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1 月 1st, 2020

子代母討債跨海提告 苦吞敗訴

 

代購金門家戶配酒衍生借貸百餘萬元 張男指判決理由矛盾 將再上訴 討回公道

圖: 福建金門地方法院。(記者劉天生攝)

【記者劉天生金門報導】一名旅居台灣新北市的金門籍張姓男子向本報投訴指出,其母因車禍成為植物人後,發現其母有匯款單37張匯錢給金城鎮的陳姓男子,並有陳男開具的本票60萬元,合計借款百餘萬元,催討無著,於是跨海提告,經福建金門地方法院民事庭判決敗訴,不但索討無門,還要負擔訴訟費用1萬7709元。
張男代母起訴主張,持有37張匯款單,合計借款130萬480元,屢經催討,未獲置理,依消費借貸之法律關係,請求返還,並聲明自起訴狀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
陳男則聘律師抗辯主張,張母因車禍成為植物人,現已受監護宣告,由其子以法定代理人身份提起訴訟,陳男多次匯款,係因多次代購金門縣家戶配酒,而非雙方存有借貸關係,張母已無法還原、說明早年情形,造成其子誤解。若係借款,張母在精神狀況正常時,豈會長期未向他催討,即使確有借貸關係,債權也超過時效。
判決書表示,張男提出其母之妹(阿姨)出庭作證,證稱,37張匯款單原放在其姐的辦公室,發生車禍後,又過了幾年,她被通知去其姐工作的地方收拾物品時在抽屜內發現,之所以知道是借貸關係,是聽其姐說的。法院判斷認定,證人證詞的雙方借貸關係,實係聽聞其姐本人,但因原告(車禍植物人)現狀而無法查證,僅餘證人單方面指訴外,也難想像長達14年間之37筆匯款,原告曾逐筆告知其妹(證人)。縱使說法部份可信,也無法證明如此頻繁、金額不一之匯款均屬借貸,而有進一步釐清之必要,但因現狀難以透過雙方詰問釐清或進一步查證而究明。
判決書指出,單以37張匯款單僅能證明匯款37次給陳男,然現代社會匯款原因繁多,除借貸外,最常見者尚有贈與、買賣、基於某原因之金錢彙算等,僅以匯款單實無足證明雙方即為消費借貸,也無庸審究代購金門縣家戶配酒說法的真實性。原告既無法證明雙方為消費借貸關係,就無理由依法律關係主張陳男應給付130萬480元等情。
張男不服判決表示,早在96年知道雙方有資金往來,100年9月其母車禍後, 他打電話給陳男協商還款,隨後就前往金門催討債務,而非阿姨告知,判決書顯有很大出入,證人(阿姨)出庭證詞是借貸關係,還有陪同其姐(未出車禍前)至郵局匯款,也有資金借給其姐匯給陳男,另有一名金門人邵姓男子證詞有聽到陳男說,等他母親清醒後再來處理(債務),以上部分判決書隻字未提,本票一張60萬也從判決書中消失。
張男指出,原告是聘雇工友滴酒不沾,兒子也是金門籍豈可跳過至親而找外人花大錢買酒之理?且家中也從未收過寄送金酒的事實,論證均違反社會經驗法則,陳男無法交代買酒為何會開立本票60萬?顯見就是借款事實。買酒之說無非是推託不想還債之詞,只想要回母親辛苦錢,以為撫養母親。母親不能行動、無法言語,法院卻不採信證詞,卻「強人所難」要其母出庭說明雙方為消費借貸關係,方能釐清,有判決理由矛盾與判決理由不備,將再上訴,期能撥雲見青天,討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