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7 月 19th, 2019

【北京專刊】北京坊千家書店 書香瀰漫

北京坊Pageone雖然處於前門大柵欄的鬧市區,但是走進書店,絲毫感覺不到外面的喧囂。(方非攝)

「我能摸摸這個小鴿子嗎?」一個小男孩在店員的應允下,跪在地上輕輕撫摸著鴿子雕塑。一個小女孩此時推開了書店大門,一進來,她手裡的毛絨老虎就和櫃檯的大猩猩玩具行了個「碰鼻禮」。位於前門北京坊內的Pageone24小時書店,每天都迎來南來北往的讀者,生動的畫面不時上演。
Pageone24小時書店面積2500平方米,共有三層,自去年11月試營業以來,迅速成為讀者心目中的網紅書店。步入一層,回字形書區、繁星燈幕撲入眼前,「白房子」與「黑塔」,一個是展覽區域,一個是主題圖書展示區,二者相鄰而居,形成無聲的對話。二三層是兒童閱讀空間、專業級黑膠聽音室、專業讀書沙龍、咖啡區,都各具氣質。
與當初開業讀者紛紛「卡嚓」拍照形成對比的是,如今埋頭閱讀的讀者佔據了絕對主流。「我們缺少發現美的眼睛。」讀者廖青青正翻看攝影集《艾略特·厄威特的巴黎》,她驚異於攝影家鏡頭下的巴黎日常圖景;剛剛被山東師範大學藝術設計專業錄取的王婭沂,正在仔細翻看米開朗基羅自傳《痛苦與狂喜:向石而生》,她期盼的藝術未來正在被精心「描畫」;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實驗中學初三學生張瑞恩正在捧讀的是一本厚重的《自私的基因》,「我對分子生物學、醫學免疫學特別感興趣,將來我想學這些專業。」
上到二層,兒童閱讀區域一群歡快的小身影出現了。「安東醫生,你去哪兒了,丁零丁零。」小女孩楊舒穎一邊翻看繪本《你好,安東醫生》,一邊給姥姥講書。另一個小女孩在媽媽的引導下開始認識世界,小手飛快地轉動著地球儀,「這是中國,這是美國,這是英國……」
Pageone總經理劉剛說:「我們書店週末客流量近萬人,銷售額也比初期運營時翻了一倍。」他期待日後以高品質的講座、活動,將更多的目標人群吸引過來,「這個月將舉辦好幾場古典音樂沙龍活動。」
北京的閱讀空間每年都在增多,其規模不同、風格各異。據統計,北京現有1100餘家實體書店,已形成了大型書城、24小時書店、商業連鎖書店、社區書店全覆蓋的格局。北京文化品牌活動也不斷培育,助力「書香北京」的打造。北京閱讀活動呈全城全年貫穿之勢,北京閱讀季歷經多年成長,已成為著名全民閱讀品牌,每年吸引參與者上千萬人次。北京圖書訂貨會、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北京書市、北京十月文學節等品牌文化活動,也將書香傳播到城市的每個角落。如今,家庭、社區、企業、學校、機關閱讀之風浸潤京城,夏夜閱讀活動也將在多個閱讀空間持續一個月。
從今年開始,北京市每年將拿出5000萬元人民幣扶持資金支持實體書店的發展,每年扶持150家實體書店,為讀者提供更加舒適、智能的閱讀空間。(路艷霞)

首博展廳內,參觀者在日本古代女兒節人偶前駐足。(武亦彬攝)

「18世紀的東京與北京」首博展出

181件文物日前在首博展出,再現了「18世紀的東京與北京」的都市生活。
一個時代,兩座城,城裡人的生活有相同,也有不同。首博工作人員介紹,2017年,同名展覽在東京展出時,以首博展品為主,此番抵京,東京都江戶東京博物館展品佔到三分之二。
清代《萬壽盛典》再現了自神武門,經西四牌樓、新街口、西直門、海澱到暢春園,康熙帝的鹵簿和沿途賀壽的場景。來自日本的《熙代勝覽》則俯瞰了神田今川橋至日本橋一路市井街區,近90家商戶和魚市比鄰。
《老北京三百六十行畫冊》和日本的《近代職業大全(浮世繪版)》揭秘了當年兩座城裡人們的職業。在北京城裡,農夫、地攤游商、工匠、掃街的、賣藝的林林總總有500多種行當。在東京,煙袋店、袋子店、煙草店等等也是一應俱全。
展覽還展出了江戶「快遞」——飛毛腿的裝備,《見立十二個月》之七月織女、八月中秋賞月圖等均有展示。
展覽中,還展出了兼具中國紋樣和日本構圖特點的日本瓷器。首博專家介紹,荷蘭東印度公司作為西方瓷器貿易的紐帶,向日本尋求訂單,客觀上促進了日本制瓷業的發展。
此次展覽將持續到10月7日,市民可免費參觀。(劉冕)

「發現北京」攝影展舉辦

近日,首都博物館舉行首開杯「發現北京」大型系列攝影活動優秀作品展。
「發現北京」大型系列攝影活動由北京日報報業集團主辦。活動作品創作和徵集歷時一年,共舉辦20余場攝影采風、32場分站交流和評選,吸引了30餘萬名攝影專業人士和愛好者踴躍參與,用鏡頭「發現北京之新」、 「發現首都之美」。活動共徵集優秀照片7萬餘張,是近年來北京規模最大、參與人數最多的大型攝影賽事。專家評委會選出獲獎作品:一等獎2名、二等獎5名、三等獎10名及優秀獎80名。
此次在首都博物館舉行的「發現北京」大型系列攝影活動優秀作品展,精選了參賽優秀作品190幅,分為「今日北京」、「奮進北京」、「魅力北京」、「多彩北京」四大部分。展覽內容真實反映了近年北京的建設成就,用照片描繪北京正在發生的巨變。北京攝影家協會原副主席、著名攝影家秦大唐看了展覽後表示,展覽作品專業水準很強,參賽者非常注重突出個人特點,無論選材還是攝影技巧都有獨到之處。
今年適逢改革開放四十週年,北京兼具歷史文化名城與現代繁華都市的美譽,深厚的文化底蘊滋養著這座城市的脈搏。放眼今日北京,城市建設秩序井然,經濟發展更顯科技創新,生態環境得到極大改善。此次廣大攝影愛好者用鏡頭記錄這座城市的轉型變遷、展現這座城市的魅力所在,為書寫北京歷史的新篇章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溫子健 李繼輝)

孫舸、李人冬、李思成、郭良鎖、賈一凡、王德辰六位徒弟上台行拜師禮,誦讀拜師誓言。

名醫收徒

宣誓、叩拜、簽帖、敬茶、交換信物……一場充滿文化氣息的傳統拜師儀式近日舉行。接受弟子叩拜的中醫叫關慶維。關氏中醫世家到了關慶維這一輩,作為京城名醫已經走過了世紀之路。
關慶維不僅得父親關霳的親傳,也是國醫泰斗關幼波的嫡傳弟子,同時是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北京同仁堂中醫藥文化」代表性傳承人,他與業內有識之士共同提出了「名醫名藥名店」的「三名」中醫藥發展戰略,發起創立並擔任館長的同仁堂名醫館「一號難求」。
關慶維受家族儒醫風範熏陶,不僅處方開藥,更對患者曉以疾患的身心、性格、秉性、生活方式、飲食起居等方面的綜合成因,教以調整之道,可謂醫人更醫心。目前他在北京同仁堂中醫醫院、同仁堂名醫館等處作為中醫貴賓門診專家出診,病人來自海內外70多個國家。
在關慶維看來,振興中醫就要從正本清源開始,於是有了這場簡樸而隆重的拜師會。
從事中醫臨床工作近四十年,關慶維最大的感受就是中醫的文化氛圍不能丟失。幾千年來,中醫應用自身獨特的理論與手段治癒了無數人。中醫看病,是把人看成一個整體,而不只是集中在患病的具體病灶。中醫的重要特點是「辨證論治」,通過「望、聞、問、切」四診,搜集到患者的證據,透過證候捉住疾病的本質。
以同仁堂國醫館為平台,行醫之餘,關慶維利用各種機會大力傳播、弘揚中醫藥文化。通過身體力行提倡符合中醫藥自身發展規律的師徒傳承、書院模式的言傳身教,落實到臨床為本的教育方式,讓學生從自己和周圍的生命中,去培養建立中醫藥思維模式、生活方式、文化素養。
看著這些年輕有為,甚至其中一位還是西醫博士的年輕後生莊重嚴肅地拜自己為師,關慶維笑了。(閻彤 文並攝)

北京禮物受熱捧

帶有天壇浮雕的書籤、手繪的北京地圖、集合了北京古建和地標的明信片……在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新聞中心,帶有北京元素的外宣品受到外國媒體記者追捧,部分「北京禮物」更是在新聞中心試運營期間就清空了庫存。
一枚紅藍相間、刻有天壇浮雕的書籤,成為新聞中心外宣品展台最先被搶空的紀念品。外宣品展台負責人王琳介紹,在新聞中心試運營頭兩天,特意為峰會製作的3000枚書籤就全部被中外記者領取完。人氣緊隨其後的,是兩款封面分別為北海白塔和天壇祈年殿的筆記本。筆記本內頁還穿插著外國漫畫家畫北京的插圖,長城、頤和園、故宮等景點都在其中。
「外國記者非常鍾情帶有北京元素的外宣品。」王琳拿起一套明信片,五款產品分別以北京古老建築、新地標等為主題,也是外國記者的最愛。中英雙語的《北京概況》、手繪的北京城市地圖、精美厚重的北京畫冊等都成為外宣品「站台」的人氣王。此外,北京2022年冬奧會的宣傳冊也受到外國媒體青睞,足見世界對這場奧運盛會的關注。(孫宏陽)

同仁堂中醫藥在非洲深受歡迎。

同仁堂南非開店 中醫藥造福非洲百姓

時隔半年,鍾鵬從南非回到了北京的家中,剛進家門,許久未見的妻子忍不住掉下了眼淚,4歲的兒子略帶陌生地喊了聲「爸爸」。這是鍾鵬近3年來第4次回到家鄉。
作為北京同仁堂(非洲)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鍾鵬大部分時間都在遙遠的南非度過。2016年11月,同仁堂在南非設立北京同仁堂(非洲)有限公司,翻開了北京老字號遠赴非洲拓展市場的新篇章。那年5月開始,鍾鵬就常駐南非,現在他已將非洲視為第二故鄉。
比勒陀利亞、德班、約翰內斯堡,3個各具風格的城市,陸續迎來了5家同仁堂門店,黑底金字的「北京同仁堂」招牌,成為當地民眾瞭解和體驗中醫藥的窗口。
門店開業後,面臨的首要問題就是培訓當地員工,儘管中藥和非洲傳統藥材有相近之處,但面對300多種中藥藥材,非洲員工很難短時間辨識清楚。於是,鍾鵬想出了一個辦法,給每種中草藥編製一個編碼,這樣醫生在開方時,就可以根據每個編碼對應的中草藥進行開方。草藥方流轉到本地調劑員手中後,調劑員再根據編碼抓藥。幾個月後,調劑員不僅抓藥效率提高了,還能準確辨識中藥飲片,而且能準確地用中文發音,黃芪、麥冬、枸杞子……這些常用中草藥也漸漸被當地民眾所熟知。
如今,在同仁堂非洲公司28名員工中,來自非洲本地的員工比例高達80%,越來越多的當地居民也開始體驗到中醫藥的神奇。
鍾鵬記得,有一天深夜,他接到了一位南非母親的電話,這位母親帶兒子去醫院做了脊柱手術,手術後疼痛難忍,無奈之下向他求助。第二天,鍾鵬和醫生們驅車70多公里,趕到了孩子家中,醫生現場針灸治療,沒想到15分鐘後,病人疼痛得到了緩解。「中醫太神奇了。」這位母親感歎。從那以後,病人開始定期到同仁堂進行針灸治療,三周後,病人很快擺脫了輪椅,可以直著腰正常走路,完全沒有疼痛的感覺。
不僅在同仁堂門店,鍾鵬還帶著醫生們走進社區、街區、社會機構做義診。針灸、艾灸、拔火罐……這些新鮮的治療方法吸引著當地居民前來體驗。一些人看到了療效,還主動瞭解其中的原理。「我們的醫生,最忙的時候1個小時能診療20來個人,場面非常熱鬧。」鍾鵬自豪地說。南非的同仁堂門店通過針灸、拔罐等傳統中醫診療手段,使許多疑難雜症患者得到有效治療。從成立至今,已經有上萬南非民眾體驗了中醫藥這一防病治病、健康養生的新選擇。
南非項目的成功落地只是同仁堂在非洲探索的開始。未來,同仁堂將繼續在南部非洲、東部非洲和西部非洲重點國家和地區開展業務,包括建立藥店、診所、批發中心、教育培訓和文化傳播中心等。鍾鵬說,同仁堂還將適時在非洲建立海外工廠,將中醫藥理念與當地的草藥資源相結合,生產新的產品,這不僅能造福非洲人民,也可以將產品引入中國市場。(馬婧)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