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1 月 1st, 2020

導論 一個莊稼漢的婚事 不默生

導論。

這一生中,他談過一次戀愛,是同村的一位女孩,小他六歲,兩人來往了一段時日,村裡人都知曉。無奈!女孩的家人極力反對,理由是:他們家的女兒,不願嫁給農夫。尤其,全村大小都知道他是個孝順的後生,為了減輕父母以及兄嫂的負擔,家中田園裡大小事務,幾乎由他全包攬下來。
「誰家女兒嫁進他們家,包準做死!」鄉人們幾乎異口同聲這麼說。從此,女孩被家人禁止與他來往,這段戀情就此曲終人散。
受此刺激的添財,默默地離開家園,遠赴北地一家鐵工廠當一名焊接工人,那年他三十六歲,由於長年曝曬在烈日下操持農務,一身黧黑的膚色,讓他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大很多!以至於,後來,他有機會考進位於台灣最北端的公營造船廠時,主考官還一度懷疑他謊報年齡。
那一年,在多雨的港口安頓好自己,對於這座陌生的城市,原本以為只是自己生命中的驛站,隨時都有離開的可能。萬萬沒想到:這座城市竟是新生的起點;也是生命的終點。
向來很少穿得那麼體面的添財,相親這天,格外打扮一番,新買的襯衫;新訂做的西褲;還有一條精心挑選的簇新領帶。這一套全新裝扮,讓他穿戴起來渾身不自在!
不過,他還是勉勵自己:要忍耐!這關係到自己未來一輩子的幸福;因為自己就要討餔娘了。他,終於在期待中,討了一個標準的「客家妹」當餔娘,這是他一生最得意的美事。
「佢餔娘嫁佢,真像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當然,也有嘲笑他的聲音出現。
而,每當聽到這樣傷人的話語,添財也只能默默忍受,他認為:自己確實是討了個很靚的餔娘。正是因緣於如此自卑的心態,自結婚以來,添財對於妻子總是逆來順受,對於她的要求,不論有理無理一切百依百順,對她好的程度即連她娘家的人都說:「阿珍真是前輩子燒的好香,嫁了個這樣好的老公!」而,每次聽到這樣的讚語,他的內心便十二萬分高興,更堅定了他疼愛她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