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1 月 21st, 2021

导论 何不恢复戒严? 洪谷

导论。

促转会沦为东厂丑闻后,执政当局似毫无反省之思,反变本加厉。党厂丑闻暴露出现代阉官介入选举的恶行恶状。然中选会似乎也不落人后,对公投案揣摩上意把关,凡符上意者迅速放行,不合孤意者百般刁难、千番阻挠。两会应都属独立机构,却双双沦为厂卫。近日又为了洗白驻日代表谢长廷,而大力炒作假新闻事件,并有意透国国安立法箝制新闻自由。蔡政府大费周章走威权回头路,何不干脆宣布恢复戒严,一了百了。
东厂效应好像瘟疫一样在政府内部蔓延。看中选会对付「以核养绿公投」案的差别待遇,以及对主导公投案领衔人黄士修绝食抗议的冷漠无视,独裁偏颇,跟促转会沦为东厂打击异己又有何两样?所谓上行下效,连屏东县政府一个发言人的芝麻小官,都拿着鸡毛当令剑耍权威要文官辅选,并嚣张表示他有国家给的权力扬言不配合就走人。上下交征利,厂卫鹰犬蔚然成风,较诸戒严时期更为明目张胆、嚣张霸道。
促转会既以东厂自居,则在民主进步的社会,自无存在的必要,被架空而自况遭受一辈子最大控诉的主委黄煌雄,大可拂袖而去以保一生清誉,如果必须恋栈,则至少应该抗起责任,宣布冻结运作,待内部清理干净后,依民意反应再决定存废。黄煌雄还声称东厂头子张天钦指是个案而非结构性问题。如果是个案,他又何以会遭底下集体架空?而一狗票鹰犬拿着他署名的公文当令箭四处搜索,难道不是结构性的问题?
东厂的肃杀气氛已经弥漫整个执政当局,最近又冒出假新闻整顿行动,甚至出动国安单位指示情治单位执行「讯安专案」。场景俨然戒严时期的警总再现。以往是白色恐怖,如今则变色为绿色恐怖,但箝制言论自由目的则一。
蔡政府一连串匪夷所思的异相出现,典型的选举是尚症候群。蔡政府民气低迷,年底选情不乐观,大有不顾一切豁出去之势。但如此不择手段,难道将选民当成睁眼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