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0 月 20th, 2020

社論 環評不死 成了破壞環保幫兇

社論。

 詹順貴終於在觀塘案通過後走人。不過留下強推深澳電廠案的臭名,大概永遠洗不清。最近媒體大幅報導觀塘案,詹順貴以前頭綁「環評已死」的布條舊照重現,相當諷刺。他在深澳電廠環評中投下關鍵的一票,讓深澳成案,身體力行「環評已死」,這次觀塘案,政府全權操縱環評,環評不死,卻成了破壞環保最大幫兇。
「用深澳換觀塘」是相當廉價的選舉抓交替。觀塘藻礁雖然是世界級保育珍品,但對桃園民眾來說,除非有很強的環保意識,但大都非關痛癢,因此對選票影響不大。賴清德的考量完全是選舉算計,深澳電廠興建計畫如果暫停,空汙話題將減少許多,或許仍挽救不了該黨新北選情,但至少老天王蘇貞昌的在背芒刺暫除。蘇貞昌已因促轉會東廠案重創選情,深澳電廠空汙問題則是雪上加霜。他最近遇到相關質疑,都幾乎要抓狂。賴清德「用深奧換觀塘」雖然得罪環團,但至少以後新北選情他無須背負失敗責任。
未來中油第三接收站的規劃與興建,必然破壞藻礁生態。諷刺的是桃園市長鄭文燦四年前還說會護藻礁,台灣目前政治領導人蔡英文2013年在野時,更親書「藻礁永存」字條。但這些承諾如今都遭賴清德一手摧毀。環保團體因此痛批「綠色執政謊言保證」,但這也不是蔡英文首見撒謊,她當上領導人以來,幾乎所有在選前的保證都跳票。這次藻礁浩劫,更是證明她所保證的「不缺電」已經破功,因此不惜破壞數千年所孕育的大自然奇蹟來換取發電。
「用深澳換觀塘」表面看似廉價,但台灣破壞大自然的惡名將臭出國際。蔡英文政府的環保署長不務正業,搞的是輔佐經濟部的勾當,以身作則破壞環保,可說是世界奇觀。詹順貴藉著社運分子的戰功鯉躍龍門,當官後卻成了政府破壞環保的打手,以前政府要推的環評案,署長李應元都推他在第一線當惡人,深澳案後,環保團體痛批他背叛理念出賣良心,這次不願當惡人,只有辭官一途。
但至少他還保留一絲良知,沒有將靈魂全部出賣給政治利益。蔡政府多的是以前的社運人士、人權鬥士,還有在專業領域上享有清譽的學者,但進入權力體系後,大都迅速變質,惡行惡狀較諸政客還不堪入目。權力利益讓人腐化,從蔡政府延攬的社運人權人士以及專家學者身上,一一印證。
像詹順貴這類水土不服的畢竟少數。素有清譽的促轉會主委黃煌雄之前也走人,臨別前說放下是為轉型正義,殊不知蔡政府的轉型正義根本是場騙局,他長期遭架空,底下搞東廠之類的狗皮倒灶之事他卻一無所知。東廠事件後他應恍然大悟,自己不過是蔡政府借他往昔清譽當晃子的活道具,當初一廂情願,幾乎毀了一輩子名節。
NCC主委詹婷怡為了新聞自由和綠委唇槍舌戰,也在政治酬庸中列為異類。蔡英文利用「假新聞」之名要扣異議分子大帽子甚至企圖羅織入罪,詹婷怡在此肅殺氛圍下仍敢挺身為新聞自由說話,不失其獨立機構負責人風骨,但顧了名節恐將壞了飯碗。蔡政府的順昌逆亡可是國人皆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