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12 月 2nd, 2020

导论 姊姊 不默生

导论。

从前,每一回归乡,不管白昼或黑夜?总是能熟悉的觅见回家的路,而,今天却有点反常,添财在山径中竟然迷了路!这是童年时候经常放牛吃草的地方!在这般熟稔的所在会迷路?真是岂有此理!难道自己是遭魍神牵了去不成?
「反正,家里没人等门,可以慢慢返去。」如此细细思量,添财便也放缓脚步,他小心翼翼地,在山径中,每踏一步,就瞻前顾后的仔细审视自己的脚印,奇怪的是:今天的步履怎是这般轻盈;几近于无痕!人走路无痕,只有一种可能:人死了!两脚不着地,是灵魂在漂荡!
喔!死了?绝不可能?虽然已经活到七十七岁,如果死了?算是享年;不会夭寿!但,现在要是死了?我会心有不甘!他想。
在这世间还有很多大志等著完成,想到自己这一生的大志,添财嘴角浮上微微笑意,说是大志,其实,只是生平卑微的愿望!
两天前才去探访住在小镇街上的三姐,那天晚上,记得自己是如何掏心掏肺,向这位他生平最敬重的姊姊,诉说这一生的委屈与不平,自从母亲死后,这位长得最像母亲的姊姊,一直就是他每逢心情低潮时,就会想到的亲人。
八十三岁的老姊姊,也是命运多坎坷!出世甫满月,第二天就被送走当养女。小时候,根本不知晓自己还有这么一位阿姊;到了十三岁那一年,才听卡桑言起,从此,心头总是记挂著这一位;在心中存在着神祕模样的胞姊。
就在八岁那年冬天,跟随多桑出小镇街上,这才真正和阿姊会了面。那时节,他眼前站了一位头上绑着两条辫子的小女孩,她聪慧的双眸闪闪发亮的眼神看着他,羞涩的不说一句话。她,会是我姊姊吗?首次会面之后,他不只一次的在心中这样质疑着。
在他生命中从此多了一个姊姊,生性闭锁的他,对于姊姊的崇仰,是由首次会面就已种下深深情缘,以后,在他的人生过程中,不论遇到任何困难,都是这位姊姊帮他解惑。所以,在他人生的终站,也是找了姊姊抒发内心苦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