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0 月 21st, 2020

年底大選 選民應對「正義」及「朕意」有所抉擇


促轉會是面照妖鏡,照映出當今的蔡政權在民主包裝下,仍然跟過往國民黨威權時期一般:個人意志駕馭黨意、黨意凌駕民意之上;諷刺的是,促轉會的成立宗旨在遂行「轉型正義」,立法之時還刻意將須轉型的時段限縮在1945年至1991年,即國民黨統治台灣的威權時段,但「東廠」醜聞爆發後,促轉會的清算鬥爭功能昭然若揭,所謂「轉型正義」的成立宗旨實則是「轉型朕意」;這樁台灣進入民主時代以來最大一件政治醜聞,已將台灣帶入時光隧道,重返須轉型的威權統治時代。
東廠醜聞爆發後,當權者立刻切割,執政當局定調為個人發言失當,府方針對社會要求促轉會凍結改組的聲浪表示,改組或撤廢是「假議題」,更是一種「倒退的做法」;然則,經吹哨者揭露的內部「閹官」們集體運作針對特定對象的清算整肅陰謀,難道是「假議題」?否則顯然是「朕意」的授權者何須汲汲於表示不認同?閣揆又何必罕見地為此向國人道歉?促轉會淪為東廠跟民意要求撤廢,何者才是「倒退的做法」?已不辯自明。
這樁醜聞爆發後,社會各界已看穿其實這個東廠機構的掛名主委黃煌雄,只是當局用其公認的社會清譽掩蓋東廠之實的道具,也是出事後揹黑鍋的替罪羔羊。他在事出後三鞠躬向社會道歉。昨天藍委到東廠踢館,黃煌雄跟執政當局口徑一致說東廠頭子張天欽行逕是促轉會的個案、是單一事件,但又坦承自五月該廠成立以來,至7月中旬前他連公文都沒有看到,不過期間內部的整肅清算計劃已如火如荼進行。吹哨者爆料的錄音帶內容,惡形惡狀的「閹官」絕非只頭子張天欽一人,底下有整票集團,整肅行動也是集團運作,黃煌雄顯然已遭架空,事後才說只是個案,其孰能信?
黃煌雄在面對立委質疑時說,這算是他一生當中遭到最大的「控訴」。其實沒有人對他有任何控訴,社會公認他只是沒有實權的遮掩醜聞活道具,醜聞爆發後,輿論對這位素有清譽的前黨外菁英大覺不忍之餘,也期望他拂袖而去,勿淪為真正的東廠頭子兼當權者的政治打手;可惜他最後選擇戀棧,顯然他相信「朕意」會經過這番震撼教育後,讓東廠回歸轉型正義正軌,也會授以他實權,遂行原成該組織成立時的宗旨;但只要底下仍然閹官充斥,促轉會的東廠之實將永不會改變。這也是大多數民意認為執政當局縱然拉不下臉來裁撤該會,至少應暫時凍結,徹底改組後才重啟運作的主因。
但由於上意的堅持,促轉會只換掉原來的東廠頭子及其中一名智囊,所有的閹官仍然充斥當道,也殊不可能如黃煌雄所願:讓該會落實獨立機關,不受任何特定個人或政黨指揮,推動重要轉型正義工程;而這個實質上的東廠,居然還聲明:「全體同仁皆嚴守行政中立,極力避免促轉工作受選舉影響,更不可能將轉型正義作為選舉手段」,說法冠免堂皇,但東廠醜聞未釐清,已毫無公信力。
而促轉會自成立以來,其功能及清算時段即備受爭議,如今爆發如此巨大醜聞,執政當局只懲處吹哨者,且堅持維持原貌,顯然自信民意仍支持該黨的「轉型朕意」。年底大選若民進黨大獲全勝,則未來三廠一衛齊發,「朕意」在民主大旗遮掩下恣意妄為、縱橫天下,更可預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