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0 月 21st, 2020

金門醫療不足 兩岸通醫議題浮上檯面

衛福部金門醫院。(記者劉天生攝)

【記者劉天生金門專題報導】一名69歲罹患心肌梗塞的病患因延誤緊急後送醫療而斷送寶貴生命,再度凸顯金門醫療「軟硬體資源」的不足,每年平均有60至80件的緊急後送轉診、轉院空運台灣花錢耗時費力的機制,卻仍然偶發黃金搶救奄奄一息病患的時間演變成死亡陷阱;兩門(金門、廈門)在「通水」之後, 攸關民生「通醫」議題的重視顯然浮上檯面。對金門人而言,「政治、台灣」遠在天邊,「健康、生命」近在眼前。急、重症醫療資源始終讓金門人的生命、健康只能聽天由命?
金門地處我國邊陲,距離台灣本島有210公里,卻與大陸廈門遙遙相望,距離最近廈門角嶼僅有1.8公里,由於地理環境與交通運輸造成金門與廈門民生經濟、生活息息相關,但金門對國內空、海運量之不足以及天候之影響,讓突發事件急如星火必須前往台灣解決而不可行,常使金門人「望洋(空)興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生命維護所進行急、重症醫療轉院緊急後送的問題。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金門縣境內僅有一家地區教學醫院「衛生福利部金門醫院」,提供常住人口5、6萬人以及約5000人駐軍官兵的醫療保健,因原設置的花崗石軍方醫院遭裁撤,軍民賴以維生的就只有這間唯一的三級醫院「獨大」,統計至今年8月止金門有13萬8026人,包括金城鎮4萬3294人、金湖2萬9592人、金沙鎮2萬0701人、金寧鄉3萬0903人、烈嶼鄉1萬2851人、烏坵鄉685人,醫院數與人口數簡直不成比例,金門醫療分配不均有如「三等國民」。
金門醫院醫師陣容4、50餘位,外加榮總和長庚醫學中心每月支援的醫師約有15位,合計5、60位醫師以及150餘位的護理人員,雖設有內科(心臟科、腸胃科、腎臟科、感染科、新陳代謝科、胸腔內科)、外科、婦產科、小兒科、骨科、泌尿科、神經科、神經外科、眼科、耳鼻喉科、復健科、精神科、家庭醫學科、皮膚科、麻醉科、牙科、急診醫學科,放射診斷科等18科,另有特殊需求者牙科醫療服務中心、兒童發展復健中心、心臟血管照護中心、人工生殖、透析中心、體外震波碎石中心等;然而「硬體設備」以及醫護人員的「軟體素質」顯然不足以提供地區醫療需求。

金門縣衛生局。(記者劉天生攝)

金門地區醫療院所匱乏,資源分配不均,一間國家級的地區教學醫院、10家診所,星期列假節日休診,往往令金門人「求診無門」,忍受病痛之苦。而金門醫院規模和設備「軟硬體」都有其限制,因此「轉診」是必然必要有的手段。以這名緊急後送醫療中途往生的案例而言,金門醫院隨護人員不懂操作IABP(主動脈內氣球幫浦),頻以視訊詢問專業人員,手忙腳亂又發現IABP沒有電池,造成病人離開維生儀器,再執行CPR急救無效,顯然金門醫院對於少數護理人員平時教育訓練不足,派遣隨護人員未能適才適所,婦科與管理專長的金醫院長屠乃方實有難辭其咎之嫌。
「衛福部金門醫院」每年7億餘元的營收,以及縣府推動醫療在地化每年挹注2億元醫療照護發展基金,中央每年補助一億餘元,金醫近年來雖增添許多設備,如啟用金門縣第一台磁振造影掃瞄儀(MRI)、心導管室的設立等等,大把的鈔票也未能發生成效,仍有少數急、重症病患需要緊急後送轉診、轉院台北榮總等大型醫院,去年有64件、前年有80幾件,醫療仍是金門人的「痛」。

衛生局長王漢志。(記者劉天生攝)

「醫療無國界、政治無需染指」;台灣整體醫療體制已造成內、外、婦、兒和急診重症「5大皆空」,特別是偏遠山地離島醫療,更是艱辛備嚐。金門地理環境位置鄰近大陸廈門都會,先天有地利和人和之便,金門水頭碼頭至廈門五通碼頭,每天有往返36班船,約半小時抵達彼岸,較之金門對台海運8小時、空運1個多小時,簡直不可比擬,金廈交通船(或醫療船)也無隨護病患維生醫療儀器的體積是否大小而不能裝載的問題,黃金搶救時效上較為快速、便捷、安全。
雖然醫療專機今年7月進駐金門,由飛特立航空公司承攬採購一架造價800萬美元的Phenom300型定翼飛機,並通過5階段安檢認證,Phenom300是雙引擎噴射機,飛行45分鐘抵達台灣,比直升機快1倍,但申請後送流程耗時,如有專機因特殊因素不飛的狀況,轉而向衛福部申請,從後送審核通過到空勤總隊直升機抵達金門尚義機場要有二個小時的時間,緩不濟急,遠水救不了近火。
金門縣衛生局長王漢志對兩門「通醫」議題表示,人命至上,醫療無敵我之分,更無顏色之別,不過,兩門「通醫」有討論的空間,而台灣與大陸整體醫療水準有落差,眾所周知大陸落後台灣,雖然在廈門有三家大型醫院,有台灣長庚醫療集團投資興建的廈門海滄長庚醫院、第一醫院、中山醫院,但現階段對於急、重症醫療水準有待評估,待雙方醫療水平並駕其驅才有進一步發展的可能。

僅有一架Phenom300型定翼醫療飛機常駐金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