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0 月 24th, 2020

社論 現代東廠果然名不虛傳

社論

鬧出東廠醜聞的促轉會,執政黨在社會壓力下進行東廠事件調查報告,昨天報告出爐,果然一如外界所預料的,整件事避重就輕,將責任全推給已經滾蛋下台的張天欽,說張天欽等人言論與心態嚴重失當,與轉型正義價值相違;並強調促轉會是合議制機關,過去現在與未來,都不可能因「一人」而成為東廠。但促轉會在大多數人心目中已經跟東廠牢牢連結,只走了張天欽等二三人,卻未對內部全盤檢討調整,「東廠」之名恐將永遠相隨。
促轉會這份調查報告,說詞閃爍弔詭,只有更加深大眾對其東廠之實的疑慮。報告中說促轉會是合議機制,而張天欽的東廠自況,正是內部「合議」所定調;又說:「過去現在與未來,都不可能因一人而成為東廠」,然則,東廠事件是如何爆發的?難道不是「過去因一人而成為東廠」?說法牽強矛盾,「過去是東廠」已是札札實實的事實,「現在是東廠」的疑慮仍深植人心,調查報告說法冠冕堂皇,但卻越描越黑,眼前問題都無法解釋清楚,又何以讓人民對其「未來不是東廠」有所期待?
遭架空的主委黃煌雄曾表示,要以真相、公義及和解處理轉型正義問題,也強調「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但黃煌雄在促轉會的角色只是當局用他素有的清譽以掩飾該會東廠之實的政治道具,說的話內部沒人當真,才會有張天欽一干人等的張狂橫暴。在東廠醜聞東窗事發後,發言人楊翠還公開怒斥到東廠踢館的藍委屬「一個過去手染無數鮮血的政黨」。滿腔仇恨,顯然將黃煌雄的「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當成廢話。
黃煌雄一生清譽已毀於一旦,他戀棧不走,未來仍是唐吉軻德一人孤軍奮戰之局,他若想孤臣獨力可回天,則未免天真過頭。只要促轉會仍有如楊翠那類心存仇恨之徒,則該組織以清算整肅為主的目的就不會改變,而所謂促進和解,更是冰封地獄,絕無可能。
在調查報告中還說促轉會不會因「一人」而成為東廠。說的似指張天欽,姑不論張天欽並非一人,而是合議群體,促轉會淪為東廠,其實正是一人之意志,此「一人」,就是讓張天欽能夠拿著雞毛當令箭,公然「在隔壁」狂妄以東廠自居,毫不避諱要將政敵鬥臭鬥垮的頂頭人士。促轉會成立草率,甚至違法違憲之處所在多有,而能在立法院橫行無阻迅速強行闖關,也正是此「一人」所恣意妄為。促轉會終究淪為東廠,其背景如此。
調查報告將東廠責任全歸於張天欽們,但張天欽們只是「一人」的化身。東廠事件絕非張天欽個人瘋言瘋語的個案,他耍起東廠威風只見囂張狂妄,滿腦政治利益以及權位盤算,可是一點都不瘋。促轉會淪為東廠已是系統性的問題,張天欽們絕非個案,而是整個結構性運作。如今只用避重就輕的調查報告就企圖洗白,卻無法杜天下悠悠之口。
當局堅持促轉會持續以現況運作,將更坐實東廠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