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0 月 31st, 2020

導論 姊姊 不默生

導論。

從前,每一回歸鄉,不管白晝或黑夜?總是能熟悉的覓見回家的路,而,今天卻有點反常,添財在山徑中竟然迷了路!這是童年時候經常放牛吃草的地方!在這般熟稔的所在會迷路?真是豈有此理!難道自己是遭魍神牽了去不成?
「反正,家裡沒人等門,可以慢慢返去。」如此細細思量,添財便也放緩腳步,他小心翼翼地,在山徑中,每踏一步,就瞻前顧後的仔細審視自己的腳印,奇怪的是:今天的步履怎是這般輕盈;幾近於無痕!人走路無痕,只有一種可能:人死了!兩腳不著地,是靈魂在漂盪!
喔!死了?絕不可能?雖然已經活到七十七歲,如果死了?算是享年;不會夭壽!但,現在要是死了?我會心有不甘!他想。
在這世間還有很多大志等著完成,想到自己這一生的大志,添財嘴角浮上微微笑意,說是大志,其實,只是生平卑微的願望!
兩天前才去探訪住在小鎮街上的三姐,那天晚上,記得自己是如何掏心掏肺,向這位他生平最敬重的姊姊,訴說這一生的委屈與不平,自從母親死後,這位長得最像母親的姊姊,一直就是他每逢心情低潮時,就會想到的親人。
八十三歲的老姊姊,也是命運多坎坷!出世甫滿月,第二天就被送走當養女。小時候,根本不知曉自己還有這麼一位阿姊;到了十三歲那一年,才聽卡桑言起,從此,心頭總是記掛著這一位;在心中存在著神祕模樣的胞姊。
就在八歲那年冬天,跟隨多桑出小鎮街上,這才真正和阿姊會了面。那時節,他眼前站了一位頭上綁著兩條辮子的小女孩,她聰慧的雙眸閃閃發亮的眼神看著他,羞澀的不說一句話。她,會是我姊姊嗎?首次會面之後,他不只一次的在心中這樣質疑著。
在他生命中從此多了一個姊姊,生性閉鎖的他,對於姊姊的崇仰,是由首次會面就已種下深深情緣,以後,在他的人生過程中,不論遇到任何困難,都是這位姊姊幫他解惑。所以,在他人生的終站,也是找了姊姊抒發內心苦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