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12 月 4th, 2020

黄煌雄走人 东厂精神犹在 且开枝散叶


促转会主委黄煌雄在912东厂丑闻辞职爆发近一个月后辞职。他直指东厂事件「破坏了大局」认为丑闻风暴不仅使成立之初即备受争议的促转会,蒙上难以承受的「东厂」污名,更加深朝野政党的疑虑与对立,「使本已崎岖难行的转型正义工程,雪上加霜,举步维艰」。因此「放下」,让促转会得以浴火重生,并让促转会得以延续运作。
黄煌雄在丑闻发生之际已坦承遭架空,当时外界呼吁他应走人以维清誉,但他还拖拖拉拉犹疑观望,或许是希望经事件教训后,当局乃至促转会可以幡然悔悟,回归促转会成立时所标举的「真相、责任、公义、和解」目标;但自912以来,显然架空的状况依旧,促转会委员对外发言充满仇恨更变本加厉,与他进入促转会的促进和解的初衷仍然背道而驰。张天钦们依旧把持该会,东厂之实也毫未稍改,他终于走人,正如亲民党所说的「孤臣无力可回天」。
促转会经东厂丑闻的化学变化后,黄煌雄所期待的和解、公义等四大目标已完全质变,只剩仇恨跟斗争。情势发展下去,大有可能二度爆发东厂丑闻,黄煌雄一生清誉已在912丑闻后几乎销毁殆尽,万一出事,黄煌雄一辈子努力累积的名节将全毁,他的走人,此其时矣。
立委江启臣等认为黄煌雄一走,促转会已群龙无首,应趁势暂停运作,重新组织架构;但东厂丑闻给大众的启示是,促转会群龙之首从来就不是黄煌雄,而是张天钦们,以前如此,未来也仍如是。主要原因是政治头子对该会的设计原型就是东厂,因此尽管丑闻爆发大伤执政党形象,但上头丝毫没有要改变该会本质之意。黄煌雄终于走人,大致上已看清了这点。
不过选举将届,在社会紧盯下,该会留下的张天钦们在短期内应不敢造次。但东厂阉官幽灵却悄悄飘至另一独立机构中选会,张天钦的精神,也附身在中选会主委陈英钤上。最近几天中选会处理公投案的歪斜偏颇,陈英钤言行的荒腔走板,有如西厂再现,也呼应了张天钦东厂小组当初辟室密会所说的,要和中选会、八大立委连线搞事,从反空污公投、反核食、反深澳电厂等案中选会的处理手段,以及绿委的遥相呼应,在在印证张天钦精神不死,虽未能在促转会竟其志,但却已转移阵地至中选会大展鸿图。
但中选会让人最大的疑虑仍在对年底选举结果的影响。目前外界普遍印象是民进党选情极不乐观,诸多对执政党不利的议题持续发烧,蔡政府施政无能的形象短期之内难以扭转,操弄意识形态引发对立激化选票,以及一连串抹黑等奥步显然也未如以往奏效,情况持续下去,中高两都的翻转已可预期,双北民进党早已预估难保,民进党六都只剩桃南二都,其余绿色版图如彰化嘉义云林等都可能变色,果真如此,蔡政权将提前宣告终结,2020的也将随之变天。
蔡政权及民进党当然不会甘于接受这个结果。该党已完全执政,占尽全台资源,必然不甘放弃庞大的既得利益。蔡政府从上台以来诸多政治动作已复刻国民党威权时期的独裁霸道,民国两党已完全主客易位,民进党在资源上已成了金光党,国民党则成了精光党。而为了政权保卫战,民进党是否会以昔年的国民党之道反治其党之身?
意即在选情低迷下,拥有威权时期国民党所有资源的民进党,是否也会无所不用其极抢骗选票?尤其是最终的开票作业,已经显现不公的中选会出何奇招,已帮助执政当局保住政权,将是大众最大的疑虑。而如何发挥全民监督,已在选情中领先的在野阵营更应严肃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