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12 月 3rd, 2020

选举十二大战术 法律战成关键

县府秘书长林德恭(中)召开「选举不实言论澄清记者会」。(记者刘天生摄影)
县府为澄清外传「三光」谣言举行记者会 却变成官员被老百姓质询 甚至有候选人自称媒体发问

【记者刘天生选情分析】今年五合一选举,11月24日将投票产生下届县长、县议员、乡镇长、乡镇民代表、村里长等五项公职人员,明天(10月19日)候选人抽签决定号次后,进入短兵相接战斗阶段。但自候选人登记以来一个半多月,县长选举各种战术纷纷出笼,包括「宣传战、舆论战、乌贼、乌龙战、护卫(打手)战、澄清战、心理(耳语)战、模糊(迷糊)战、造势战、组织战、抹色战、割喉战、法律战」等十二大战法。
这次选举高达212人完成登记,包括县长6人、县议员35人、乡镇长20人、乡镇民代表65人、村里长86人,除县长选举大格局、大区域的二人「捉对厮杀」外,其他四项选举少数候选人在成立竞选总部、插旗、宣传车、拜票走走「有模有样」外,多数人还在「鸭子滑水」或「水下潜舰」,许多候选人在没钱、没人的状态下,单打独斗「没有声音或乱放炮」的完成最干净、清廉的选举,也有台湾谚语「膨风水蛙抬无肉」的不知所以。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谁能黄袍加身?且看个人造化。

金门司法大厦成为候选人兵家必争之地。(记者刘天生摄影)

金门在民国38年至今历经69年中,长达43年战地政务砲火与军管洗礼的「封锁、清查」,26年来迄今实施民主宪政的「开放、开明」,造成在民主政治选举后,历年来都出现参选爆炸的特殊奇怪现象,为全国所罕见;县议员等四项公职选举因系小选区,候选人除了宗族、亲友「人多势众」外,平日服务乡里、出席婚丧喜庆「有口皆碑」以及「财力背景」,「人多、有口、买票、搓圆仔汤」成为胜选的四大利器。
分析四年前本届县长选举有高达10名候选人,由于「二人对决」结果,除二人得票数在上万票以外,其余获得上千票的也仅有一人(3834票)名列第三,差距有如天壤之别,显然「有梦最美、志在参选、发挥理念、服务人群、不论输赢」的精神可嘉,也是台湾本岛各县市长选举绝无仅有,反应金门民主政治的典范,「人人可参选、各个有希望、谁都想当官」。
今年底下届县长选举仍然有6人候选,除有一匹「黑马」外、其余二名候选人是参选县长的老班底以及一名新人。基本态势以及一般选情分析,还是旗鼓相当的二人角逐战。
「大军未动、粮草先行」、「商品靠包装、政治靠宣传」,在台湾本岛也罕见的是,应运选举而生的地方媒体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巴掌大的金门、常住人口五万余人,老人、孩童占多数,青年族群在地就业困难成了「台漂族」。除有一家县府公务经费营运的官方机关喉舌报外,却有十余家小区域私人报纸,这些传媒进行铺天盖地的「宣传战」,互打对比的「舆论战」,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的候选人,搞出一堆地方社区报纸媒体大打「乌贼战」、「护卫(打手)战」色彩泾渭分明的进行「乌龙战」,遭攻击的对手极力「澄清战」,攻防之间的「心战」耳语传播,就形成一群人大打「模糊(迷糊)战」;二人的缠斗,让地方乡亲有感其他四名候选人「隐形、影形」难以存在。成立竞选总部动员人数互别苗头的「造势战、组织战」,推向选战一波的高潮,最后进行「割喉战」。开票结果才是「一翻两瞪眼」,未开票之前「大家有希望、谁也无把握」。

林德恭再三说明金酒、土地、财政「三大面向」绝无不法情事。(记者刘天生摄影)

值得观察的是,「法律战」是选举最重大的一环,众所瞩目,利用司法进行打击对手的工具,最为廉价与有效,更是选情变化的关键与指标,投票前夕,检调介入发动侦办行动的强制作为,将「法律战」一夕之间发挥奏效、发酵,选情就「猪羊变色」翻盘;乱讲、乱写;提告、胡告、乱告、诬告、反告;让金门司法大厦成为选战兵家必争之地。
前天下午县府秘书长林德恭带领金酒公司总经理张鸣仁、社会处长陈世保、地政处长许鸿志、财政处副处长陈国庭等人召开「选举不实言论澄清记者会」,针对传闻「三光—县库花光、土地卖光、金酒秘方卖光」等提出说明,原订14:30开始,为了记者迟到而让一行官员排排坐枯等几分钟,「记者比官员还大」的光怪陆离现象;过程中还有县议员候选人穿着挂名背心进入会场,自称媒体记者发问,也有人以护卫者出现,一场澄清记者会变成政见发表、记者各说各话的场所,秘书长等官员说明反而成了「被老百姓质询」的对象,可以一个小时完成的记者会,居然扯了二个钟头16:30多才结束,场面尴尬、荒腔走板。县府以「选举」之名为发起点的出面澄清,不如以「施政」宣导说明的模式举行记者会较为恰当、妥适、确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