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0 月 21st, 2020

導論 面對孤獨不只是孤獨 不默生

導論

在山鄉蟄居慣了,突然決定要回城市居住,心中雖有幾分不捨,還是得離開,離開只是為了再相聚。
重新展讀自己在故鄉歲月的心靈寫照,遊魂已經不再是遊魂,他似乎已經覓著了行止的歸宿;也是新生命的故鄉:就是這座陪伴自己度過快四十年歲月的城市,在這座城市,有太多的鄉愁;有太多對故鄉的思念。如今,夢碎故鄉,他好好正視眼前這座日漸亮麗的都城,一如他重新啟動的生命,他不要求亮麗;卻希望平實安然地度此殘生。
剛歸回之初,心神猶然寄居在已經被他界定為原鄉的山城,日久他鄉為故鄉;故鄉早已變原鄉。都市,已經是他心目中的故鄉,而故鄉,遺憾變原鄉。「這並非我所願啊!」他如此喊冤。經常,夢醒時刻,他就在醒夢邊緣久久徘徊已然殘碎的夢境;深切啜泣不斷,從此,與故鄉斷裂得好淒涼啊!
獨居時代來臨,遊魂已經意識到,往後自己的生活型態,必是形單影隻,孤單,成為他生活中的新名詞。但,孤單未必使得他失去所有的朋友;以及所有社交活動,甚至,利用科技產物,如:電腦、手機、平板…等。和各界四方識與不識的朋友,做著心靈的溝通與交流。
當然,這也並非他生活的全部,他的書房擁有兩面牆的書籍,感覺孤寂時,他不希望尋找朋友談天說地,便孤獨的將自己獨鎖於書房,這一本書;那一本書的遊走於作家的精神智慧中;和作家的神交,已經是他獨居生活的一部份,而且還是大部分。
你可以想像:當一個人的時候,要如何度過每一個漫漫長夜?對於遊魂來說,是一大考驗。曾經,他拒絕所有光電科技的文明產物,認為,那會消磨他寶貴的光陰,以及讓他玩物喪志,從此淪喪心志。
所以,每一個孤獨面對的夜晚,他只得武裝起自己的思緒,將靈魂遊走於古代和現今之間,兩面牆的典籍之中,存流了多少前人的學養與智慧,當然,這其中,也有遊魂個人許多,已然走進歷史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