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29th, 2020

導論 轉屋家 不默生

導論。

添財選擇了一個深秋的夜晚,準備和女兒談判,有關眼前這個家的「房屋地契」,當時由於自己的理財不當,讓女兒有機會擷取了該份重要文件,現在,他希望女兒能「物歸原主」。
眼前的女兒似乎得理不饒人;儘管添財如何費盡唇舌?女兒就是不願低頭,他,開始覺得:這個自己養了三十幾年的女兒,宛如陌生人般,離自己愈來愈遠;遠得無論如何抓也抓不住她!
他伸出手,想要像女兒小時候,被自己抱在懷裡那樣,伸出去的雙手竟撲了個空,女兒以為父親要打她,一反手,竟將父親推倒在地,添財一個啷嗆站不穩整個人躺在地板上,女兒轉頭走出去了,也沒有理會他。
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的添財,坐在沙發上,頓時,只覺眼前一片混沌,妻子看到在客廳一臉痛苦模樣的丈夫,趕緊走了過來。
「怎麼啦?頭痛是不是?」她關心地問。
「老毛病了,痛一下就會過去。」他無關緊要的回答。
「和她談的怎麼樣了?」淑珍突然問起女兒的事。
大概是和女兒衝突的那一幕,又勾起了添財的記憶,但,他已經不完全記得完整內容,在腦海裡最後的印象是:女兒堅持拒絕交還房屋、地契,這樣,他就無法對妻子有所交代,如此一來,萬一自己離開人世那淑珍該怎麼辦?
他,實在不能原諒女兒的不孝,一陣怒極攻心;只覺眼前一片黑暗的同時,他耳鼓出現救護車蜂鳴器聲響…。然後,他,悠悠來到童年時候,經常放牛吃草的大片草原!
正當他尋覓不著回家路徑的當兒,一位手拄拐杖;嘴裡吸著長煙筒的老者,適時出現眼前,他揉揉眼睛,看見一位白髮皤皤的老人家,正往自己站立的方向;踽踽獨行而來。
「後生人,你要轉屋家是麼?」老人家用恆亮的客語問。
「是啊!我是準備轉屋家。」添財不敢怠慢,雖然不識他,但有可能是故鄉長輩。
「不過,我一時之間,竟找不著崖屋家的路!」添財訴說眼前自己的困境。
「汝屋家就在前面竹叢下方,那一棟橫屋就是汝屋家。」老人家揮起手中煙筒,指點添財迷津。他正奇怪老者怎知道他家?一轉眼,已沒了他的蹤影!