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2 月 4th, 2020

選舉十二大戰術 法律戰成關鍵

縣府秘書長林德恭(中)召開「選舉不實言論澄清記者會」。(記者劉天生攝影)
縣府為澄清外傳「三光」謠言舉行記者會 卻變成官員被老百姓質詢 甚至有候選人自稱媒體發問

【記者劉天生選情分析】今年五合一選舉,11月24日將投票產生下屆縣長、縣議員、鄉鎮長、鄉鎮民代表、村里長等五項公職人員,明天(10月19日)候選人抽籤決定號次後,進入短兵相接戰鬥階段。但自候選人登記以來一個半多月,縣長選舉各種戰術紛紛出籠,包括「宣傳戰、輿論戰、烏賊、烏龍戰、護衛(打手)戰、澄清戰、心理(耳語)戰、模糊(迷糊)戰、造勢戰、組織戰、抹色戰、割喉戰、法律戰」等十二大戰法。
這次選舉高達212人完成登記,包括縣長6人、縣議員35人、鄉鎮長20人、鄉鎮民代表65人、村里長86人,除縣長選舉大格局、大區域的二人「捉對廝殺」外,其他四項選舉少數候選人在成立競選總部、插旗、宣傳車、拜票走走「有模有樣」外,多數人還在「鴨子滑水」或「水下潛艦」,許多候選人在沒錢、沒人的狀態下,單打獨鬥「沒有聲音或亂放炮」的完成最乾淨、清廉的選舉,也有台灣諺語「膨風水蛙抬無肉」的不知所以。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誰能黃袍加身?且看個人造化。

金門司法大廈成為候選人兵家必爭之地。(記者劉天生攝影)

金門在民國38年至今歷經69年中,長達43年戰地政務砲火與軍管洗禮的「封鎖、清查」,26年來迄今實施民主憲政的「開放、開明」,造成在民主政治選舉後,歷年來都出現參選爆炸的特殊奇怪現象,為全國所罕見;縣議員等四項公職選舉因係小選區,候選人除了宗族、親友「人多勢眾」外,平日服務鄉里、出席婚喪喜慶「有口皆碑」以及「財力背景」,「人多、有口、買票、搓圓仔湯」成為勝選的四大利器。
分析四年前本屆縣長選舉有高達10名候選人,由於「二人對決」結果,除二人得票數在上萬票以外,其餘獲得上千票的也僅有一人(3834票)名列第三,差距有如天壤之別,顯然「有夢最美、志在參選、發揮理念、服務人群、不論輸贏」的精神可嘉,也是台灣本島各縣市長選舉絕無僅有,反應金門民主政治的典範,「人人可參選、各個有希望、誰都想當官」。
今年底下屆縣長選舉仍然有6人候選,除有一匹「黑馬」外、其餘二名候選人是參選縣長的老班底以及一名新人。基本態勢以及一般選情分析,還是旗鼓相當的二人角逐戰。
「大軍未動、糧草先行」、「商品靠包裝、政治靠宣傳」,在台灣本島也罕見的是,應運選舉而生的地方媒體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巴掌大的金門、常住人口五萬餘人,老人、孩童佔多數,青年族群在地就業困難成了「台漂族」。除有一家縣府公務經費營運的官方機關喉舌報外,卻有十餘家小區域私人報紙,這些傳媒進行鋪天蓋地的「宣傳戰」,互打對比的「輿論戰」,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的候選人,搞出一堆地方社區報紙媒體大打「烏賊戰」、「護衛(打手)戰」色彩涇渭分明的進行「烏龍戰」,遭攻擊的對手極力「澄清戰」,攻防之間的「心戰」耳語傳播,就形成一群人大打「模糊(迷糊)戰」;二人的纏鬥,讓地方鄉親有感其他四名候選人「隱形、影形」難以存在。成立競選總部動員人數互別苗頭的「造勢戰、組織戰」,推向選戰一波的高潮,最後進行「割喉戰」。開票結果才是「一翻兩瞪眼」,未開票之前「大家有希望、誰也無把握」。

林德恭再三說明金酒、土地、財政「三大面向」絕無不法情事。(記者劉天生攝影)

值得觀察的是,「法律戰」是選舉最重大的一環,眾所矚目,利用司法進行打擊對手的工具,最為廉價與有效,更是選情變化的關鍵與指標,投票前夕,檢調介入發動偵辦行動的強製作為,將「法律戰」一夕之間發揮奏效、發酵,選情就「豬羊變色」翻盤;亂講、亂寫;提告、胡告、亂告、誣告、反告;讓金門司法大廈成為選戰兵家必爭之地。
前天下午縣府秘書長林德恭帶領金酒公司總經理張鳴仁、社會處長陳世保、地政處長許鴻志、財政處副處長陳國庭等人召開「選舉不實言論澄清記者會」,針對傳聞「三光—縣庫花光、土地賣光、金酒秘方賣光」等提出說明,原訂14:30開始,為了記者遲到而讓一行官員排排坐枯等幾分鐘,「記者比官員還大」的光怪陸離現象;過程中還有縣議員候選人穿著掛名背心進入會場,自稱媒體記者發問,也有人以護衛者出現,一場澄清記者會變成政見發表、記者各說各話的場所,秘書長等官員說明反而成了「被老百姓質詢」的對象,可以一個小時完成的記者會,居然扯了二個鐘頭16:30多才結束,場面尷尬、荒腔走板。縣府以「選舉」之名為發起點的出面澄清,不如以「施政」宣導說明的模式舉行記者會較為恰當、妥適、確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