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 3 月 2nd, 2021

导论 一个庄稼汉的婚事 不默生

导论。

这一生中,他谈过一次恋爱,是同村的一位女孩,小他六岁,两人来往了一段时日,村里人都知晓。无奈!女孩的家人极力反对,理由是:他们家的女儿,不愿嫁给农夫。尤其,全村大小都知道他是个孝顺的后生,为了减轻父母以及兄嫂的负担,家中田园里大小事务,几乎由他全包揽下来。
「谁家女儿嫁进他们家,包准做死!」乡人们几乎异口同声这么说。从此,女孩被家人禁止与他来往,这段恋情就此曲终人散。
受此刺激的添财,默默地离开家园,远赴北地一家铁工厂当一名焊接工人,那年他三十六岁,由于长年曝晒在烈日下操持农务,一身黧黑的肤色,让他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很多!以至于,后来,他有机会考进位于台湾最北端的公营造船厂时,主考官还一度怀疑他谎报年龄。
那一年,在多雨的港口安顿好自己,对于这座陌生的城市,原本以为只是自己生命中的驿站,随时都有离开的可能。万万没想到:这座城市竟是新生的起点;也是生命的终点。
向来很少穿得那么体面的添财,相亲这天,格外打扮一番,新买的衬衫;新订做的西裤;还有一条精心挑选的簇新领带。这一套全新装扮,让他穿戴起来浑身不自在!
不过,他还是勉励自己:要忍耐!这关系到自己未来一辈子的幸福;因为自己就要讨𫗦娘了。他,终于在期待中,讨了一个标准的「客家妹」当𫗦娘,这是他一生最得意的美事。
「佢𫗦娘嫁佢,真像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当然,也有嘲笑他的声音出现。
而,每当听到这样伤人的话语,添财也只能默默忍受,他认为:自己确实是讨了个很靓的𫗦娘。正是因缘于如此自卑的心态,自结婚以来,添财对于妻子总是逆来顺受,对于她的要求,不论有理无理一切百依百顺,对她好的程度即连她娘家的人都说:「阿珍真是前辈子烧的好香,嫁了个这样好的老公!」而,每次听到这样的赞语,他的内心便十二万分高兴,更坚定了他疼爱她的心意。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