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0 月 19th, 2020

導論 觀塘粗糙翻案! 張郎

導論。

行政院動員官派環委護航,強行翻案成功,過程粗糙,完全不尊重學者專家的意見。最後只有十人出席勉強過半,投票時只有官派環委六人贊成,出席的三位學者環委有兩位投下空白票。有人說這是環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因為即使扣掉主動迴避的三人,十一位學者環委只有一人贊成,案子卻通過了。環團痛斥這是執政團隊的傲慢,展現「平庸的邪惡」。出席的代表只知迎合上意,殊不知對已存在七千多年的天然藻礁地景,為此宣判了死刑。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選擇在環評大會召開前宣布請辭,除了對觀塘案表達反對立場,也對執政團隊失望。至於署長李應元說詹不顧江湖道義,簡直是嚴重失言。
詹順貴痛陳環評制度毫無社會信任基礎、實在有愧職守,證實早已因爭議多時的觀塘案,也就是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請辭。不到五小時後,環保署環評大會在官派委員強勢動員投票下通過。環團隨後狠批環評形同虛設、沒有公信力,這就是民進黨的獨裁民主,所有出席的人都是幫兇。缺席環委鄭明修也說,沒看過行政院長插手環評這麼嚴重。藍委陳宜民也質疑若是官派委員敢強硬闖關,以後也就不需要做甚麼環評,只要行政院想做的案子,沒人擋的了。
詹順貴的請辭當然改變不了行政院的政策,但詹順貴是環保律師,賴清德當台南市長時,曾因賴清德強勢主導南鐵東移、無視居住正義而對槓。去年九月,賴北上組閣,詹順貴當時就請辭,但獲總統府慰留。回首兩年四個多月的環保署副署長工作,阿貴在臉書以上台與下台明志,道盡心中百感交集。這段意外的人生旅程,詹曾寄望實踐改革,沒想到下場和黃煌雄一樣,落得傷痕累累而求去。
詹順貴從深澳電廠環評投下關鍵票那一天,就揹負環保罪人的罵名,成了環團的箭靶,詹為此不斷從環評專業角度辯解,但卻無人諒解。李應元會後說,媒體質疑此案是在官派環委主導過關,李應元反怪是媒體不斷給環委壓力,讓環委沒法做決定而不來。李還說,觀塘案歷經十一次會議、一年半審查,實質已做了很多縮減、迴避。對於詹順貴的請辭,李應元說過去共同努力做得很不錯,只是最後詹還是做了很遺憾的決定,不顧李的死活、很沒有江湖道義、也很不捨。其實,李應元應比詹更早辭職,如果會後只說些風涼話,剛好證明李也是觀塘案的幫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