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0 月 20th, 2020

一周評論 東廠之禍:蔡政權以廠衛操控選舉意圖至明

一周評論。

促轉會其實為當權者「東廠」的醜聞公諸於世後,社會普遍要求廢掉這特務機構,但行政院堅持不撤,表示「不可能因一個人出問題,讓整個機關重來」,並強調沒有改組問題。蔡政權東廠之禍,絕非一個人出問題,而是整個組織設計本為太上特務機構,走了一個張天欽,但「閹官」仍所在多有;但換一個角度看,促轉會成為東廠,確實是「一個人的問題」,這「一個人」就是主導黨廠、將促轉會搞成東廠的台灣政治頭子。
民進黨今年選情不佳,顯然有自知之明,其中最主要原因是該黨主席兼台灣政治領導的蔡英文聲望奇低,民進黨中央政績帶給人民的損傷遠多於獲利,因此板塊大挪移已可預期。年底如果該黨選舉失利,尤其若丟失的版圖超過預期,蔡英文別說肖想2020繼續把持統治權,大有可能連黨內的領導地位都要丟失。因此年底選舉與其說是蔡英文的期中考,實質上卻是不折不扣的期末考。
儘管如此,蔡英文政權仍對選戰充滿信心,一是仗恃該黨一貫擅於操作選舉,尤其是完全執政完全制霸,整個台灣資源莫非蔡屬,大可在選戰中盡情揮灑,予取予求;此外該黨的主要對手國民黨本身不爭氣,並未在2014年近於淪亡後有效圖存再起,舉黨的民意支持並未明顯提升。顯示大部份人民並未對國民黨重拾信心。
蔡英文上台後以透過實質上具廠衛功能的黨產會輕易清光國民黨資產,剩下的是國民黨具人氣的參選人以及國民黨尚未淪陷地區的清洗工程,這就交給東廠,以及長期依附在政治勢力下、唯統治者意志是從的司法檢調「錦衣衛」機構,進行所謂「除垢」計畫。這本來是一套周延緊密、徹底對國民黨清鄉大滅絕的血洗行動,未料因東廠頭子張天欽過於張揚跋扈,讓內部尚有天良之士忍不住跳出擔任吹哨者,揭露東廠醜聞,也讓蔡政權的選戰布局陣腳大亂,應了一句「人算不如天算」的老話。
從東廠醜聞爆發前的一連串跡象,可以推知蔡政權的滅敵計劃其其實是有脈絡可循的。他們在藍營鐵塊或是優勢地區威逼利誘製造該黨的矛盾。嘉義市容或國民黨原本就有派系矛盾嚴重問題,但內中必缺不了民進黨見縫插針;雲林王張榮味突然官司定讞身入囹圄,則絕非偶然;新竹縣國民黨陣腳大亂,雖然具實力的藍委林為洲最後以大局為重願意退讓,但後遺症餘波盪漾。苗栗及台東更是典型製造分裂的例子,苗栗縣的劉政鴻以往被民進黨打成十惡不赦的大爛人,他的大埔事件更成為民進黨轉型正義的一個說嘴樣板,如今卻成為民進黨裂解國民黨的打手;台東的鄺麗貞境況類似。
東廠醜聞雖重創執政當局形像,更讓民進黨的轉型正義露出其鬥爭政敵、剷除異己的本質,稍有羞恥心及天良的政府不但應該向全民道歉,且應立即裁撤這大走民主回頭路的太上黑機關,若仍對其轉型正義的實質功能有所期待,至少應該凍結其運作,進行全面內部整頓,徹底清除捧著聖旨進行禍國殃民之舉的閹官;唯其如此,才能重拾人民對促轉會信任,以及對轉型正義的期待。
但行政院仍然堅持維持原貌,留住內部的張天欽們等一大狗票的閹官(明代的閹官是自宮其性功能成為太監,當今蔡朝的閹官則是自宮其人格風骨、道德良知成為逢迎拍馬的太上之監,然其目無法治、唯統治者之命是從,剷除異己迫害忠良之惡行則一),其公然違反民主法治、干冒悖離天下公平正義之大不韙,除了「一個人」的朕意難違外,就是不願打亂了整套的選戰滅敵大計。
花蓮縣長傅崑萁纏訟多年的官司就在東廠之禍浮現同時三審定讞,蔡政府史無前例派出跟張天欽背景類似的法務部長次長蔡碧仲進駐,內中更多的是名堂。此人為長期綠營御用司法人,根本沒有一般行政機關的實質領導經驗,是典型司法錦衣衛之屬,先前綠營已放話要讓花蓮天翻地覆,蔡碧仲的代理任務呼之欲出,未來花蓮腥風血雨已風滿樓。蔡政權以廠衛控制選舉之意圖,更昭然若揭,端看人民買不買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