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2 月 4th, 2020

台灣前途往前看


近代史前,台灣地表的人類活動以及和周邊海域的連結,就是海洋地緣性的,四百年來的近代史,發生在台灣的一切大事,更是與海洋地緣性相關的。
歐洲、美國、日本,乃至韓國、東南亞,其政客、知識人、人民,都了解及承認自己是所屬地緣的產物。台灣至今沒有一個健康的價值觀,因此,理解台灣的前世、今生、未來,以及你我的認同傾向、自我定位,若不從海洋地緣的架構出發,不可能有清晰客觀的結論。今天存在於台灣的情緒糾結、政治紛爭也不可能有解,台灣人未來方向的最大公約數也無從建立。
台灣現在看似混亂,很多人甚至用「無救」評價台灣。但是其實,隨著五年一個世代的翻轉,只要再給台灣二十年的安全,在新世代逐步取代老世代之下,台灣必然生出一個很不錯的、適合其尺寸體量、固實的社會。關鍵是:有沒有這安全的二十年?現在手擁實質權力、口啣話語權的互鬥老世代,允不允許台灣擁有安全二十年?即使允許,他們懂不懂得如何替台灣爭取二十年?
台灣內憂的根源,多數人歸結於「藍綠、統獨」這個慣性思維的框架下,雖然那個框架有其強大的歷史和心理背景,但是那是一個沒有出路的慣性思維框架。看台灣的內憂,必須從更底層、更幽微的結構性因素下手。僅僅只是浮淺的「台灣意識」,不足以深切代表真正的台灣主體價值。此處僅僅歸約為一個核心概念--「超載」:面積僅僅三萬六千平方公里;可用土地僅僅一萬兩千平方公里的台灣,已經老早就超載了,不但物理上超載,心理上也超載。此超載現象不改善,台灣不會好。超載現象涵蓋台灣的每一個層面:政治結構超載(大政府)、政客密度超載、選舉制度超載、財政負擔超載、司法體系超載、制式教育超載、不當經濟政策超載、既得利益肉桶超載;最後,連人口結構都超載。
台灣今天的年輕世代,不見得理解自己的低薪、無出路、被壓迫的真正原因,其實是這種「超載下的零和遊戲」下的現象。年輕世代的寶貴熱情,往往被那些在超載環境中玩弄零和遊戲的假面高大尚口號,給消耗了、浪費了、耽誤了。
超載,必然帶來「零和遊戲」,因此台灣的權場、利場、輿論場、情緒場,無不陷入零和狀態,並且越來越招招見骨;甚至原本和平互動的兩岸關係,都因此大幅倒退陷如緊張狀態。人人都希望自己看起來比別人更強大,因此超載的台灣下所發生的種種你死我活遊戲,無不被冠以諸如「藍綠、統獨、正義」等帽子,實則可能與獅群、虎群、猴群在超載之下的的行為學無異。
人若要問:我該去哪裡?那麼眼睛一定是往前看的,世界上哪有眼睛一直往後看,才知道自己去哪裡的人?80%的力氣用在往前看,才可能知道去哪裡。80%力氣用在往後看的人,不管嘴巴怎麼說,永遠不會知道自己該往哪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