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論 一個女工的故事 不默生

導報觀點
導論。

淑珍,自從嫁給添財以後,幾乎所有生活重心都在丈夫身上,現在有了三個孩子,更是挖盡心思照顧好這個家,家,是她生命的全部,二十一歲嫁給添財,和丈夫相差十七歲的淑珍,在寂寞十七歲的青春年華時節,她也曾經有過初戀的滋味;對方是同村男孩,在一家鐵工廠當學徒,長得高高壯壯,結實的肌肉經常跳躍在衣服之外,每次經過他面前時,她就會不自在的臉紅心跳!如果:這也叫做戀愛的話,他,應該是她的初戀。
這樣的戀愛滋味並沒有繼續維持,她的家人不怎麼喜歡他,也沒給個什麼理由?只說對方那個男孩子不適合她,緊接著:她在工廠工昨時,右手小指被機器捲入,就在如此兵荒馬亂當中,這段初戀不了了之,等她傷好出院返家療養,就此不見他蹤影,有人說他當兵去了;有人說他遠走他鄉謀生去了,總之;此人從此在她生命中消失。
現在,她甘於嫁給添財,而且替他生下兩男一女之後,內心蠢蠢律動的是那顆不曾享受少女情懷的心,她,在平淡的生活裡,心中漸漸掀起一探外面世界究竟的慾望之紗。
孩子逐漸長大,而且都上了小學、國中,那一天,添財工廠沒加班,她晚餐時特別加了一樣他喜歡吃的拿手菜「釀豆腐」,飯桌上,添財拿起筷子,相準了一塊釀豆腐。
添財放下飯碗,用手摸摸肚皮一副心滿意足的模樣,淑珍看是時候了,清清嗓門說:「我想出去找事做!」
淑珍如願進入船廠的伙食房工作,剛開始的前幾天,由於每天都必須搬沉重的便當籠子上貨車,使出的勁道特強,以致當天下班回家,雙手痠痛得舉不起來!回到家,又還要煮飯給添財和孩子們吃,第一天晚上上床睡覺時,忍不住抱怨:
「累死我了!這工作真不是人幹的!」她對著添財這樣說時,只見添財冷哼一聲:「哼!妳以為出外賺錢那麼容易喔?我看明天不要去做了吧?」
一向不服輸的她,那肯就此棄械投降?就這樣,咬緊牙關,讓她在這份工作崗位上奮鬥了十五年,在這一段不算短也不算長的歲月裡,淑珍嘗盡了人世間的酸甜苦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