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0 月 26th, 2020

社論 民進黨政府阻絕假新聞 要修國安法?

社論。

東廠試圖操弄選舉行跡敗露之後,蔡政府再祭出霹靂手段,內政部揚言要修《國安法》來阻絕「假新聞」,讓人想到新聞管制、箝制言論自由,回到過往白色恐怖時代,當前這個政府究竟是離人民已越來越遠,以為完全執政就可以恣意妄為?還是骨子裡根本尚未解嚴,一心嚮往兩蔣時代那種威權體制?面對政績欠佳、支持度頻創新低的窘況,蔡英文的新招卻是歸咎假新聞的現象很嚴重,小英直言有些甚至來自對岸,因為對岸發現台灣是民主自由國家,不能管制新聞,說要尊重言論自由,所以利用台灣民主自由,放一些假消息,讓台灣社會對立、誤解、甚至衝突。
若是假新聞若造成誹謗或傷害,受害者也可提告,就算選舉期間散布假消息,也可以告意圖使人不當選,可見打擊假新聞本就有法可依了,何以要修國安法,讓行政部撈過界,也參一腳來打假新聞?莫非目的就是想箝制輿論。其實處理假新聞有很多方法,但對民進黨來說,最不該、也最不堪的莫過於修國安法了。
面對年底選戰倒數時刻,蔡英文多次在輔選場合痛批假新聞,同時動員黨政、國安、親綠媒體、學界、網軍嚴打假新聞,不禁令人懷疑執政黨已打不出選戰實招,也端不出牛肉,反而發起虛擬戰?要打假新聞。據親綠媒體引述綠營的說法,黨內近日最在意的假新聞之一,是日本燕子颱風期間中國派車進關西機場接出該國旅客,並認定是來自對岸的謠言。
內政部擬修正國安法,納管網路,藍委曾銘宗呼籲不要假國安之名,行箝制言論之實,李彥秀也質疑民進黨政府如此處理,意圖以箝制言論方式產生寒蟬效應,絕非民主進步作為,這是違反自由民主精神。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認為應交由司法處理,才是民主法治國家的精神。很多專家學者更認為這是用原子彈打螞蟻,根本不合比例。
一般人認為民進黨戒嚴心態復辟,企圖干涉媒體。因假新聞的界定歸誰?本身就是問題,賴清德在上任前媒體即陸續報導換閣揆,卻遭總統府一再否認沒有這樣的計畫、颱風天的廉價謠言。這次關西機場派車事件,明明是綠媒錯誤引述大陸媒體消息,卻被府院認定是對岸散播假新聞。民主國家所以要捍衛言論、新聞自由,就是要監督政府,讓東廠的張天欽們都能無所遁形,現在的政府卻是反過來,意圖監督和干涉媒體、言論。當年曾堅持維護言論自由,如今執政後的蔡英文,是否仍記得當年的蔡英文?
蔡政府要管制假新聞,先拿媒體開刀,甚至要考慮修國安法因應,這種做法在觀念、手段上都既不合時宜,也犯了大錯。首先,所謂假新聞的製造、散布,在目前網際網路盛行的時代,早就不是傳統媒體、網路媒體才有可能參與的。網路時代人人都是媒體,只要手機在手,任何人都可以基於不同的目的,去製作、散播某些有特定目的的訊息,現有的幾個大型的社群媒體平台,更是訊息快速傳播的載具。
當前這個資訊很多的網路時代,花點時間對可疑的訊息做交叉比對,甚至直接做詢問,都不是難事,就好像現在全民對電話詐騙已建立共同防護意識一樣,對假新聞只要民眾多一份機敏、共同的社會責任意識,就不會讓假新聞危害社會或國家安全。
災難事件剛發生時各式各樣消息雜亂,一定會有錯誤的消息流出,需要不斷更新、修正,才能呈事件的真貌,所謂真理愈辯愈明,要打擊假新聞,應該是需要更多關於事實的報導,而不是限制民眾使用臉書,動輒關閉使用者帳號,或是用威嚇、祭出罰則的手段,造成寒蟬效應。
最可議的是,親綠網軍雖引用了這個檢查表來帶風向,卻略過重申捍衛言論自由、訊息獲取自由的立場,直接打臉民進黨,同時特別強調:假新聞的概念越來越多被用做新聞審查制度的新藉口,這個術語的濫用衝擊言論自由,限制新媒體的發展,因此不能制定限制言論自由的法令,當提及假新聞時應表現出克制,從而避免做為合法審查制度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