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22nd, 2020

金門縣議員選情初探(上) 王秀玉洪成發洪鴻斌提前當選 為最輕鬆的候選人

 

【記者劉天生選情分析】年底下屆金門縣議員選舉候選人已完成登記,三個選舉區共有高達35人競逐,爭取19席寶座,參選爆炸,其中第一選舉區應選10席卻有20人候選,競爭最為激烈;第二選舉區應選7席,13人候選,當中一人女性國民黨王秀玉因婦女保障名額而「提前當選」,其餘候選人選情緊繃;第三選舉區應選2席,只有2名候選人同額競選洪成發(國民黨)、洪鴻斌(無)也「篤定當選」,王秀玉、洪成發、洪鴻斌等三人「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不競而當選議員,成為年底選戰最輕鬆的候選人。
現任議員19人中有5人放棄參選,包括議長洪麗萍、議員許華玉、陳滄江、陳玉珍、李誠智(轉換跑道候選金城鎮長)等人,第二選舉區棄選的陳玉珍則推出其弟陳志龍參選議員。另外,本屆縣議員當選人有3人經法院判決當選無效,包括國民黨楊萬山、國民黨林孫全、無黨籍石永城等人,分別由王碧珍、許建中、洪允典等3人遞補。
2014年本屆縣議員選舉在投票前夕11月20日,金門地檢署查獲第一選區某候選人的陳姓、張姓及許姓等樁腳,以每票5千元向金門大學學生買票,20名大學生已有8人坦承收錢,並繳回賄款。法官裁定許姓學生一萬元交保,陳姓大樁腳、張姓小樁腳有串證之虞,羈押禁見獲准。金門檢察長黃和村(現任花蓮地檢署檢察長)當時表示,根據受賄選民名單,多以「首投族」為主,凸顯出賄選的情況已經深入校園。
值得觀察的是,金門大學師生落籍金門有投票權人今年達4000人左右(師150餘人、生4500人,約90%設籍金門),具有影響選舉結果的票源基礎,成為候選人覬覦的「大票倉」,學生思想單純,「首投族」易受外界誘惑而誤觸法網,政治汙染校園不但是選舉治安問題也會成為國安問題;因此,今年金門地檢署特別重視校園反賄選宣導,檢察長毛有增9月12日前往金門大學與導師們進行座談會,期使透過導師們教育青年學子,強化選賢與能、不買票、不賣票等正確的選舉觀念,希望反賄選在校園能夠深耕發芽。
毛有增在座談會列舉案例指出,眾所周知,賣票是違法的,但有人卻誤解,答應賣票甚至是收了賄款沒有關係,只要最後不是把票投給行賄者就不算賣票。這完全是錯誤的觀念。因為賣票所處罰的就是「出賣選票」的行為,至於是否把票投給行賄者,則在所不問。換言之,就是「出賣選票就違法、管你把票投給誰」。毛有增呼籲所有民眾都應該拿出勇氣,拒絕賄選與不法,歡迎利用金門地檢署今年新推出的檢舉專用QR CODE提出檢舉,全民一起努力,淨化選舉風氣,禁絕賄選歪風。
根據歷年賄選破案顯示,金門縣議員小選區選舉賄選情況相當嚴重,許多「不賄選就不會選」、「不賄選就不當選」的陰影在部份候選人中始終揮之不去。由於金門因地處邊陲「天高皇地遠」,過去是戰地前線,國民黨政軍一體掌控嚴密,除縣長軍方派遣外,其他大小選舉「國民黨提名就等於當選」,雖然近二十六年來解除戰地政務回歸民主憲政,但外來移民社會,民風樸實、宗親組織嚴實、人脈關係親密,一般人也沒有政治選舉的狂熱程度,卻是每逢大小選舉參選人爆炸的局面,顯然有人熱衷擔任公職服務人群,也形成「政治選舉是有錢人的遊戲」、「人在家中坐、銀子飛過來」的現象,由於地緣、人緣的特殊情狀與關係,數十年來「賄選之島」其來有自,造成賄選難以根絕的主因之一。不買票當選的也是大有人在。
以歷年縣議員選舉當選票數最低門檻約在1500至1600票之間,以每票5千元的「買票公定價」計算,必須買票3000票才有穩當的作用,1500萬元的消耗金錢戰成為少部份候選人「買官的捷徑」,少數有錢就想當官以及錢、權、勢相當的心態成為金牛級的「灑錢大亨」,不過,檢調警廉政機關佈下天羅地網,也有撈到少數「進網之魚」,讓當選當官不成反而被關,然而還是多人前仆後繼、身敗名裂也在所不惜。
地方盛傳,今年選舉早已在候選人登記之前「買票、賣票完成」,猖獗的賄選神秘又高招而成就「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境界,儘管法務部調查局從台北調來8名查察賄選專案調查員「高手」來金可能也是「無用武之地」,查察賄選恐將無功而返。另外,查察賄選的主力「警察大軍」在金門可能也有難處。(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