亡,日人對命案擅於懸疑推理,但他們警視廳沒有調查權,台灣方面以自殺結案,但身後沒有留遺書,動機及現場實況都不明。一個長期從事駐日工作的外交官,竟會經不起遠自台灣而來的壓力輕生,若非台灣當局威逼讓他生不如死,就是內中另有名堂。
但無論如何,謝大使難脫我不殺伯仁、伯仁為我而死之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